期:2014-01-04 16:27:00

    我听吴聃这么说,立即想起花组织的那什么坑爹的北斗七星。我们灭了文曲星,那估计确实被记恨上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记起一个问题:警察局那个内鬼!

    我回想林宇凡和辛晓冉这几天的行动,好像都神秘,尤其是看到林宇凡半夜拿枪鬼鬼祟祟。除了这个,我清楚地记得赵羽为了减少麻烦,直接带砖家送我们的电话在上,自己的锁在市局办公室。而我们内部手机只有我们这几个人知道,可那鬼来电就打的那手机!

    看来,林,辛二人必须有一个是花组织的内鬼!

    这俩孙子。想到这里,我去人群里找林宇凡和辛晓冉。没多会儿,我果然看到林宇凡在人群里鬼鬼祟祟地张望,却没见辛晓冉的影子。我走上前问道:“你看什么呢?!辛晓冉呢?!”

    林宇凡吓了一跳,说道:“炎哥,我也在找辛晓冉,可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疑惑地问道:“你没看到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林宇凡摇头道:“刚才我们都听到鬼楼那边传出巨响,这才纷纷赶过去看。好像就在这个时候辛晓冉不见了……不过也或许是在下楼之前,她就不见了。”

    我问道:“那你为什么着急找她?”

    林宇凡想了想,将我拽到一旁,低声道:“因为辛晓冉跟赵队差不多,也是半人半僵尸。在气盛的地方容易变成僵尸的样子,所以每次到这种地方,老师都让我注意辛晓冉的变化。”

    我一听这话,心想这小子什么意思?表示一种对我的信任呢还是表示对辛晓冉的怀疑?

    “那既然她是半人半僵尸这么危险,又不好控制,为什么要把她吸纳进猎灵局?这不是很危险么?”我问道。

    林宇凡说道:“这个说起来也不难理解了。辛晓冉的父亲就是猎灵局的特工,因为她爸天生阳眼。可在一次任务中殉职了。为了这个原因,辛晓冉在考试的时候被破格录取,当了猎灵局的特工。可她在上学的时候就已经参与任务,尤其在前年的时候,还因此被敌人抓走。可从她回来之后,我们就发现她体内多了一种僵尸毒,估计是敌方给注的。但是她本人也许并不知道,可能是对方给她注了什么消除记忆的东西。”

    期:2014-01-04 16:28:00

    怎么还也许不知道?”我愕然道。

    林宇凡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这个就不好说了,难道我要说她故意隐瞒么?”

    我听了这话,心想你小子的意思就是,怀疑辛晓冉有问题?可也不对我明说,让我自己体会。尼玛的小子会的啊。我于是笑道:“我知道了,那你继续看着她吧,有什么不对就告诉我跟赵羽。”

    林宇凡点头道:“这是一定的。”

    说着,我让林宇凡去帮着温州市局的善后。我见赵羽和吴聃都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便低声问道:“怎么样,你们觉得他有问题还是辛晓冉有问题?”

    吴聃说道:“这不好说,管他谁有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鬼来电还没完。对了,之前我记得咱们遇到的那个司机是六中的,年纪跟当年死去的那个班级的孩子们差不多大。联系一下他试试看。”

    我心想这也是,反正没线索,不如先从那徐晨查起。我们中午休息了一阵子,应付了一下温州市局的调查。幸好欧阳砖家提前做了铺垫,倒是没有什么人对我们为什么去鬼楼,遇到什么况而追根究底。

    吃过午饭,我们休息半晌,给徐晨打了个电话。我真没想到他的电话还真用上了。徐晨今晚又是夜班,结果被我们一个电话吵了起来。我顿觉歉意,问他晚上能不能出来一起吃个晚饭。徐晨一听立即爽快答应,说下午睡个回笼觉,晚上再见。

    我们休息了一下午,发现辛晓冉不知什么时候回了酒店。我去问她刚才去哪儿了,辛晓冉于是扬了扬手里买回来的卫生巾,说道:“我去买卫生棉了,怎么这也得跟你汇报么?”

    我看她脸色不咋好,刚想问问:半僵尸也有例假期么?最后却还是将话给咽了下去。

    由于我在猎灵局里跟辛晓冉也算是同级,也根本没有过问她的行动的权力。虽然知道她跟那林宇凡其中一个肯定有问题,却找不到他们的任何证据。现在也只好将这俩货先放一边,晚上等着跟徐晨见面再说了。

    到了晚饭时候,徐晨如约而至,说载着我们仨去吃温州地道的小吃。我们仨上了他的车,一路聊着,说六中又出命案了。徐晨很是吃惊:“又死人?这才过了一天啊。”

    期:2014-01-04 16:29:00

    于是我将六中发生的命案简单说了说。徐晨边开车边说道:“你们几位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信邪了。奇了怪了,怎么就一个电话就死人。出了命案后,我晚上开车的时候经常见六中学校附近有110巡逻,怎么也没见有可疑人进出呢。”

    我一听这话顿时有点心虚。我靠竟然有巡警,幸好那天我跟赵羽凑巧钻了巡逻警察的空子进了学校,否则被巡警瞧见了,还得带回警局去盘问个究竟。再怎么说也不好解释为什么大半夜的俩外地警察去翻人家中学学校的院墙。

    我于是借机追问是不是跟马明熟悉。没想到徐晨点头道:“算是熟悉吧。马明我认识,他爸妈有钱的,但是离婚了,谁也不肯要他,他就又回了老家跟住。他家以前就在我家小区里,我们俩上下楼,偶尔见了还能说几句话。后来我不上学了,他又出事住院,我们就不怎么见了。对了,去年他去世,也没人照顾他了,我就从那时候起常去看看他,后来忙起来也就少去了。”

    吴聃突然说道:“那你既然跟他比较熟,晚上咱们去看看他怎么样?这个一晚上耽误你载客赚钱,我们会多补偿给你的。我这俩徒弟啊,都有钱的。”

    我苦笑两声,心想师父你要不要这么抠门啊,先将自己置事外,让我跟赵羽掏钱。

    徐晨说道:“既然你们这么关心他,那咱们晚上就去看看,我也很久没见马明了。不管怎样,先去吃饭。”

    车子一拐,进了一条街,我看了看那街道的标牌:仓桥街。路灯下见这条街规整得还不错,马明找了个停车的地方,我们下了车,跟着他拐进一条小巷。刚进小巷子头,就闻到一股股的饭香传来。沿街的叫卖声也昏黄的灯光,处处充满温暖的生活气息。我顿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徐晨领着我们进了一家小店,看那门头真是有些老了,也没有个正经名字。这店里卖的好像是猪脏粉,我一听这名字就咧嘴。吴聃立即摆手道:“我不能吃,要不你们吃吧。”

    徐晨有些疑惑,经赵羽解释立即会意,笑道:“瞧我,这样咱们去吃隔壁的清汤三鲜面,别看没丁,但是味道特别好。”

    于是我们去了更寒碜的一家小店坐下。可没想到,这小店虽然寒碜,却人满为患。我不由咋舌道:“最地道的吃食都是隐藏在民间啊。”

    在等饭的时候,我百无聊赖地扫视了一遍店里的客人。却不经意间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其实不用不经意,尼玛这影实在是太显眼了。这人就是马明的主治医师夏雪莉,现在穿了一洋装,更让人觉得气质高雅,似乎与这个小店格格不入。而这时候,也有不少人在偷偷看着这位女神一样的人物。我看了看女神的对面,坐着一个同样相貌堂堂的男人。这人跟她年纪差不多,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样子,好像貌似也是个高大上的知识分子。

    我心中了然:原来女神是来约会的,真不知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这也太没调了。难道理科出的都介样么?

    我见两人相谈甚欢,不由啧啧半晌,对赵羽笑道:“没想到世界这么小,随便一个地方都能遇到熟人。”

    期:2014-01-04 16:30:00

    徐晨问道:“谁啊?”

    我指了指夏雪莉,说道:“你该认识,夏医生,马明的主治医师。”

    徐晨笑道:“这我当然知道,这个小店是我介绍给她的呢,夏医生喜欢吃面,估计是喜欢上这地方面的味道,就常来了,也没什么奇怪。”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