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狼朗声笑道:“对付一个声名在外的段老大,我怎么会这么掉以轻心呢?”说着,土狼拍了拍手。倏忽间,一群穿着防弹衣的蒙面大汉从四下冒了出来,看来像是早就藏在这里的杀手。虽然他们拿的武器大小不一形状不同,可我一看,都特么先进的我连摸都没摸过的重型武器。这都怎么买到的!

    我看了看手上的左轮手枪,顿时有点像缴械投降。我去,这武器装备差太多了。这简直是穿越到了《反恐精英》的游戏现场啊。对方都是装备精良的土豪,我俩一个就一小破手枪,另一个赤手空拳,完败啊。

    段老大有意地挡在我前,对土狼冷笑道:“你公开跟我对抗,想杀了我,是承认你是花组织,或者说是鬼判组织的人了?”

    土狼笑道:“没错,我是鬼判里的北斗七星之一,文曲。”

    这话一说完,那几个杀手却像是事先约好了似的,一起冲我们俩开枪扫

    期:2013-12-24 17:23:00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但听段老大双手捻诀,似有佛音响起。须臾间,我感觉从地底下升起一道金光,绕了两圈,环绕成一只铁桶形状,将我俩包围进去。枪林弹雨乒乒乓乓地砸在那光影外围,就好像撞到了防弹玻璃,完全穿不透。

    我心中那个内牛满面啊,心想守护神族就是好,长绝咒一念,立即灭绝师太附,神马牛鬼蛇神都打不到我。就在这时,我见小幂一个飞跃钻进光圈里,似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艾玛,差点儿又死一次。”

    我无语道:“你倒是钻得快!”

    就在这时,我听到后一阵轰然巨响。后头一看,尼玛吓尿。只见土狼竟然在与段老大进行道法对决。没想到土狼本道力高强,只见他的道法化作一只奔突的蓝色饿狼,在段老大道法造出的防护罩外奔突撞击,我似乎能感觉到四周都在晃动,心中不由忐忑不安。

    小幂骂道:“我靠二货,你别愣着啊你得帮忙啊”

    “怎么帮??”我有些蒙圈了。刚才爆炸的后遗症还没消除,听在耳朵里所有的声音都嗡嗡作响,带着回音的。

    “这地方阳光很弱,现在更是快见不到了。如果你用役鬼术的话,也应该是行的通的!”小幂说道。

    “那我怎么做?”我心中着急,眼角余光瞥过那许多傻一样还在努力开枪的杀手,不由心中一动。尼玛,让你们开枪,看样子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懂道法的货色,我只要让鬼兄弟们给他们缴了枪,还怕这些傻叉们么?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捻诀念咒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诸鬼伏藏!”说着,在空中画出一道符咒。须臾间,在段老大那光圈外围,从地下钻出几道鬼影。那鬼一见我,立即畏惧地俯首跪地:“愿听鬼主差遣!“

    “去,给我把这几个端枪的枪都给卸了!“我急忙命令道。

    由于段老大跟土狼的道法对决还未结束,那几个鬼影不敢靠近道法集中的地方,只好去往外围,扯腿拉胳膊,各自去扯住一个开枪的。我就很好笑地看着那几个杀手开着枪突然地枪口朝天,又或者枪口掉头对着自己,不明真相的货色便吓尿了,顿时丢下枪逃了。剩下的几个,有的被鬼拽住胳膊向后转,冲着土狼开了好几枪。土狼大骂几声,只有收了道法暂时躲到一旁。段老大则乘胜追击,仰天长啸一声,却见一道金光从体内飞出,赫然幻化成长着翅膀的狻猊,冲着那土狼攻击而去。没想到那狻猊威力不小,这一撞击,直接将土狼所在的二楼撞开一道大口子。土狼一个没留意,从二楼上摔了下来,摔在地上,扬起一阵粉尘。

    我心中暗自叫好。头目失利,其他人看事不好,纷纷想逃跑。没想到这时候,四周突然出来一群黑衣人,举枪对准那几个杀手,喝道:“都别动!“

    我一看那几个突然杀出来的人,又见段老大一脸轻松,这才知道这货早就安排好了。他之所以没让人直接跟着他来,就是怕被土狼等人察觉,宁可让这群人晚来一阵子,自己冒险一下,也不想打草惊蛇。这种以犯险的精神,我感觉我很值得学习。这要是我也能胆儿这么肥,估计未来没有什么破不了的案子。

    此时,我跟在段老大的后,走到土狼跟前。我见土狼一狼狈,大概是这一摔摔断了腿,一时半会儿竟然坐在地上没起来。

    我厌恶地看着他,喝道:“是不是你杀了萧柔?!“

    期:2013-12-24 17:24:00

    土狼冷笑一声,艰难地依在旁边的石块之上,说道:“是又怎么样,你们有证据么?怎么,想抓我们去警局?可以啊,这群杀手我根本就不认识,妄图让他们来指证我,那是不可能的。”

    我一听这话,顿时有点郁闷。确实是这样,很多杀手是不问原因不管雇主姓名的。原因是一旦被抓,他们也无法交代出雇主是谁。我暗叹一声,想起萧柔,便问道:“萧柔的魂呢?被你打得魂飞魄散了么?”

    土狼耸耸肩,说道:“当然,生前斗不过我,死后当然更不是我的对手。”

    我愤恨半晌,突然想起前阵子取证的时候曾经到过那戒指店,便在口袋里翻出那枚戒指,举到土狼面前,说道:“你还记得这个么?这个戒指的寓意是‘无法停止的永恒之’,你给她戴上戒指的时候,应该是十分珍惜她的吧。你难道就那么忍心下那黑手,折磨自己所的人致死?!”

    土狼看到那枚戒指之后,脸色骤变,立即喝道:“滚!丢掉那东西!我跟那个女人早就生生世世不相往来!我要让她知道背弃我的后果是比下十八层地狱还要痛苦!”

    我怜悯地看着他,说道:“也许你曾经后悔过,你给警察局寄过信件,万念俱灰,试图自首寻死。可后来因为某种原因,竟然改变了这个想法,还加入这鬼判组织,当起了爪牙!”

    土狼冷笑道:“反正我已经没什么在意的了,何必执着,我要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去过活,想让谁生,想让谁死,都在我动动指头的瞬间。”

    段老大打断我,说道:“不用给他废话,这个人已经疯了。”

    就在这时,小幂突然跳到土狼上,张嘴叼走了土狼腰间的一把钥匙,三两下跳过来,丢到我脚边。我心想这啥意思啊?于是俯下去捡起那串钥匙,却见那钥匙上有一只大的钥匙扣,是一只透明的玻璃瓶,里面装着一只很小巧丑陋的黑娃娃。

    “什么东西?”我皱眉道。

    土狼笑道:“当年从萧柔子宫里挖出来的胎儿,被我做成了娃娃,好看么?“

    我听罢手一抖,这黑色娃娃差点儿掉到地上。尼玛的这个变态!我愤愤地摸了一把腰间,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带手铐,不由怒道:“土狼,你他妈后半辈子就在监狱里过吧你!“

    土狼仰天大笑道:“拜托,你们根本没我的犯罪证据,请问宋警官,是想以什么罪名抓我进监狱?哦,对了,现在应该是下午四点了。段老大,忘了告诉你,你那线人已经被我派人杀了,丢在环城公园的护城河里。谁让他多嘴呢,而且还没说对。下午四点,我并不是要见什么重要人物,而是要完成一场华丽的表演。现在是四点整,该开始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他说华丽的表演是什么。杀人?可他现在连杀鸡的本事都没有。就在这时候,段老大却一个箭步上前,举起拳头对准土狼的脑袋一拳砸了下去。段老大那拳头堪称铁锤,这一拳下去可想而知了,土狼的脑袋顿时血模糊变成血饼。只是恐怖的是,脑袋虽然碎了,可土狼的手依然在微微抽动。

    我顿时一阵恶心,想象着刚才这人还在说话,瞬间却变成了烂,不由忍不住干呕半晌。

    “段老大,你他妈为什么要杀了他?!这得送警察局啊“我本想说让法律制裁这种恶人,但是刚才的场景太恶心震撼,一时间我语无伦次了。

    段老大却面不改色地说道:“如果等你送他去警局,也许死的人会很多。“

    说着,他从土狼的下抽出一只小型的发器一样的玩意,一拳砸碎,然后丢给我。我看着那残片,也不好判断是什么东西,貌似是什么小型的先进的玩意,不知做什么用的。

    “这什么玩意?“我问道。

    段老大说道:“不知道,我看到他刚才按了下去,也许现在某个地方已经出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