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到市局报到,迎面见赵羽正站在大门门外向我来的方向张望。再次看到赵羽这张久违的脸,我顿时有些激动。这可是差点儿就特么再也见不到的人啊!想到这里,我几步跑过去,一把抱住赵羽,拍了拍他的后背:“哥们儿,我差点儿就死了嘿,可算是活着回来见你了。”

    赵羽笑道:“看你说的这么严重,我倒是觉得你这精神十足的劲儿跟以前一样。”

    我摇头道:“真不跟你夸张,哥们儿真差点儿死了。唉,不过你这是在门口等我么?”

    赵羽笑道:“是啊,电话里听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就想看看到底你是不是过了这个年,就缺胳膊断腿儿的。”

    我揽住他的肩膀向办公室走,边走边说道:“我跟你说啊……”

    我刚想跟他吹一顿我有多威武霸气,却见局长站在大厅里冷冷地看着我俩进门。我立即放下胳膊,心想八成又得说我没有人民警察的肃穆形象,跟人勾肩搭背的像个小混混。

    局长确实冷冷地瞪了我一眼,随即说道:“赵羽宋炎,到我办公室一趟!”

    期:2013-12-25 16:26:00

    我见局长一脸严肃,心中不安,心想刚回来上班就给我摆着臭脸,难不成哪儿出错了又得记过?赵羽也不明所以,于是我俩跟着局长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外。但是走到门外的时候,局长却不进去,只是对我俩说道:“你们进去吧,里面有人要见你们。”

    说着,局长竟然扭头走了。

    这让我和赵羽都大为惊讶。看来这屋里的人比局长的官儿都大,这次的谈话连他都不能知道,那得是个什么人物?赵羽上前敲了敲门。没多会儿,里面传来一声沉稳的声音:“进来。”

    声音听上去很陌生,像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我好奇地推门一看,只见局长办公室里有三个人。坐在局长座位里的是个中年男人,拔,倍儿斯文,穿着很范儿的大衣,剪裁考究,不过年纪看上去不算很小了,起码比吴聃大个几岁,一脸装范儿。

    另外俩人我和赵羽都认识。喜欢半夜出现的林宇凡和总是神神秘秘的辛晓冉。这俩货怎么在这儿?

    此时,那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用挑剔的眼光打量着我俩,问道:“你们两个就是赵羽和宋炎?”

    语气十分不客气,就跟访谈节目里的砖家和教授一样,搞得我很不爽。我瞥见他面前的书桌上就放着我俩的简历资料,那他还问个。我没说话,赵羽笑道:“我们就是,请问您是?”

    那男人站起来,背着手走到我俩跟前,冷冷说道:“我复姓欧阳,单名一个‘博’字。你们可以喊我欧阳教授。”

    我心中好笑,心想你这哪儿门子的教授,还跟我们拽文。我平生就烦这种装遭雷劈的类型,于是脱口而出道:“大爷,请问您跟狂人欧阳锋啥关系?欧阳克呢?哈哈哈。“

    那砖家的脸儿顿时绿了。赵羽在一旁暗中踢了我一下,对我猛使眼色。我这才收起笑容,点头道:“您好,我叫宋炎。“

    欧阳博脸色难看地冷笑道:“没想到你们两个是这种玩世不恭的货色,既然这样怎么还有人会推举你们进小组!“

    “啥小组?“我问道。

    赵羽陪笑道:“教授,不好意思,我这位同事平时就贫惯了,嘴管不住,您别生气,也别放在心上。他这人就是有口无心的。“

    欧阳博冷哼一声,一旁的林宇凡赶紧说道:“是啊老师,炎哥就是这脾气,您别介意,还是说说来的正事儿吧。“

    我在一旁看着他们仨,心想这仨是什么组合,怎么这么诡异。听上去还喊什么老师之类,看来是师徒?那干嘛林宇凡跟辛晓冉还互相装作不太熟的样子?

    期:2013-12-25 16:27:00

    欧阳博冷哼一声,说道:“我想以你们这样的资质,也没听说过‘国家灵异档案调查小组’吧。“

    我跟赵羽面面相觑,确实觉得没听过,只是感觉小说里经常有。

    “这个小组是用来做什么的?”赵羽问道。

    “国内每个地区都有这样一种小组,我们隶属于一个秘密部门,叫做猎灵局。只是这个秘密部门是不对外公布的,只有高层人员知道并了解内,所以你们没听说过,倒也不稀奇。”欧阳博走到办公桌前再度坐下,说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想必你们两个也都不是普通人吧?”

    我一听国家竟然有这么碉堡的组织,不由有些一时半刻接受无能。国家不是无神论为主么?竟然还有这种承认有神论的秘密部门!而且听有人说我不是普通人,顿时有些小激动和优越感,不由理了理衣服,笑道:“您老慧眼如炬。“

    欧阳博冷笑一声,指着我说道:“如果不是我知道你有幽冥眼,就凭你还想加入这个部门,那是不可能的。“

    我一听这话心中窝火,正想回敬一番,却见砖家已经将目光落到了赵羽上:“听说赵羽还不错,总之,你们两个现在有了另一重份,加入猎灵局,做我们的特工!“

    “特工?!“我吃了一惊。特工的形象在我眼里就是穿名牌材超赞,开豪车入舞会,有时候还戴着个小墨镜跟线人联络,装备是土豪级的,女伴儿是女神级的,十分拉风兼有型。我一听我有生之年还能当上个特工,体验一把007的感觉,不由有些内牛满面。这真是祖坟上冒青烟啊,不对,不仅冒青烟,这简直是在喷火。

    砖家瞧着我惊奇的神色,说道:“天津频发灵异案件,其实这一些事我们猎灵局早都知道。这些案子的结案卷宗都是分两类的,一类是记载为普通案件来结案,另一类则是由专门的人员编纂成卷宗,作为‘真实’的资料留存。你们破获的那几起灵异案件,我都看过,现在都在猎灵局记录在案。没想到啊,不少灵异大案的办案人员都有你俩的名字。“

    我一听这话得瑟了。没想到咱还在某程度上被当成神探了嘿。欧阳博继续说道:“所以,现在你俩被国家授权,正式加入我们猎灵局,做一名阳两界的特工。“

    说着,欧阳博将两个证件递到我们面前。我接过来一看,见那证件跟警官证差不多大小,也是檀木色的封皮。在那封皮上装饰着一个精致的银质徽标。仔细看那图案,是一个举着刀的死神坐在一只偌大的振翅而飞的恶龙上。那神态和气势都相当合我心意。

    我翻开那证件,见里面是我的一寸照片,旁边是名字,底下头衔是:信鸽NO1.

    擦,鸽子!这算什么,搞笑吗??

    于是我指着那信鸽俩字儿,问道:“我说砖家大叔,这什么意思啊?这么不正统,还信鸽!放我们鸽子啊?!“

    欧阳博皱了皱眉,说道:“这是特工的级别。你们现在这等级,暂时只能处理小案子。所以还只是这级别。以后立功会升职,级别也会跟着增上去。“

    我无奈地收起证件,心想多威武霸气的证件,本想着里面印着特工俩字儿,结果确实毫无霸气的信鸽。要不要这么小清新啊!这怎么威慑恶灵恶鬼啊?!

    期:2013-12-25 16:27:00

    但转念一想,也许这算是一种保密措施,就算是被人找到证件,也可以以“玩具道具“来敷衍过去。毕竟没有什么正统国家组织会取这么搞的名字,说出去谁信。

    收起证件之后,林宇凡和辛晓冉微笑着跟我们打过招呼:“其实我们也是猎灵局的特工。以后一起共事,合作愉快。“

    林宇凡笑道:“炎哥,我们俩起初就是派来先考察你们俩的,觉得还不错,就跟老师建议说收你们进局里。“

    我点头道:“难怪你俩奇奇怪怪的。“

    就这样,我跟赵羽加入猎灵局,莫名其妙成了国家特工。不过根据砖家的说法,特工的特权也不少,比如只要事先联系好了,便会在办案的时候有各种便利条件提供给你。想抓嫌疑人的话也可以先下手,不必签什么逮捕令,搜查令。同时,我跟赵羽还是需要市局刑警这个份来掩饰,但是猎灵局一旦有什么行动,紧急的时候可以不跟局长请示就离开,平时的小案子也不用我俩参与办案了,只管奇怪的灵异案件等等。

    局长跟我们属于半个领导和下属的份,他也不会干涉我们的行动。

    听到这里,我真觉得特么碉堡了,于是欣然表示接受,加入组织。欧阳博说,北方的猎灵局分小组总部在帝都,但是为了方便我们俩,在天津卫也设立了一个办公场所。下次办案的时候,他会提前告诉我们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