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12-05 17:14:00

    我问吴聃接下来怎么做。吴聃想了想,说道:“接下来就得完全靠你了。我选个合适的子,咱们开坛做法,我送你下黄泉。”

    我听吴聃这话这么凶残,不由咧了咧嘴:“师父你这是送我去死的节奏啊。”

    吴聃笑道:“放心,有八成的希望,你还是能回来的。”

    听到这里,我不由缩了缩脖子。我见小满依然对那石头很感兴趣,不由笑道:“小满啊,你喜欢的话给你玩几天。”

    小满立即摇头嘟嘴道:“不行!麻麻说不能随便拿银家的东西!这素**哥哥的钥匙!”

    我哭笑不得。我家的钥匙是石头的,我去,难道我是山顶洞人么我,还生活在山洞里么?

    我一心想着那下黄泉的危险征程,并没将小满的话仔细放在心上。但吴聃却似乎很有兴趣地看着小满,随即张开胳膊笑道:“来,小BK,让伯伯抱抱。”

    小满顿时喜笑颜开地放开女娲石钻进吴聃怀里。吴聃笑道:“小满啊,你觉得这钥匙是哪儿的啊?”

    小满嘟嘴摇头道:“布吉岛。”

    吴聃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说**哥哥戴着的石头是钥匙呢?“

    小满皱起眉头努力想了半晌,最后坚定地说道:“小满就素吉岛!“

    我在一旁看得忍俊不,说道:“师父啊,你跟一个小孩子讨论这无聊问题干吗。她就这么随口一说吧,连你都不知道这玩意干吗的,她才两岁半能知道吗?“

    吴聃摇头道:“这可不一定,俗话说‘有志不在年高’,你看这小BK,说什么都一个准儿,天生是个干算命的料。“

    我笑道:“那照你这么说,我遇到的那个疯婆婆也是个神算子了?“

    吴聃咂舌道:“内老太婆我没怎么见着,不过有些人确实是天生有预言的天赋,或者本是受天地眷顾天赋异禀,如西藏活佛这类,小满这小家伙看来是这种。之前的阿九也是,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幽冥眼啊,搁现代科学的解释就是,这是基因变异的后果。总之这些人是很有些天赋的,你不能不信。否则,普通人哪儿能知道自己未来什么样,除非不是人。“

    期:2013-12-05 17:15:00

    我好奇地看着小满,心想她难道真的是天赋异禀?是个小神棍?小满看我瞧着她,也直愣愣地看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跟黑葡萄一般,黑白分明,晶莹剔透,嘟嘟的小脸儿再配上呆萌的眼神,真心可。我忍不住上前捏了一把小满的脸蛋儿,笑道:“管他呢师父,钥匙就钥匙呗,石头钥匙的话,这也太特别了,怎么说也必须是个古人打造的啊。既然是古人,他早就作古了,说不定他家房子都没了,还在乎这钥匙。“

    吴聃皱眉道:“这石头是跟那中天刀一起的,会不会跟纳西族人有关系?前几天我听徒弟媳妇嚷嚷说,段老大在找什么雪山神钥,该不会是这东西吧?“

    吴聃这一番话,让我想起很久前段老大跟我的巫山之行。那次我只顾着救阮灵溪,事后也忘了这回事儿了。貌似段老大确实一直在找一把什么钥匙。

    “我靠,不会吧?为了找那什么钥匙,段老大上天入地的,结果他家钥匙就在我脖子上?不可能吧,他怎么会连自己家钥匙都不认识?“我心想段老大老家用石头钥匙的话,这货得是住在什么地方啊。

    “不管是不是,改天你拿着去问问。省得他到处找。如果真的是,那就还给人家,这不又是一人么。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儿用得着他,也好找他帮忙呗。现在黑社会比警察讲信誉。“吴聃笑道。

    商量完毕,吴聃去翻找万年历。我心想这哪儿会有啊?马上就要节了,过几天是小年,接下来不都是大吉大利的子么?

    吴聃摇头道:“这所谓的不用找什么凶神恶煞的子,就找节也行。逢年过节的家家烧纸,很多魂放假回来看看,鬼门关的守卫也不咋森严,你也好进出。“

    我狐疑地看着他手中根本就没翻开的万年历,忍不住说道:“师父,你专业坑徒弟我吧??你是根本没看吧喂!你可要选好子啊万一选的不对我回不来了怎么办!“

    吴聃将万年历丢给我:“你看看,有合适的我就送你走。“

    期:2013-12-05 17:16:00

    我满脸黑线地接过来翻看,着实没找到什么合适的子。确实,接近年关的话也没什么大凶的子,基本都是吉

    “就定在小年那天吧,反正你们还放假不是?“吴聃说道。

    我点头道:“好吧。“

    接下来的几天,我基本是在帮着吴聃准备追魂仪式的东西。先跟着吴聃去解开僵尸上的“鬼蛊“。所幸那就是一种尸鬼降头术,听说比较好搞定。

    这天晚上,我带着吴聃进了我们市局的停尸间。由于我们干的这活儿不咋“光明正大“,而且市局里还可能有个内鬼存在,所以我是等着半夜大家都下班之后,才带着吴聃进了市局里。

    摸到停尸房,我找值班的大爷开了门。大爷看了看我,赞道:“小宋警官就是拼命,半夜还要查案。这停尸间冷飕飕的,我就不跟着你进去了啊。“说着,一溜烟跑了。

    吴聃望着看门大爷的背影,笑道:“嘿,这老东西逃起来腿脚还利索。“

    我笑道:“我发现不少警察同事也迷信的,信关二爷,自己偷偷在家供着。晚上也不怎么来停尸房。“

    吴聃笑了笑,说道:“不来是对的,这地方气重,都是横死的人。“

    说着,我俩已经进了停尸房内。我摸了摸墙上的开关,一边打开灯一边跟吴聃说道:“师父,不是说警察局是正气的地方能压制鬼魂么,按理说应该没啥吧。“

    正说到这里,我听到吴聃的声音从我耳朵旁传来:“是啊,可压制得太狠了,一旦反扑,你就不用想活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