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12-01 19:17:00

    突然地,我记起吴聃跟我提过的一种老鼠。叫“尸鼠”。那其实本是一种野生老鼠,但是由于生长于坟场茔地之间,经常啃噬尸体用以充饥,全透露着死气和气,竟然也会有几分精怪生成,就像是得了道一样,极富有攻击。现在这乌鸦是不是“尸鸦”呢?

    不及多想,那些乌鸦已经飞扑过来,开始向我们这群人上啄。唐心甩手几只流星镖出去,有三四只乌鸦应声而落,落地却不死,依然扑着翅膀哇哇地叫。我心中颇为吃惊。因为唐心的暗器上全部涂过毒药,乌鸦中毒而不死说明本就带有剧毒,根本不怕。我跟赵羽开枪击杀,却发现那根本打不过来。因为乌鸦越来越多,很快地形成一个包围圈,将我们仨跟那三个小贼围在一起。

    我跟赵羽和唐心将三个人围在中间,因为那仨人基本给吓傻了,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多乌鸦围攻人的。但是我们仨有些自顾不暇,突然我听后一人发出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却见一只尸鸦将那人的眼珠给扯了出来,雪白的雪地几滴鲜血异常醒目,看得我打了个哆嗦。

    那人在地上惨叫打滚,将其他两人给吓尿了。那俩慌乱之下慌不择路,竟然冲着乌鸦群冲了过去,想要冲出乌鸦的包围。

    唐心骂道:“蠢货,给我回来!”

    期:2013-12-01 19:18:00

    说着,她抓了一把那俩人的其中一个,可惜这一把没抓住,那人嗷嗷叫着冲了过去,须臾间被乌鸦群吞没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来,我不由有些作呕。赵羽对我喊道:“宋炎,乌鸦越来越多,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你帮忙挡会儿,我找道道符来用用。”

    我一听这话,骂道:“我靠赵羽,你有办法不赶紧用,现在死了俩人才他妈想起来!”

    如今我只好硬着头皮顶上去,开枪杀一只算一只。没想到来这儿人没抓住,却跟一群乌鸦打成这样。此时,我听得耳边一声响,随即,“砰”地一声,烟花炸开在半空。我知道唐心已经发了信号,心想这下警车一来,就算是我们知道村长有嫌疑,他也会躲起来死不承认的。

    我不由喊道:“花痴少女你傻啊,现在发信号有个啥用!“

    唐心嚷道:“乌鸦这么多,找人来帮忙啊“

    就在此时,我见赵羽取出几道符咒,口中念咒,手上捻诀,对着那乌鸦群丢过去。只听“噗噗“几声,突然有烈火团团燃烧起来,将乌鸦群吞没,乌鸦惨叫声不绝于耳。一股股焦糊的臭味传来,我们忍不住捂住鼻子。实在太臭了。

    就在浓烟滚滚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警笛声刺耳地响起。往远处一看,果然有警车赶了过来。几个同事捂着鼻子跑过来,问道:“你们烧什么呢?这么臭!“

    期:2013-12-01 19:19:00

    赵羽说道:“先别说别的,先给这人送医院去。“说着,他扶起地上那缺了一只眼,已经疼昏过去的人说道。我见赵羽将那人扶起来,暗中给那人嘴里塞了一颗解尸毒的药。我知道那乌鸦上含有尸体毒素,就怕这人万一挨不住没到医院就死了。

    “地上怎么这么多死乌鸦?“有人问道。

    我呵呵笑道:“你没见刚才,更多。“

    “真奇怪,这不大冬天么?竟然这么多乌鸦!你们说的盗尸贼呢?”同事问道。

    我跟赵羽面面相觑,说道:“跑了,刚才遇到乌鸦群的袭击,让那人趁机逃走了。”

    大家都很无语,对我们的说辞将信将疑。但这一地死乌鸦证实了我们话中的可信度。清理了乌鸦尸体后,我瞧见乌鸦尸体覆盖下的两幅骨架,不由唏嘘半晌。刚才还真是活生生见识了人从有血有到只剩下一副骷髅骨架的凶残过程。那简直是活人版的天葬。那副被盗卖的尸体倒是还算完整,因为刚才乌鸦将我们几个活人变成了攻击目标,没顾得上处理尸体。我叮嘱他们将这尸体保护好,这也算是证据之一。

    警车的鸣笛声惊动了村民,有不少人起到村口围观。我扫了一眼人群,没瞧见村长,便对赵羽低声道:“怎么办?”

    赵羽说道:“咱们去他家看看。“

    我说道:“万一他抵死不承认呢?“

    期:2013-12-01 19:20:00

    赵羽想了想,说道:“不对,我们去村子里那磨坊小屋看看。刚才那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跑出来,显然村长是不知道的,否则他也不会安心去跟那几个小贼交易。“

    “那他现在一般是躲在自己家里,并不会去磨坊小屋啊。“我说道。

    “所以我们兵分两路。“赵羽对我和唐心说道:”我去磨坊看看,你和唐心去村长家看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动静。“

    我摇头道:“赵羽,那鬼东西不好对付,我跟你去看看。“

    正在这时候,有人喊赵羽过去。我见赵羽转走入人群,便对唐心道:“赵羽去忙了,你去村长家看看,我去磨坊小屋查查看有什么线索。“

    唐心打量了我几眼:“你自己没事?死了我可不管啊。“

    我啐道:“呸,你怎么上来就咒我死呢?我只是去看看又不是去打仗。走吧,等赵羽的话还不知什么时候。“

    于是我俩分头行动。上次来的时候,我看到过那小屋,而且也跟吴聃请教过他设计的那个八卦村的地形,便很快绕来绕去地找到了那地方。现在风已经停了,雪依然扑簌簌地下,看那势头,竟然比刚才大了许多。

    磨坊小屋寂静地站立在大雪中,木门半掩着,门上一个偌大的缺口,正呼呼地灌着冷风,发出像呜咽哭诉一样的声音。我感觉口一,有些发烫,好像是被烟烫着了一样。忍不住停下脚步摸了一把,从厚重的外衣里摸出那许久没啥反应的女娲石。那石头如今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跟之前的荧光大不一样。这光芒更接近雪的颜色,甚至让我有种错觉,觉得它本就应该具有这种光芒。

    期:2013-12-01 19:20:00

    我将他托在手中,惊奇地发现雪片根本落不到石头上去,却围绕着石头打旋,好像在跟它嬉闹一般。我不由握紧那石头,却觉得那东西像是有了生命一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从手心传递到我心里。我觉得那石头似乎瞬间拟人化了,能感受到它的喜悦一般。一时间,我心中涌起一个强烈的念头和猜想:难道刚才这女娲石是在提醒我,让它跟这天空的大雪相见?

    我心中好笑,却觉得那石头上传来汩汩的微妙力量,如一道生命源流,注入到我的心底。须臾间,我感觉全起了微妙的变化,仿佛视野更清晰,头脑更为清楚,原本的疲惫一扫而光,如今是精神百倍满血复活可以直接上战场打怪升级的节奏。

    难道是我装备升级了?我盯着女娲石半晌,还是将他挂在前。不过鉴于这家伙很喜欢下雪,我也便没将它藏进衣服里,只让它挂在外衣外面,继续欣赏雪景。

    可这石头亮得很,如果我就这么进磨坊小屋,就算里面藏着什么,也会被光亮给吓走。我迟疑半晌,正想将它塞回衣服的时候,女娲石慢慢地减弱光芒,最后又恢复了原样。我松了一口气,心想你总算识时务嘿。但是这个小插曲让我很费解:女娲石这什么意思?之前只是预警,后来我也多半忘了这东西的功用,没怎么注意过。没想到一场大雪下来,这东西竟然还能有这反应。

    我见石头再无异常,也不去多想,只给战神子弹上膛,慢慢摸进那磨坊小屋。外面的雪帮了大忙,雪光反,屋里也变得比较亮堂。我见磨坊小屋里有一只许久不用满是尘埃的石磨,一把破椅子。除了这俩东西,别无他物。我想起吴聃说的,这磨坊也许是古墓的入口,于是在屋里排查半晌,果然在地上发现几只凌乱的脚印。

    期:2013-12-01 19:23:00

    沿着脚印的走向,我来到屋角。打开手电蹲下去看,见屋角的石头地板微微上翘,像是有人移动过。我收起手电,使劲将石板挪开,于是,一道铁栏杆的门出现在面前。与此同时,一股气冲天而起,吓了我一跳。我后退几步,见这股气竟然跟村子上空那股盘桓不去的气汇聚一起。我心中一动:难道这就是古墓的入口?可就算是怨气冲天,怎么不见这磨坊其他地方有气汇聚,偏偏在这个铁栏杆的入口处?

    我不及多想,给赵羽和吴聃分别发了短信,心想你俩看着办,有空就来接应我,万一我在下面不敌怪物而死,也好知道我死在哪儿。随即,我紧了紧衣衫,见那铁栏杆上的锁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强行扭开了,便轻轻一推,将那铁门推开。只听“吱嘎“一声,铁门发出刺耳的声响,彻底打开。

    我拿手电照了照,见下面似乎是一个居室的模样,还有有桌子的,布置整齐。再一照,桌子上还特么放着书和台灯。看那桌子光泽如新,应该是有人勤于打扫。可谁会住在这不见天的鬼地方?难道这就是鬼蛊的住处?可养鬼蛊的人竟然会有这么深的心,给鬼蛊住的地方摆弄成像活人居室一样么?

    期:2013-12-01 19:24:00

    我突然想起了商场里玩具专柜的芭比娃娃,不由恶寒。不至于村长也有芭比结吧我靠。

    我听了半晌,不见下面有任何动静。我估量了一下高度,这得三米多深,如果村长进出的话怎么进出?总不能跳来跳去吧。于是我扫了一下磨坊小屋里,在那石磨盘底下发现一只折叠的梯子。我上前取了出来,放在上面一抖,树了下去。等候半晌,见没动静,这才一手举枪,一手扶着梯子走下去。

    到了底下,还没等站稳,我便闻到一股腥风从后刮来。我心中一惊,下意识地一躲,见一道黑影从我后擦了过去。黑暗中,只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退到桌旁,一下按开台灯。光灯的光芒将这房间映亮。此时,那书桌上的一幅放大照片也映入我的眼底。我抬眼一扫,见照片上是一个少年人,手捧着奖杯,在镜头前笑容满面。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