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羽摆手道:“不对,我们的思维走入了一个死胡同。换个角度来想,如果我们没找到那手机,那么暂时假设这件事跟小刘无关。那么陈法医就有了很大的嫌疑。也许根本没有陌生短信,也没有他老婆打来的电话。”

    我愕然道:“不对啊,如果他有问题,是他下的药,那他怎么不自己接手检验那水杯,还故意让小刘干这事儿?”

    唐心插嘴道:“你笨啊,看刚才那个小刘就很笨嘛,最后的检验报告一定是要经过那什么陈签字确认吧?到时候他换个假的给你,说杯子没事,没人下毒,就算以后你们查出问题来,也跟他没关系啊,反正是那个小刘检验的对不对。”

    “那也不对啊,小刘经手的,那到时候万一小刘说,结果是杯子上含有什么毒物,但是给陈法医看过报告后就变成没毒,这陈法医岂不是把自己变成了嫌疑人?”我疑惑地问道。

    唐心想了想,说道:“这倒也是。真被弄晕了,那到底是谁嘛?也许两人都不是?”

    赵羽想了想,说道:“走,回去继续仔细地回放一遍监控录像。”

    我想起我们还录下了陈法医和小刘的检验过程,于是点头道:“对,去看看。”

    于是我们仨赶往赵羽办公室。正要进门,却见辛晓冉在办公室周围转悠。我看到这女的就有点头疼,于是问道:“你在干吗?”

    辛晓冉说道:“哦,我是看你们俩都不在,想问问出什么事儿,是否需要帮忙呢。”

    此时,唐心眯眼凑了过去,双手环抱前,冷笑道:“不用,小哥哥呢是跟我约会去了。”

    辛晓冉抬眼冷冷看着她,两人四目相对,噼里啪啦一顿火光交错。我在一旁看得生怕局里的电路给她们烧断了。

    我笑道:“辛晓冉,我们仨有点私事要商量下,下午有事儿再找你哈。”

    期:2013-11-26 17:26:00

    辛晓冉看了看我们,点了点头,说道:“好吧。”说着,转走了。见她走远了,我才催赵羽快开门。吸取了上次林宇凡进门拿夺舍刀制造一场混乱的教训后,赵羽就给自己办公室换了个锁,钥匙随带着。

    进门后,我们把门反锁,之后打开电脑,调取了早上两人的视频片段。重复看了两遍后,我没看出什么异常来,便有些泄气。但是赵羽却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第三遍。

    突然地,赵羽点了一下停止键,将画面放大,对我说道:“你仔细看看这个镜头,看出什么没有?”

    我闻言凑过去看,只见画面定格在陈法医放下水杯接电话的时候。这时候,我瞧见陈法医的橡胶手竟然伸进那水杯里。虽然我也不很懂这法医鉴定要注意的问题,但是在鉴定证物的时候应该很小心才对,这种做法会破坏,或者抹掉杯子上的残留物吧?

    画面上的小刘正在门口的橱柜里取东西,背对着陈法医,应该是看不到他的动作。我皱了皱眉头,心想陈法医这个动作有什么意义?就算是想抹掉上面的残留物,我也不认为就这样快速地摸一把就能把所有稀释在杯子里的毒物给去掉。

    赵羽想了想,关掉视频,对我们说道:“下午陈法医来送报告的时候看看他怎么说吧。”

    唐心问道:“需要我派人盯着他么?”

    赵羽摇头道:“暂时不用。”说着,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现在是一点半,估计他很快就会来了。”

    有了这个疑问后,我跟唐心显得比较激动,坐立不安地想知道到底陈法医有没有问题。赵羽倒是神色如常,依然处理手头事,见唐心赖着不肯走,便说道:“你不需要回去跟着段清水么?”

    唐心笑着贴过去:“小哥哥,老大让我跟着你一直到这案子结束呢。”

    赵羽皱眉:“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唐心撇嘴:“谁说的,今天手机就是我偷来的。”

    赵羽正色道:“以后不能这么干。咱们给小刘把手机放在办公室门口,也不知道他发现没有。“

    唐心笑道:“如果你们警察局都能丢了手机,那可真是笑话一桩了。放心吧,破玩意没人要的。“

    赵羽点头道:“行,你先回去吧,在这儿也妨碍我们办公。“

    唐心继续嘟嘴卖萌:“没事,我就在旁边玩手机好不?“

    赵羽喝道:“不行!回去!“

    我在一旁看得觉得很欢乐,于是添油加醋:“花痴少女,人不待见你,快走吧,你看外面那妹子了么?也可喜欢赵羽了。他是想让你走,跟那妹子有相处的空间。“

    唐心一听,顿时不乐意了,缠着赵羽不放手。赵羽无奈之下,说道:“行行,我怕了你了。那你就在我办公室里呆着玩,不能随便乱走!“

    唐心立即开心道:“好的~!“说着,拉过赵羽踮起脚照着嘴唇亲了一口。当时我就惊呆了。

    赵羽愕然半晌,顿时脸色开始尴尬泛红,皱了皱眉将唐心推到一旁,倒也没说什么。我心想这气氛有点微妙啊,我好像是电灯泡啊。我正想找机会溜出去,却听到有人在敲门。

    我立即问道:“哪位?“

    “赵队在吗?我是法医科的小刘。“只听门外有人应道。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