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11-19 15:09:00

    --虽然见新闻上有各种奇葩的藏毒办法,但是用尸体来运毒的还算是少的。毕竟在这个火葬盛行的年代,没几个人会大老远运一具遗体回家,因为找人运送实在不容易找。但是僵尸运毒就不同了。有道法控制的僵尸自己会走,不幸遇到围剿的话还能反击,一举多得。现在的犯罪分子也越来越有才了。

    可这肢解的尸体到处丢实在让人费解。正商量着的时候,村长准备好了午饭,于是我们几个留下来吃了午饭。午饭之后,村长说既然你们是来查盗尸案的,那就带我们去村子附近的坟地看看吧。

    于是我们几个跟着村长到了石犬村后头的墓地。这墓地比起段清水建造的那种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公共墓场简陋得多。我非就是几排坟墓,树立着石碑。没有什么围墙围栏的,坟场周围满布着枯黄的野草。有几处坟有新修葺的痕迹,看来它们就是被盗的那几个了。

    不过现在修葺过后的坟墓也没留下什么线索,跟段清水带我们去的那个公墓差不多,痕迹非常少,就像是直接搬开封住棺材的石板将尸体取走的模样。也许是同一伙人所为。或者同一伙僵尸所为。

    “报案后的这几天又发生过类似的盗尸案么?”赵羽问村长道。

    村长摇头道:“这倒是没有。自从上次警察来过问之后,盗尸案就没再发生过。”

    赵羽点了点头,忽然问道:“请问您家里有没有万年历?”

    “万年历?”村长并未想到赵羽会问这么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便说道:“有倒是有,你们现在要看么?”

    赵羽看了看墓地四周,问我道:“怎么样,如果看完了现场,咱们就跟着村长回去。”

    我点头道:“行,不过你要万年历干什么?”

    期:2013-11-19 15:10:00

    赵羽说道:“给你看过就知道了。”

    我们在现场没找到什么东西,于是便离开墓地向村子里走。墓地是在村外的,距离村子有一段距离。我无意间往村子的方向一望,顿时吃了一惊。只见村子上空竟然盘桓着两道不同色彩的“气”,一道黑色一道白色,纠缠交接碰撞不定。我皱了皱眉,心想那难道是七星井镇邪之气跟村子下面的死气在对抗么?现在固然是保持了平衡,可这况不算稳定啊,万一哪天擦枪走火的,地下的老僵尸们复活,村民不是还遭殃么?

    我想当年的吴聃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他又不是赵振海那种半吊子,建造这个村子一定是能够起到长久的镇邪作用的。但是现在为什么古墓的死气死灰复燃呢?难道跟盗尸案有关?尸体被盗惊扰了古墓下的村民先祖?这个说法可有点牵强。

    赵羽见我直勾勾盯着天空不说话,便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我说道:“我怎么瞧着这村子的气场不大对劲呢。村子下的古墓死气蠢蠢动啊。话说你没事翻万年历干吗?“

    赵羽说道:“老式的万年历上不仅有阳历的记载,甚至有很详细的星象和宜忌分析。我想看的就是这个。我将盗尸案发生的时间都记录了一下,想看看这几天都是什么子。“

    我恍然大悟,赞道:“年有想法!“

    我们跟着村长到了家,见他从里屋里取出一本旧式样的万年历来。赵羽接过去,翻开万年历对照手机上记录下来的期查找,半晌后合上那历,对我们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盗尸的这几都是凶,而且北斗七星的光芒是最弱的时候。“

    “这跟北斗七星有什么关系啊?“我无语道。

    期:2013-11-19 15:13:00

    赵羽说道:“虽然我不怎么懂星象,但是我猜测,地下的七星井是跟北斗七星的位置想呼应的,其中的水就是一种介质,来吸收北斗七星的某种力量镇压地下的邪气。但是北斗七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它们也有轻微的位移,或者说天色不够明朗,星光不够明亮的时刻,再遇到诸事不宜的凶,村子里的邪气之势就会增长。不过如果不去开启古墓,也不会对村子有太大的影响,顶多大家会感到一点体不适什么的而已。“

    “你这话的意思是,有人利用了这一点,故意用某种方式加重了村子的邪气?“段清水听到这里问道。

    赵羽点头道:“没错,我猜测是这样的。否则盗尸体的案件不会这么会挑时间,全都发生在凶。“

    唐心问道:“可你们不是说,偷盗尸体是为了运毒么?这为什么要挑选子去偷啊?有这个必要么?”

    赵羽沉吟道:“这就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但是刚才看过万年历,后天又是一个诸事不宜的子。不知道盗尸案是不是会再次发生。这几天平安无事,也许并非因为警方介入,只是因为并无凶。”

    “那咱们就埋伏在村子里,伏击凶手!”我说道。

    段清水说道:“这倒也算个办法。“

    唐心立即说道:“老大,后天晚上我跟刀子来抓这盗尸贼!“

    段清水看了看她,说道:“不用了,你不懂道法,万一偷尸体的是僵尸,你也没法应付。让云遥来就行。“

    唐心听了这话十分不高兴,撇嘴看着赵羽。赵羽无奈地转过脸去。我呵呵笑道:“花痴少女,我知道你想跟赵羽一起战斗,不然你跟着段云遥一起过来呗,你当我们的啦啦队。“

    唐心一听乐了:“好呀,老大行么?“

    段清水点了点头:“随便你。“

    唐心顿时高兴得不得了,赵羽则不时地瞪我几眼。定好计划,我们四个跟村长告辞回去。回到市区之后,我惦记着去问问吴聃,是不是年轻时候住在石犬村,差点儿就娶了村长的女儿。这段历史让我十分好奇。

    于是我们约了吴聃一起吃饭。吴聃听说我请他吃饭,立即颠地跑到我们单位门外等着。一下班就乐呵呵地说道:“这天冷的,咱们喝羊汤吃馅儿饼去?“

    我呵呵笑道:“师父,你看你一听不用自己花钱立即就光速赶来,咱能不这么小气么?“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