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11-09 20:48:00

    第三张照片是拍了墓道深处的一张照片。大概是在闪光灯和手电的配合下拍出来的,只见黑洞洞一条长通道,似乎看不到尽头。尹宏图说,他们当时在墓道的封土层上用洛阳铲进行探测,洛阳铲往下打了一段很深的距离。

    尹宏图说道:“这个深度是14米,我们打下去14米,上面还有4米,这样来算,一个是14米加上4米,是18米,就是墓道的最深处。”墓道必然和墓室相连,也就是说,墓室应该埋藏在比墓道还要深的地下。墓室的深度比墓道还要深,这个深度一般况下,这么大的规模,他们推断可能在4米左右。尹宏图所说的4米是指墓室继续往地下延伸的距离,加上墓道的深度18米,墓室应该在地下22米深的地方。

    22米,我去,这相当于今天十层楼房的高度,说明这座墓的规模十分宏大,陵墓的规格一定非常高。非皇即王,肯定是一座王陵没错了。而且从墓道的况判断,陵墓是在石头之中开凿而成的,规模这么大的陵墓,它的开山凿石量必定巨大,也就是说,必须拥有强大的财力和物力,才有可能修建这样的一座陵墓,陵墓的主人决非寻常人。

    尹宏图说,当时用罗盘测量了墓的方位,发现这座大墓的墓道正对北方,墓道一般代表了墓的朝向,也就是说,这座陵墓是面北而建的,而中国古代帝王的陵墓一般都是面南背北而建的,这显然与传统的陵墓修建习惯不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形,到现在他也不能确定是为什么。再加上村西口的石碑,碑上的诅咒似乎和这座陵墓有某种联系,有可能就是造墓者刻下的。

    期:2013-11-09 20:48:00

    尹宏图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似乎聊起考古就特别来劲,几乎到了忘我的境地。我心不在焉地听,想起封门村的诅咒,心想难道济南**山也有那组织炼制鬼蛊魂的地方?这群人真不知怎么想的,难道想用压制住阳,造成这世间万物失衡,逆天改命?就像吴聃说的,这可是大手笔,改不好的话就会将自己化为粉末,魂飞魄散,世世代代都不能再入轮回。

    我正想问问这王陵是谁的墓,到底有什么特别的?这时候,我却突然发现一直放在茶几上的快递盒子似乎动了动。里面的纸灰!我心中一动,上前一把抓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一看,见那盒子里出现两行字:案犯出现,速来救人。

    我靠,这孙子果然顶风作案!我即可辞别尹宏图,火速出了门,给赵羽打了个电话:“赵羽,那案犯出现了!快去古宅!”

    赵羽说道:“案犯那么狡猾,未必是自己亲自去,当心不要太招摇,让他就这么跑了!”

    我说道:“我知道,你在哪儿?”

    赵羽说道:“我现在赶过去,一会儿汇合,千万小心!”说着,赵羽挂了电话。我火速坐车去了那村子,下车之后,从小路斜插进那村子里,掏出手枪,慢慢靠近那古宅。只见那宅子的大门虚掩着,里面好像隐隐有人影在晃动。我皱了皱眉,心想不对啊,现在是白天,案犯怎么这么不小心地选择白天拐带小孩过来?这跟以往谨慎的风格大不相同啊!

    我疑惑地轻轻推开门,竟然见院子里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这男人平头,穿着环卫工人的制服,脸很胖,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嘴里不知在嘀咕什么。我举着枪走进去,他看到我之后竟然也没有特别惊讶地反应,而是直愣愣地看着我,依然嘴里叨叨叨叨不知在说什么。

    期:2013-11-09 20:49:00

    是个傻子?我愕然想道。对,如果案犯真的是尹仁信的话,那么他可以用催眠法来控制别人为他办事!比如让梁晶突然表现得正常等等。让她暂时变成正常人,就可以出院。出去之后,就可以帮他完成拐卖小孩的工作。我靠,这货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啊看来这位又是个精神病人。想通这个,我再看那人,却见他没什么动作,只是傻呆呆地看着我。我心中暗叹,估计这货是尹仁信自作聪明地找到的“替死鬼”,让我们警方以为,拐卖小孩的事跟他无关。

    我将手枪重新收起来,心想这尹仁信把警察想得太简单了点儿吧。于是,我没再看那精神病人,直接进了屋里。进屋之后,果然见两个小孩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估计是这货给拐来的。我喊了半晌,这俩孩子都没醒,便掏出电话想打给赵羽。抬头见那女鬼正缩在衣橱暗影中,我便冲她笑了笑,对她说道:“多谢了。”

    女鬼点了点头,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地下的阳光。我于是会意地将房门虚掩,将阳光挡在门外。女鬼松了口气,感激地冲我点点头。我重新拨打了赵羽的电话,却听电话刚响了两声就被他挂断,心中琢磨着赵羽应该就在古宅不远处,马上就赶过来了。

    这时,那女鬼突然对我说道:“小心,好像外面有人纵火!”我吃了一惊,随即果然闻到一股柴火燃烧的气味传来。我立即冲到门前,见屋门上的锁已经被人锁上了,门外确实堆了柴火,从门缝里看出去,柴火已经开始燃烧,那胖子男正看着屋门傻笑。

    我靠,精神病人也懂得杀人?!

    我顿觉火大,冲着那门踹了几脚。没想到那木门的质量还不错,这几脚下来,我的脚都疼了,门还是没被彻底踹开。眼见着柴火的火焰升高,一股股浓烟透过门缝窗缝弥散开来。女鬼此时也害怕起来:“怎么办?”

    期:2013-11-09 20:49:00

    我像油锅里的豆子一样着急半晌急的跳脚,最后突然灵光一现,心想我傻了啊,冰魄啊!

    请神请水神啊!想到这里,我念咒捻诀,喝道:“权斩邪魔独为尊,请水神!”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