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11-12 17:44:00

    赵羽听了我的问题之后,却没回答。我见他不说话,便去问陈法医。陈法医说道:“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是新来的那个小林和小姑娘送过来的。”

    我愕然道:“可我看到辛晓冉也受伤了。”

    赵羽说道:“别问了,是我伤的。一会儿出去的时候告诉你。”

    我听了这话,心中明白了几分。八成是赵羽又老夫聊发少年狂了。这家伙肯定在变异的况下给辛晓冉伤着了。这下完了,这赵羽怎么说也是半个僵尸,辛晓冉不会也变成半个僵尸少女吧?

    陈法医将赵羽的胳膊包扎好之后,说道:“好了,注意别沾水。幸好伤口也不深,真不知道你怎么跟嫌疑犯动起手了。”

    赵羽谢过陈法医之后,拽着我出门。出了法医办公室之后,我笑道:“得,你这不半个僵尸么,找医生也是跟别人不同,找法医治病,还搭配。”

    赵羽没心开玩笑,脸色凝重地说道:“我刚才在审讯室审那个尹仁信的时候,还没问过几句话,似乎突然发狂把尹仁信的脖子给掐住了。后来辛晓冉和林宇凡进门把我拉开,那时候我将辛晓冉也弄伤了。”

    “我靠,真假?”我吃惊地问道:“我几乎没看你生气过,那个尹变态医生就这么让人生气?”

    赵羽说道:“这就是我刚才不想在陈法医办公室跟你说话的原因。”说着,他挽起自己的衣袖,将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伸到我面前,指着一处说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凑过去一看,只见赵羽的胳膊上有一个十分微小,几乎无法察觉的针孔。

    “这什么,针眼?”我问道。

    赵羽点头道:“对,针孔。可是我最近根本没打过针。我怀疑是刚才混乱的时候,不知是谁给我扎了一阵。看这针孔很小,可能那针管也是袖珍型的。”

    我乐了:“我说你发狂的时候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了?会不会是陈法医为了制住你给你扎的针?”

    赵羽摇头道:“不可能。我被林宇凡和辛晓冉带过来的时候已经清醒了。”

    “也就是说,这是你之前被扎的?而且扎针的很可能在林宇凡,辛晓冉和那个医生这仨人之中?”

    “尹仁信不可能会攻击我,因为当时他被掐住,根本没有任何还击的能力。”赵羽说道:“那就只有林宇凡和辛晓冉有问题了。”

    “可是这一针他们给你扎的是什么啊?”我愕然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哪儿不对劲么?”

    赵羽摇头道:“没有任何不对劲。我估计那人给我扎的针药剂剂量极少,就算是现在去医院查,也是查不到任何端倪的。”

    我愕然道:“那你没有任何感觉来确定到底是谁下的手么?比如你受伤的是右臂,左边是有针孔的那一处。那当时他们俩人的位置是什么?谁在左边,谁再右手边?”

    赵羽苦笑道:“你没看到当时那况,我根本谁都不认得,谁也记不住,怎么来判断?清醒了之后就看到林宇凡和辛晓冉了。不过被我伤了的话,那辛晓冉怕是也得中了僵尸毒,这也是麻烦事一桩。”

    我皱了皱眉,心想难道是辛晓冉和林宇凡俩人中有一个是所谓的“内鬼”?如今辛晓冉中了僵尸毒,如果不治疗的话,也许很快就能现出端倪来。如果她莫名其妙死了,或者变成僵尸的恐怖模样,这不是让周围的人吓个半死?

    这样的话,赵羽的**也就会被别人怀疑了。我琢磨半晌,心想那林宇凡和辛晓冉会不会到处说这件事?如果俩人有一个嘴的,说的时间长了,赵羽受关注多了,万一被人发现一点端倪,那赵羽也就成了众人眼中的怪物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也觉得万分棘手,于是问道:“那怎么办,他们肯定已经看到你的模样了。总不能跟古装片里一样杀人灭口吧?”

    赵羽说道:“我现在担心的倒不是这个。刚才林宇凡跟我说,在我的威之下,尹仁信明明已经交代了罪行,我却还是不放手,这才得他掏出钢笔来刺伤我。这说明我发病之后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也不管不顾。只怕以后会是个大麻烦。现在药物和道法已经压制不住了。”

    我皱了皱眉,忽然想起审讯室有录音录像,不由头皮一麻,说道:“怎么办,审讯室有录像,万一明天上班局长过问这件案子,看了录像之后他会怎么想?就算他看不出你当时是僵尸毒发作,整个人是癫狂状态,就是这刑讯犯人这一点就够被处罚的了。也许林宇凡和辛晓冉不会说出去,因为他们表面上还是我们队的人。可小刘呢?新来的法医科的那个,为什么也在?”

    赵羽说道:“他倒是没看到,只是后来过去的。”

    正说着话,我们听到走廊上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不由停下说话,看着那走廊尽头。只见不多会儿,林宇凡从拐角处冲了过来,嚷道:“队长,不好了不好了!那个尹仁信死了!”

    “什么?!”我跟赵羽异口同声惊道。

    “被杀还是?”我顿时觉得脑子有点发蒙。

    “额,这倒不是被杀。”林宇凡擦了擦冷汗:“是自杀。”

    “自杀?”赵羽问道:“怎么确定的?”说着,边问边跟着林宇凡向审讯室跑去。进了审讯室后,果然见尹仁信趴在桌子上,桌面上有一小滩血迹。我皱眉去看这“案发现场”,见桌子上尹仁信旁边放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不少字。我拈起来一看,这竟然是一封遗书,上面貌似是尹仁信在临死前写下的,只有寥寥几行字,看笔迹有些潦草匆忙,却交代了自己就是拐卖儿童案的嫌犯,将罪行简单交代后,表示自己觉得此生肯定要在监狱里度过一生,有些了无生趣,就想自行了断算了。

    此时,我见赵羽轻轻将尹仁信的头扶起来看了看,我见一只钢笔从喉咙直接刺入,一下致命。这让我更为吃惊,一般人选择自杀可没这么干的,虽然没试验过,但是钢笔穿透咽喉,用的力道得比用锋利的匕首大得多。一般人自杀的时候难免有些犹豫,这就会造成一些犹豫下产生的伤口。可这尹仁信的脖子上并没这种伤口,好像是用足了劲儿一下插进去的。

    这力道跟狠劲儿,一般人做不来,倒像是职业杀手才能干出来的事儿。我想赵羽应该也很能看得出来。赵羽看完后沉默不语。之后问林宇凡:“谁最先发现的?是你么?”

    林宇凡定了定神儿,说道:“应该是吧,我看审讯室的门开着,就向里面瞥了一眼,结果就看到尹仁信趴在桌子上。”

    “录像看过了么?”我问道。

    林宇凡说道:“还没来得及。”

    赵羽说道:“就怕是连录音录像也被抹去了。”说着,他走上前去打开摄像机。果然的,记录里什么都没有,完全被抹掉了我擦。

    不过我看到这个结果后也暗中松了口气。感谢这个凶手的一点是,这货连赵羽发疯去掐尹仁信的录像也一起抹去了。

    “怎么办啊队长?”林宇凡问道。

    “能怎么办,把陈法医喊来。”赵羽说道。于是林宇凡一溜烟去了。

    “不像是自杀。”我对赵羽说道:“像是被人杀的。”

    期:2013-11-12 17:44:00

    “凶手就在咱们这几个人中间,如果是凶杀的话。”赵羽说道:“辛晓冉和那个小刘呢?”

    “这,好像应该在你的办公室吧。”我说道。

    “走,咱们去看看他们俩。”说着,我跟着赵羽又去了他的办公室。推门一看,辛晓冉和那个小刘法医正在办公室里没有离开。见我们急匆匆地推门而入,两人都有些诧异。

    “你们俩刚才有没有出去?!”赵羽问道。

    小刘吓了一跳,说道:“出去了,我扶着辛晓冉去洗手间。你看啊队长,她的气色不大对劲,我正劝她去医院看看呢。”

    我仔细一看辛晓冉的模样,心中暗道不好。她跟赵羽发病的时候差不多,脸色煞白,嘴唇血红色,只剩下眼睛没变色。

    赵羽很显然也明白怎么回事,皱眉道:“小刘,你先出去,我有事要跟辛晓冉单独谈谈。”

    刘法医看了看我们,点了点头,犹豫半晌说道:“那你们快谈啊,谈完了赶紧送她去看看医生,我觉得这事不大对啊。”

    “啰嗦什么,跟个娘们儿一样!”我赶紧一把将他推了出去,关上门。

    等办公室只剩下我们仨的时候,赵羽对辛晓冉开门见山地说道:“刚才想必你看到我的样子了。我是半人半僵尸的怪物。你懂的吧?”

    我一听这话心中着急,心想赵羽你是疯了啊,直接跟一个外人承认!

    没想到辛晓冉镇定地点了点头:“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你就是可以异化为僵尸的。”

    这回轮到赵羽惊讶了:“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早就知道了?”

    辛晓冉点了点头,说道:“我看过你在学校时的资料。你在学校时候成绩优秀,大四的时候就来市局实习,参与过一场抓捕在逃犯的行动。那时为了掩护队友,你被案犯的枪打中心脏,所有人都以为你会死,结果你竟然在静养中慢慢恢复了。”

    我一听这话,心想赵羽还有这么一段光荣历史?!

    “当时你就怀疑我不是普通人?”赵羽有些不可置信:“一般人是不会往这方面去想的。”

    “可我不是一般人,林宇凡也不是。”辛晓冉笑了笑,惨白的脸闪出一丝描绘不出的微妙神色:“不然,我们怎么会被选中去参与封门村事件。”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