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11-04 16:35:00

    “怎么办,咱们把她给放出来?”我看着那被钉住的女人有些不放心。万一这是个恶鬼凶灵怎么办。

    赵羽想了想说道:“你看这钉着照片的钉子是比较新的,符咒也是新的,说明很可能是那案犯镇住了这女鬼。咱们把她放出来也许就能知道案犯什么样子了。”

    我说道:“那可危险,万一这女鬼不肯合作呢?我们还给自己找了麻烦。”

    赵羽说道:“没事,我来取下钉子,你举着战神等着,一旦那女鬼出现就开枪。”

    我一想,这办法也许可行,于是就答应了。我掏出战神,站着赵羽边。赵羽则上前,一手握住一只长钉子向上拔起。因为这长棺材钉并未完全钉入,而是留了一部分在外面。赵羽使了使劲,将其中两只拔起。随即,又将另外的几只拔了起来。之后,他将那女人的照片取了出来。

    我从赵羽手中拿过那照片看了看,说道:“我说这照片怎么这么大?整个就一个人头在上面了嘿。”

    期:2013-11-04 16:35:00

    赵羽淡然说道:“那肯定就是遗照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一听到他这么说,我还是吓了一跳。

    我盯着那照片,想看看能发生什么变化。但等了半天,并未有任何变化。赵羽在一旁有些失望:“难道我们弄错了?”

    小幂说道:“不,没弄错。将那张镇魂符也扯下来,那女鬼就被放出来了。”

    赵羽于是回随手将那镇魂符给扯了下来。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屋里温度开始下降,却又有一股像是雨天返潮的感觉充斥在空气里。我回头一看,窗玻璃上竟然凝结了不少水珠。

    我心中一惊,知道有这种况说明这鬼的气很重。我仔细环视一遍屋内的景,没看到那女鬼的影子,但是却看到一股股黑气正在向某个地方汇聚。那地方正是赵羽后。

    我一把将赵羽拉到旁,说道:“那女鬼要出现了!”

    正说到这里,就见一道白色的影子慢慢浮现在我的眼前。等那影子的脸清晰之后,我吓了一跳。这脸根本不像是一张人脸。整张脸极其惨白,眼睛却漆黑如幽潭,牙露在外面,露出森然的白牙。

    我头皮一麻,一枪开了过去。赵羽喝道:“不要直接打死它!”

    我想赵羽是多虑了,因为战神一枪虽然威力不小,但是鬼魂的移动速度却也很快,我这一枪根本没击中目标。

    期:2013-11-04 16:37:00

    我见一团火光燃烧之后,那鬼魂尖叫一声,扑到赵羽上去。赵羽一手使劲儿抓住那鬼两只干枯的手臂,另一只手举枪对准这鬼的眼睛便是一枪。

    我知道赵羽将市局给配发的手枪子弹换了几发镀银的上去,其他的都涂了朱砂或者黑狗血。这一下子虽然没有战神厉害,却也够那鬼受的了。只听那鬼拐叫一声,顿时狼狈逃到角落里去。当它回到那衣橱前,慢慢变回了正常的模样。我打眼一看,还成,比刚才那恐怖的样子顺眼多了。盘起的长发,橘黄色长旗袍,容貌端丽,只是赵羽那一枪给她眼睛打废了,正汩汩地留着黑血。

    “我们不想伤你,你为什么要杀我们?”赵羽冷声道。

    我心想这鬼杀人还有什么动机,人想杀就杀呗。却听那女鬼低声哭泣道:“我以为是那男人又回来让我帮他做事。”

    “哪个男人?”我问道。难道是案犯?

    那女鬼说道:“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经常拐骗小孩来帮他修炼。之前是让我帮他,我不肯,他便将我钉在这衣橱里。”

    “你是什么人啊?”我问道:“这宅子的主人?”

    期:2013-11-04 16:37:00

    那女鬼叹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了,只是不知为什么一直逗留在这宅子里。之前曾经有人想占用这宅子,被我吓跑了,后来我就自己呆在这儿。直到前些子那男人带着几个小孩过来。”

    赵羽问道:“那男人长什么样子?”

    女鬼想了想,说道:“他到底什么样子我并不知道。因为他每次来都是化妆的。我能看出他脸上涂了很多东西,为了掩盖真实的样貌,可鬼和人一样,视野都会被表象所欺骗。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样子。”

    我跟赵羽面面相觑,心想好容易找到个鬼证人,结果她也没看清。于是我们问是否村里人有案犯的同谋。女鬼说,村里人都知道这鬼宅子闹鬼,不可能有胆子靠近,所以男人虽然有同谋,但不是村里的,而且每个同谋都不一样,男女都有,但是看上去有点呆呆傻傻的。

    赵羽问道:“那他都做什么打扮呢?”

    女鬼想了想,说道:“给我一只画笔,我给你们画出来。”

    我一听心中暗暗称奇:竟然还遇到个文艺女鬼!赵羽于是从包里翻找半天,找出一只黑色签字笔给她。女鬼看着那东西忧愁半晌,说道:“那西洋的玩意儿我不会用,有毛笔么?”

    啊擦,这时候还挑三拣四的,以为自己拍红楼梦啊!

    期:2013-11-04 16:40:00

    我说道:“毛笔没有,反正就这东西,您凑合用吧。”

    然后那女鬼让我们找来一张白纸给她。我将那纸铺在地上,瞧着那女鬼还是站在原地,便问道:“你不是要过来画出那人的样子么?”

    女鬼说道:“凡间的东西我的手拿不起来,你把笔放在那里就好。”

    于是我将笔放在纸上,心想这女鬼够弱的。看来能够现形是她的法力极限了。难怪刚才赵羽一枪就打得她眼睛冒血。这时候,却见那笔歪歪斜斜地自己站了起来,慢慢落在纸上,开始涂涂画画。

    过了没多会儿,那纸上便显出一个比较清晰的人像来。虽然略写意,但是能看出容貌。皮肤黝黑,有些沧桑,眉梢下垂,脸上还有一颗痣。当然,这些有可能都是化妆画出来的。但是让我和赵羽感兴趣的是他的衣着:这人竟然穿着环卫工人的衣服!

    我蓦然想起这村子周围有个垃圾处理场,也许来来往往不少装垃圾的车辆。难怪村里人说没有陌生人出入村子。这并非串供,而是他们都把环卫工人给排除在外了!我想很少人会去在意这些普通的工人,多半人都只会注意到他们显眼的制服。每个高明的案子里都有这样的凶手,踩点的时候或者行凶的时候穿着送工,环卫工人,快递员等的制服。这样便会被人们所忽略,从而钻了空子。这是一个盲点,因为很多人都不会觉得这些普通的工人会是什么“可疑人员”。

    “看来这案犯很高明啊。”赵羽说道:“垃圾处理厂距离这儿很近,晚上如果开着车过来,在村子外逗留的话,就算被人发现,村民们也不觉得奇怪。”

    期:2013-11-04 16:42:00

    “这孙子够聪明啊。”我叹道:“可我觉得他本职工作应该不会是环卫工人。能想出这大胆又细心的招数来的,一定是个有点文化的人。”

    赵羽在屋里来回踱步,走了半天,才说道:“虽然他一定会再度犯案,却不一定在最近出现。这样,委屈这位女鬼小姐先躲在橱子里。一旦他来了,麻烦给我们个信号。”

    “怎么给,她也不能打电话。”我无语道。

    赵羽笑了笑:“上学时候你玩过笔仙么?”

    “笔仙,碟仙?”我笑道:“那种小把戏,现在看来就是请鬼吧?”

    赵羽点头道:“我刚好学过一种跟笔仙沟通的方式。”说着,他将地上的纸笔拿起来,将纸翻过去,露出无图的一面,对那女鬼说道:“麻烦你过来下。”

    女鬼不明所以,凑到赵羽跟前来。

    赵羽抓住那只笔,让那女鬼也抓住,随即在图纸上振振有词地同画了一个圈。画完之后,赵羽将那张纸烧掉。随即,我瞧见那女鬼手中多出刚才那张白纸。

    原来这算是将这张白纸烧给女鬼了。赵羽将那白纸的纸灰收起来,又将笔放在女鬼藏的衣橱里,告诉她如果有见到那个男人,便在纸上写字。

    女鬼点头同意了。赵羽的承诺是,帮助我们抓到案犯后,我们就帮女鬼搞清楚她是谁,之后方便超度。女鬼欣然同意。

    我们将那女鬼的照片放回橱子里去,但是棺材钉全都丢掉了。忙完这些也快晚上十点钟了。我跟赵羽于是又开车回家。

    期:2013-11-04 16:43:00

    赵羽先去了一趟市局,找了个快递盒子,将那些纸灰很小心地撒了进去,然后把盒子放在办工桌下,外面贴了张快递单,伪装成快件的样子。我问他这什么意思呢?赵羽说,如果那女鬼在纸上写字,这边的纸灰会组合成她写出来的字的样子,这就是跟笔仙沟通的方式了。现在赵羽请来的笔仙就是那个女鬼,就这么回事。

    我心中好笑,问道:“你怎么会懂得跟笔仙沟通?还有你会道法,这又是怎么回事?”

    赵羽说道:“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如果你想听,我以后空闲了给你讲。现在我只想回去睡觉。忙了一天,去了好几个地方,太累了。”

    赵羽这一说,我感觉困乏劲儿也上来了,于是跟他从市局出来,各自回家休息。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