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10-26 21:22:00

    我也顺着吴聃的目光看向地下,果然觉得脚下的地面有动静,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泥土层下蠕动打洞似的。封门村没有任何动物,那么打洞的是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我打了个寒颤,将战神握在手中,对着那逐渐松动的土层。突然地,我见脚下的泥土慢慢地一层层翻出泥土来,就好像有老鼠在地下打洞。我正聚精会神地看着那地下泥土层,却突然见脚下的泥土扬起,一只枯槁的手突然破土而出,从那泥土下钻了出来。

    与此同时,只听泥土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无数只枯槁的手从地下钻了出来。那些手枯槁发黑,或有露出森然白骨的,就像是有无数具僵尸要从地下爬出来一样。

    “师父,我们难道是站在人家坟场头上,惹来所有鬼的愤怒了?”我一见这密密麻麻的手,便有些发怵。

    吴聃皱眉道:“怎么回事,难道是我们带着包怀仁的尸骨,这群老鬼们不想放我们走?”

    “师父,这下怎么办?僵尸都要复活了我靠!”我着急道,像踩在锅上一样跳来跳去,因为不断地有僵尸的手从地下伸出来,开枪击中一个之后,那手便灰飞烟灭。但是很快的,便又有新的鬼手从地下伸出来,子弹总归有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期:2013-10-26 21:23:00

    “师父,看我请神对付他们!”我收起战神便要念咒捻诀。吴聃拉住我说道:“不行,你今天元气损耗太多,如果再请神,受了重伤,我们还得想法护着你出去,这更麻烦。如今我也只有试试看了,根本从未遇到过百鬼夜行的时候。”

    “百鬼夜行?”我问道:“这不是僵尸么?”

    “这里的僵尸都被我们解决了,就算是藏着五个,那地上出现的也不是僵尸,而是厉鬼。”吴聃擦了把额头冷汗:“而且是一群鬼。”

    这时候,我果然看到有密密麻麻的鬼影从泥土里逐渐脱离出来。千奇百怪的鬼将我俩围在当中。但是这些鬼的动作比较迟缓,似乎是在一截截地将自己从土里拔出来。但是数量如此多的鬼我还是第一次见。现在我彻底放弃了请神的念头。这么多鬼相当于千军万马,请来一尊神将,怎么能敌得过千万只鬼?

    这时,却见吴聃正在急促地翻自己的背包。“师父,你在找什么?”这紧要关头吴聃却不管不顾,我一边开枪,一边着急地问道。

    吴聃一边找一边问道:“你看没看到我放在包里的一盏河灯??”

    “河灯?你怎么还带着那东西?”我不解地问道。

    吴聃说道:“在咱们路过的那村子里,不是有个叫小倩的死了么。那天早上出发的时候,我发现头上放着一盏河灯,所以就带上了。”

    我次奥,这是什么理由??这时节还找河灯!“师父,要是再不想想办法,明年就是别人给咱们俩放河灯了靠!”我着急道。

    “有了!”吴聃喜道,将那折叠的河灯抓在手中,说道:“这些鬼想从地府出来,那咱们就给他们都送回去!”

    “怎么送?”我急忙问道。这时候,我见那些鬼已经差不多要离地而来了。这要都扑过来,就算不掐死我们,也得压死我俩。

    吴聃速度展开河灯,让我用打火机点燃里面的小蜡烛。随即,他将包里的馒头什么吃的都找了出来,林林总总摆在地下。我看了一眼那方位,目测西南方。吴聃将我手中的河灯接过来,对我说道:“去旁边折点柳枝,枯的也行!”

    期:2013-10-26 21:25:00

    我不知他想用什么办法送这些鬼都回地府去,也只好照办,一边开枪开路,一边跑到路边,扯了几支干巴巴的柳树枝下来。等我抓着柳枝跑向吴聃边的时候,这些鬼基本上已经脱离了泥土,正冲着他奔过去。我心中暗道不好,见吴聃正在做法,便子弹上膛,一枪一个,杀扑过去的鬼影。等我跑到吴聃边的时候,却见那原本放在地下的河灯飘乎乎地飞了起来。

    吴聃指示我将柳枝放在那馒头前方,全神贯注地将注意力集中到那河灯之上。我看着这景,突然觉得在哪儿见过。转念一想,好像是中元节的时候,吴聃帮人“送魂”,也就是遇到枉死的鬼无法投胎,鬼差们也都很忙,没办法及时送每一只孤魂野鬼上路,于是很多无主的鬼魂便每经受阳气的侵蚀死不如生啊。但是这种鬼魂也有办法被送去轮回之地,比如中元节的时候,地府打开地狱之门,已故祖先可回家团圆,而也有很多地方设有道场,放馒头给孤魂野鬼吃,这一天要祭祖、上坟、点荷灯为亡者照回家之路。而同样的,地府大门一开,阳间的孤魂野鬼也能够通过这道门回到那幽冥地府中去。可问题是,现在不是中元节,就算凡人道法再高超,也难以强行敲开地府之门。送一两个孤魂野鬼去往生世界可以,但是送一群就成问题了。

    于是我担忧地问吴聃道:“师父,你这办法能让地府鬼开门么?”

    吴聃轻描淡写地说道:“那就靠你了,手伸出来给我。”

    我想起之前被坑的经历,伸手的时候比较迟疑。吴聃催促道:“快,磨磨唧唧的什么德行?你他妈的想我俩都死在这儿?!”

    我于是赶紧将手伸了过去。果然的,吴聃抓过我的手,掏出匕首又他妈划了一刀。我这次有了心理准备,咬牙忍住疼,心想这又拿我当鬼引子啊。

    吴聃将自己随带着的水杯里滴了一部分我的血,随即喝了一口含在嘴里,冲着逐渐升空的河灯“噗”地一声喷了过去。那血水喷在河灯白色的花瓣之上,一片血红触目惊心。

    我吓了一跳,心想吴聃这是给我放了多少血啊。但是看了看他的水杯,里面的血水很淡,并不像河灯上那么红艳夺目。过了一会儿,更让我惊讶的事发生了。那白色的河灯似乎迅速喝足了血水,变成一朵红莲,慢慢地向西方飘去。与此同时,我见那些本来纠缠着我俩的鬼魂,也像是得了某种感召,眼望着河灯,慢慢地向西方而去。

    我擦了把冷汗,想起我自己的特殊体质,什么过体。也许这一点竟然是地府的通行证。我跟吴聃站在原地,静静等候鬼魂从我们边撤离。我对吴聃低声道:“师父,你还真有办法,服了你了,难怪都说你年轻时候是绝世高手。”

    吴聃颇有些得意,笑道:“二货徒弟,你小子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头回说句人话。这也叫做善有善报。你帮了小倩姑娘,她自然投桃报李。这河灯是小倩留下的,正好帮了我们。”

    我心中顿时松了口气,暗自庆幸那晚没有坐视不理。看来人有点善心也没坏处嘿。以后我是不是也能在地府谋个警察的差事,管着阳界的冤案?

    想来想去,我这自信心有点爆棚,不由有些飘飘然。就在我畅想的时候,突然地,有一块黄色的石子从空中飞来,“扑棱”一下正中河灯。我眼见着飘乎乎正在匀速飞行的河灯被这石头给打了下来,划拉一下掉在地上。

    这下不只是我,连那些没来及进入轮回中的鬼魂也都停了下来,回头恼怒地盯着我和吴聃。“我擦,不是我丢的石头啊,你们别看我!”我忙摆手道,同时向那石头飞来的方向看去,心想这他妈谁这么缺德!

    那石头飞来的方向是屋顶,我似乎看到一道人影一闪而逝。可那人动作太快,我根本没看清楚是谁。如果不是鬼,那就是人。说不定是段云遥那小子!

    想到这里,我气儿不打一处来。但眼下解决危机要紧,因为那一批鬼魂又冲着我跟吴聃走了过来,看那气势,是想杀了我们来泄愤。

    我看了看吴聃,紧张地问道:“师父,还有什么办法破解?”

    吴聃镇静地收好东西,喝道:“跑!”

    说着,转一溜烟跑了。艾玛,有这么坑人的吗??

    我立即扭头就逃,追上吴聃骂道:“师父,枉你英雄一世,怎么现在这么怂呢??”

    吴聃骂道:“,我又不是天师钟馗,并不是任何关键时刻都有招儿的!”

    期:2013-10-26 21:25:00

    但鬼的速度比我们还快,没多会儿,我俩又他妈被鬼包围了。虽然这次的鬼众少了一部分,但算起来也有几十一百的,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很恶心。鬼在现实世界有形,但是不占用现实的空间,所以不像人一样,路一窄了装不下那么多人。可鬼不同啊,叠起来就他妈好几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我突然听到一阵类似梵音的乐声传来。随即,只听后一道“轰隆”巨响炸开,地面也为之剧烈颤抖起来。地震了??我吃惊地想到,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结果,这地上突然变得很僵硬,像是金属一样,摔得我晕头转向。

    这时候,我向后一看,突然在一片黑影中看到段云遥自天而降,手中握着的是那把古旧的中天刀。而那刀的刀刃插入地面,刀锋金光闪耀。

    “长绝咒?”我听到后吴聃惊讶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