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9-30 00:29:00

    陈培鸿冷笑道:“我虽然不知道警察的办案流程,但是搜查别人的东西,都是得要搜查证吧。我在箱子里装了私人的东西,不想给人看,难道你们还非得给我撬开箱子?!”

    我看了看赵羽,心想是啊,难道你能给这BK的强行打开箱子?说不定这货立即出去说我们警察抢人家的财物,执法犯法。

    赵羽冷笑一声,说道:“这只是针对没有涉及到凶案的人来说的。现在你们剧组死了人,所有人都有犯案的嫌疑。如果你不主动配合调查的话呢,咱们可以进局里说说看。只不过进去之后,咱们的聊天就没有在外面这么心平气和了。所以,说呢?”

    我一听这话,心想赵羽你行啊,现在学会威胁人了。听了这话,那陈培鸿也沉默下来。这时候,赛岚在一旁说道:“我说培鸿,你给他们看看不就完了,也没什么东西。你越藏着,人家警察越觉得你有嫌疑。”

    陈培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冷哼道:“都是你多管闲事!”

    说着,陈培鸿无奈地上前开了箱子。箱子一开,一股淡淡的松香味传来。我心中一惊,心想赵羽曾经说过,那五个女尸上有松香味。难道这男人是凶手?

    再看箱子里,排满了瓶瓶罐罐的化学仪器和各种粉末。我上前一看,那箱子里有一排的玻璃瓶,里面装满了各色粉末,上面贴着标签,有水银、松香、琥珀、云母、紫晶矿石粉。除了这些,箱子里还放着铜炉和焦炭。

    我一看有水银,立即喝道:“你这些水银是自己提取的?!你们剧团的那五个人,死因可是汞中毒,难道是你下的毒?!”

    陈培鸿立即反驳道:“你看什么玩笑啊警官,我相信全中国并不是只有我这儿有水银这东西吧,基本上化工品公司,实验室,都能找到这玩意,你不能凭这个来断定我是杀人凶手啊”

    赵羽盯着那箱子,冷笑道:“但是,既跟那五个演员认识,又能制造汞中毒现象的,只有你而已。我听说你私生活很迷乱,曾经跟那五个舞蹈演员也很暧昧。”

    陈培鸿脸色变了变:“现在的警察断案都靠猜测么?事实证据呢?”

    赵羽冷冷说道:“如果你是清白的话,应该不怕给我们看看你箱子的第二层是什么吧?”

    陈培鸿的脸色越发不自然起来:“这箱子没有第二层!”

    赵羽冷声道:“你当我的眼睛是瞎的吗?!从外面看外观的高度,跟从里面看相差太大,显然箱子有二层!打开看看!”

    陈培鸿哆嗦了一下,这才咬了咬牙,不不愿地打开了箱子的第二层。打开之后,我见第二层里放着一个小型的白色的冷冻箱。

    这个东西可能很多人没见过。这小型的冷冻箱产自本,前些年本当地有一种小型的冷冻化妆品盒,就类似于这东西,能够保证化妆品不变质,而且让夏上妆更清爽容易。这陈培鸿的箱子里,就有这么一个东西。

    赵羽喝令他打开那小冷冻箱看看。陈培鸿这才打开。我凑过去一看,吓了一跳。只见里面放着一瓶红色的粘稠的东西,和一些用保鲜膜包裹住的东西。也许是为了标注材料方便辨认,陈培鸿倒是在每一件东西上都加了标签。那些保鲜膜包裹着的,是冷冻胎盘。小瓶子里的是不知来源的血液液。虽然没标注是什么血,但我隐隐觉得那就是人血。

    陈培鸿说道:“警察同志,这是我业余用的一些东西,研究驻颜的。比如胎盘啊你们都知道,现在很多明星也在吃。不能因为这个而抓我吧。”

    赵羽冷哼道:“我们不抓你,但是箱子得带回去检验下。如果说证明这箱子里的瓶子中装有人血,咱们就警察局见吧。”

    说着,去提那箱子。陈培鸿立即上前拦住道:“不行,这箱子你们不能带走!我必须要用!”

    赛岚在一旁叹道:“唉,培鸿,现在洗刷嫌疑才是最重要的,一个破箱子你就让警察带走呗。”

    陈培鸿似乎对赛岚的多嘴深恶痛绝。但是警察在前,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好咬咬牙,说道:“你们可以带走,但是最后要还给我。”

    赵羽说道:“我们只是检验一下你的箱子。如果没什么问题,当然会还给你。”

    陈培鸿叹了口气,摆摆手说道:“行行,拿走吧拿走吧!”

    出门的时候,我琢磨着,那五个女的都是汞中毒而死,而毒物来源聚焦到团里的男一号陈培鸿上。看似陈培鸿的嫌疑很大,但是,有什么凶手会在行凶之后还保留着自己的杀人凶器?甚至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被警察查到?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我们临走前,陈培鸿交代说,他根本没有蓄意谋杀五名女同事,相反,五名女同事和他关系很好,而且都是他的私生活伴侣。而在我们的调查中也发现,五个女人确实跟他关系暧昧。好像陈培鸿没有什么道理杀了她们。

    将那箱子带回去之后,赵羽便将它送到刑事技术科进行检验。送去之后,赵羽跟我回了办公室。“那箱子里的东西很奇怪。”赵羽说道:“咱们给他列个成份表出来的话。”

    说着,他取过一张纸,刷刷几笔将那箱子里瓶子上的成分写了下来。

    “你看,这些水银还是松香的,最后能制作成什么药物?”赵羽问道。

    我琢磨了半晌,说道:“大概是某种丹药的配方,而且是驻颜保青的丹药。”

    赵羽皱了皱眉,说道:“可档案显示,陈培鸿只有26岁。份证上显示,他是87年的。一个不过三十的八零后需要驻颜美容么?”

    我想了想,说道:“这个,可能人家靠脸吃饭,从现在就开始预防呢?”

    赵羽皱眉道:“不对,这种邪术偏方,对于年轻人来说其实是很陌生的。什么寻丹问药的,多半是老辈人才做的事。”

    我想了想,愕然道:“我靠,你是说,这个陈培鸿其实是个老人?”

    赵羽不置可否,带着我出门去了户籍科,将陈培鸿的户籍资料调出来看了看。但让我们诧异的是,陈培鸿的资料竟然是不全的,母亲的姓名没有记载,父亲的姓名叫陈鸿。

    额,这户人家取名也太尼玛随便了。儿子就比父亲多一个字而已。赵羽顺便查了下陈鸿的资料。原来,陈鸿也是个演员,但是是个舞蹈演员,原本也只是个普通的团体舞配角,两年前遭遇车祸,双脚绳肌断裂,失去了跳舞能力。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