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9-26 00:33:00

    以我贫乏的想象力,我是想不出这女尸是出自哪儿的。吴聃说先看看后续况再说,也许什么事儿也没有呢。

    由于金诗兰提到了尖山路的鬼市,于是吴聃建议说,干脆今晚去看看。于是我们俩乘上地铁,向尖山路而去。

    到了尖山路,我远远地瞧见天津歌舞剧院那几个大字。我对歌舞剧不感兴趣,也没注意过天津歌舞剧院。如今路过,仔细一瞧,白色的建筑,浅红色的屋顶,倒也整齐可喜。

    我瞥了那歌舞剧院几眼,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冷不丁再回头去看,就见那歌舞剧院门口,似乎站着五个窈窕妖娆的女人。只是这些女人有点不一样。

    这五个女人都穿着古装戏服,画着舞台装。但是脸色惨白,现在看来更觉得吓人。

    我了个去,难道是活见鬼了??还是说,这歌舞剧院死了五个女人??

    想到这里,我拽住吴聃,说道:“师父,你能不能看到歌舞剧院门口有什么不同?”

    吴聃看了一眼那歌剧院门口,问道:“什么不同,不也还那样么?”

    我愕然半晌,心想难道只有我能看到?幽冥眼升级了??

    正在这时,那五个鬼影却突然消失了。我心中诧异,拽住吴聃道:“师父,今天咱们去看歌舞剧吧!”

    吴聃诧异地看着我:“你今天脑瘫了?看那玩意干吗?”

    我拽着他向歌舞剧院里走去,嚷道:“去去,咱们去看看,说不定有美女呢!”

    吴聃被我拽进了歌舞剧院,到了大厅里,还真发现了一张海报,四点半开始演歌舞剧《楚霸王》。这海报上有几张剧照,还有一大段介绍。介绍得很官方,说:将在天津歌舞剧院呈献的《楚霸王》是由上海歌剧院历时数年全新打造的重点原创剧目,虽然表现的依然是“楚汉之争”的经典历史题材,却跳出了“刘邦、项羽个人纷争”的局限,将视角直指本质——新旧势力的对决,汉胜楚败的结局实则是历史的必然。与1994年版的《楚霸王》相比,无论剧本、音乐,还是人物刻画方面,新创歌剧都有全新构思,体现了“心静思远志行千里”的深邃内涵,闪耀着创新的思想火花。

    貌似这个歌舞剧是上海歌舞剧院创作的,现在被天津歌舞剧院引进。吴聃看了这介绍,不由自主打了个呵欠:“看这介绍吧,了,没劲死了。你还打算看么?你看看都谁来看的?全都小年轻搞对象的。”

    我回头一看,果然售票口有几对年轻侣在买票。估计这几对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为了找个黑暗角落亲的。

    我看了后不以为然地说道:“师父,搞对象才不应该看楚霸王呢,看了干嘛,楚霸王跟虞姬最后也没落个好,俩都抹脖子了,还没死一块去。这不看了就分手么。”

    我刚说到这里,就觉得周围气氛有点不对,扭头一看,那几对侣都对我怒目而视,甚至有一个彪悍的女汉子正在脱鞋意丢我。

    吴聃一巴掌拍我头上去:“**徒弟,什么时候能长点脑子!”

    我缩了缩脖子,正想悄然溜走,不经意间,却瞥见那海报的右下角上有一张剧照。

    那貌似是虞姬在项羽中军帐里跳舞的剧照。虞姬很漂亮,段也苗条,但是,这不是我关注的点儿。我关注的是:虞姬背后那几个伴舞的前排舞娘!

    我默默数了数,一,二,三,四,五,次奥,正好五个。后排的看不清脸,但是前排这五个,赫然是我在歌舞剧院门外看到的那五个鬼影!

    艾玛,这五个人是死了还是活着??

    如果死了,那海报上应该没有这五个人的剧照了。毕竟哪个歌舞剧院也不想搞个死人剧照在海报上吧?多晦气。而且,我没听说最近天津歌舞剧院出了什么人命案子。

    如果是活着,那魂魄怎么可能离体,还尼玛那么清晰地被我看到。

    吴聃凑过来问道:“怎么了**徒弟?”

    我想了想,问道:“师父,你说有人还能看到别人的生魂么?生魂也会离体么?”

    吴聃摇头道:“不可能。生魂离体,一则是你学过的灵魂出窍,但是不能太久,久了就麻烦。二则是变成植物人了,魂魄不定,会游走。”

    我听了他的话,觉得这五个人的况肯定不是第一种,倒也不大可能是第二种。五个人都是植物人,次奥,怎么可能。

    期:2013-09-26 00:33:00

    多想无益,我干脆跟吴聃去找歌舞剧院的老板问个清楚。吴聃不解我要做什么,也就跟着去了剧场办公区。警察的份很给力,一路让我畅通无阻地找到老板。

    剧场老板看了我的证件,诧异道:“刑警?警察同志,我们这儿没出什么乱子啊!”

    我笑道:“我只是想跟你打听几个人。我记得俩小时后,你们有《楚霸王》这个歌舞剧的演出吧?”

    老板疑惑地点点头,说道:“对啊,怎么?”

    “虞姬跳舞那段,有几个伴舞的舞娘。这些演员,你能给我喊过来么?”我说道。

    老板茫然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现在演员在后台化妆呢,可能时间上不太许。”

    我立即说道:“行,你告诉我她们在哪儿,我去看看。”

    老板起道:“要不我带你们二位去看看吧。”

    我点头道:“这最好了。”

    我和吴聃跟着老板一路走着,很快到了演员化妆室。化妆室的门开着,里面笑闹声不断,还闹。

    我走进去一瞧,果然见几个女孩在化妆,化好妆的凑在一起聊天,嘻嘻哈哈的很开心。见老板和我俩进门,笑闹声消沉下去,女孩子们诧异地看着我们。

    我扫了几个女孩子一眼,果然在里面找到了那五个女孩。活生生的,啥事儿没有。我挠了挠头,不解刚才那影像是怎么回事。

    老板问道:“警察同志,人都在这儿了,您要找谁?”

    我嘿嘿笑道:“不好意思,认错人了。”说着,我赶紧拽着吴聃走了。

    吴聃骂道:“你小子搞什么鬼,什么女的又生魂的,你看到了?莫非你能看到人的生魂?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停下脚步,对吴聃说道:“不行,我总觉得古怪。师父,咱们今天看完歌舞剧再走吧。”

    吴聃诧异地看着我,问道:“你倒是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说道:“我刚才在那歌剧院的门口,看到五个女孩的魂魄。跟鬼一样,脸色苍白,嘴唇好像还是黑色的,一闪就没了。我刚才看了看,我看到的那五个鬼影,跟刚才那五个伴舞的演员一模一样。”

    吴聃疑惑地看着我,思量半晌,挠了下头发,说道:“我估摸着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我赶紧抓着吴聃的胳膊问道。

    “你的幽冥眼升级了。以前只能看到人的不同气场,或者鬼和死尸存在的地方。现在能看到的,是人在临死前的影像。或者说,能看到要死的人。我只是猜测啊,可能这五个女的得死,而且听你的描述,多半得中毒而死。”吴聃说道。

    我一听这话,汗了:“师父,你这么一说,不就是说我是走到哪儿哪儿就有死人的柯南了么?不会这么神奇吧。”

    吴聃说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我见过阳眼的人,比如小满那小BK。可是没见过幽冥眼的。这种人极少,所以我也不知道幽冥眼有什么具体特点。”

    蓦然地,我想起忘川河上,阿九跟我说的话:“也许你没有发现幽冥眼的另一个作用。”

    难道另一个作用就是预见死亡,道破天机?

    期:2013-09-26 00:34:00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