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那束花半晌,再回头去看忘川河两岸开满的红色彼岸花,见那些花朵随着风起起伏伏,远处的奈何桥发出莹莹的光亮,加上这只顺水而行的小木舟,我竟然觉得这一切的景致,有种莫名的凄然的美感。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想我这时倒是悠闲的,泛舟而上,满岸繁花。我突然想起一句不合时宜的诗:“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我相信谁也不会有我这经历,在忘川河上泛舟看花。我苦笑一声,心想这尼玛算是幸运还是什么。

    正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声悠长的叹息声从河岸边传来。我吃了一惊,冷不丁从小木舟上站了起来,四下张望。但是什么影子都没有。

    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手中一空。低头去看,见那一束红色彼岸花却消失不见了。我愕然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不知作何反应。

    就在这个时候,我面前突然刮起一阵微风。缓缓地升腾起来,慢慢地凝成一个人影,并逐渐变得清晰。

    我吃惊地看着前的人。一袭红裙,飞扬的黑色长发,甜美的容颜,和那一双跟我一模一样的红色瞳孔的眼睛。

    “阿,阿九?!”我吃惊道。

    我第一反应是:这货会不会也是假冒的?有了上次的照心镜事件,遇到的阿九是个镜子里诞生的怪物,现在这个呢?会不会是牵引我去幽冥地的鬼差变化的??

    于是,我喝道:“你是什么东西??”

    阿九的神色落寞下来,叹道:“炎哥哥,我是阿九啊。不,我现在是阿九的魂魄。”

    “阿九的魂魄?”我疑惑道:“都说人死之后应该是去往往生世界。而这个地方只是幽冥界的入口处而已。阿九你怎么会留在这里?”

    “为了见炎哥哥最后一面。”阿九神色忧伤地走上近前,伸出手抚上我的脸颊:“炎哥哥,我等了好久。我躲在忘川河边的彼岸花丛中,变成其中一朵,等待你来看我。”

    “你知道我会来?”我见她没有任何别的动作,略略放心下来。

    阿九说道:“炎哥哥的体质特别,过体,在某些气很盛的地方灵魂离体的话,就会撞进幽冥界来。”

    “那我算是死了还是活着呢?”我苦笑道。

    “是生魂,所以离得远了,鬼差看不到你。”阿九说道。

    “是这样?”我愕然道。难怪这路上连个孟婆都没见过。此时,阿九依然含脉脉地看着我,倒是搞得我有些不好意思。我于是拉过她,在那小船上坐下,问道:“那阿九,你要怎么办,一直留在这个地方吗?还是未来会去往生轮回?”

    阿九摇头道:“不知道,反正现在能看到炎哥哥,就是我最高兴的事啦。”说着,她将头靠了过来。我似乎依然能感觉到阿九的体温,和她那弥漫着花香的黑色长发。

    一种怜惜感突然涌上心头,我不抬手摸了摸她的柔软长发。此时,那小木舟竟然不再向前浮动,只是滞留在远处。

    我们俩安静地坐着,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阿九,这是不是忘川河?”

    阿九应声道:“是,这就是忘川河。忘川河很长,但是过了这条河,前面就是真正冥界的地段了。”

    “可我听说,忘川河上应该有孟婆在摆渡,但是怎么没有呢?”我问道。

    阿九笑道:“那是世人的美好传说,想让往生的人得到一点安慰,好像路上真的有人在接应他们,指引着他们进入新的世界。其实只要经过地狱,魂就会忘记今生的事,而去往来生。演化出来的孟婆,大概是人们印象里最放不下,惦念最深沉的那个人。”

    “所以你是我的孟婆么?”我微微笑了笑:“在往生的人里面,我确实最惦念你。对不起,我很没用,没有保护好你。”

    期:2013-09-21 00:56:00

    阿九笑道:“没有,我却死得很幸福,因为我的眼睛还在守护着炎哥哥,就好像我一直活在你边一样。”

    我轻轻叹了口气。我们沉默了许久,阿九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我笑道:“炎哥哥,我感觉到你体里好像有一股冰凉的气息,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够放心靠近你,而不怕被灼伤的原因。一般生魂都带着人间的阳气,鬼魂也是不怎么喜欢靠近的。”

    “冰凉的气息?那是什么?”我讶然道。

    阿九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是不是你服用了什么东西?”

    “服用?”她这一提醒,我倒是想起了之前苏淩送给我的蛟龙内丹。难道是这个东西?

    “也许是蛟龙的内丹。”我说道:“可我没觉得这东西对我来说有什么大作用。”

    阿九笑道:“炎哥哥,是你还没发现幽冥眼的第二个作用。它会让你看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但是,那些事你不可以说,说出来,会对自己有伤害。”

    “什么事?”我愕然道。

    阿九突然靠过来,轻声道:“让我帮你看吧。”说着,她突然闭上眼睛,吻上我的唇。这个温柔的吻缠绵而悠长,不让我心中一动,不自地抱住阿九。

    远处隐隐传来悠长的歌声,我闭上眼睛,突然觉得这一切极其玄妙。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头顶一阵灼感传来,紧接着,是一道道咒语声,吵得我头疼。

    我睁开眼睛,见阿九对我微笑,随即轻轻推了我一把。我瞬间感觉我的魂魄像是飘起来一样,飘飘地飞离小船,向着上空飞去。

    我见船上的阿九抬头看着我,对我微笑,风吹起她乌黑的长发和长长的红裙。两岸的彼岸花如红色的火焰一样遍野燃烧。直到今天回想起来,我才惊觉那是最后一次再见阿九的音容。而那最后的震撼的美丽,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一片晕眩中,我突然感觉眼前发亮。耳边那咒语声越来越清晰。恍然间,我好像觉得这是吴聃的声音。等彻底睁开眼一看,果然,是他按着我的脑袋在念咒。

    我顿觉脑袋一阵疼痛,嚷道:“师父,你能不能别念了,丫的这是念的紧箍咒吧??”

    我这一嗓子彻底醒了。醒来一看,擦,竟然躺在医院的病上。赵羽和阮灵溪也在,见我醒了过来,都松了口气。

    吴聃擦了擦额头冷汗,骂道:“你大爷的,小BK你这次差点儿就死了啊。不过厉害,怎么受了那么重的气冲撞,却没死?命够硬啊。”

    我赫然想起那掐着我的女尸,于是问道:“那尸体呢?”

    赵羽说道:“已经被送到警局了。你先休息会儿。”

    阮灵溪叹道:“二货,下次你能不能别逞英雄啊。”

    我叹道:“没啊,我特么就因为是有人上吊去救人啊。”

    吴聃说道:“行,你先休息会儿。这件案子等你完全恢复了我们再继续说。”

    说着,赵羽和吴聃出门去了。阮灵溪坐下来,倒了杯温水给我:“二货,下次别太鲁莽了。”

    我接过水杯,感觉体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脖子有点疼。看窗外好像天刚刚亮,有鸟鸣声传来。我回想着那忘川河和奈何桥,还有那化成彼岸花的阿九,似乎一切都像真实存在过一样,竟然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

    “恶女,你相信前世今生么?”我问阮灵溪道。

    恶女笑道:“前世今生?就算是有,咱们也看不到啊。”

    我笑了笑:“这倒也是。”随即,我却想起在三生石上看到的景。我们为什么会去雪山?难道,我们几个都要死在雪山里么?

    想到这里,我一阵头皮发麻。尼玛的,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可不算是啥轻松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