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9-13 01:04:00

    我们几个走进去之后,惊讶地发现那楼里并没什么灰尘,就好像有人住在这里一样。

    楼下的布置,感觉跟民国时期有钱人家的摆设差不多。欧式暗红紫花的沙发,精致的花瓣式台灯。但是,这原本都是民国时期的物件了,到现在怎么也得百十来年,可现在不仅一点没有损坏的迹象,反而特别干净,纤尘不染。

    “这边儿住的鬼还利索啊,一点灰尘都没。”吴聃笑道。

    赵振海打了个哆嗦,说道:“我可觉得这地方太森了。明明是大白天,这楼里的光线跟傍晚一样。”

    吴聃说道:“别废话,找地儿来做法拘鬼。”

    赵振海于是指挥我们将客厅的沙发茶几给清理出来,找个空地开始摆香案。赵振海刚打开自己带的包,我就听到他后传来一阵吱吱嘎嘎的挪动声。我回头一看,次奥,刚才被我们搬走的木矮几又慢慢挪了回来。

    “师父,这玩意在动啊。”我拽着吴聃道。

    吴聃说道:“废话,我看到了。敢这儿的鬼不乐意咱们进门。”

    赵振海一看,火速摆好香案,之后递给我和吴聃赵羽几叠冥钱,说道:“快拿去在屋里四角烧烧纸,洒一洒。咱们来了人家地盘,买路费还没给呢。”

    我和赵羽,阮灵溪按照他说的取了纸钱开始在屋里烧。就在我们忙活的过程里,我突然听到那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传来清脆而缓慢的高跟鞋声。似乎有人反复在楼道内走上、走下。

    我看了一眼赵羽,低声问道:“你听到没有?有脚步声。”

    赵羽说道:“废话,听到了。别理他,咱们专心烧纸。”

    我刚要继续跟赵羽说话,赵振海却将他扯了过去,让他在旁帮忙搭把手,赵振海正在地上画符。我见那符咒跟图腾一样曲曲绕绕很难辨认,也便不再去看,再听那高跟鞋的声音,却已经消失不见了。此时,吴聃正端详着四周,小幂和那死尸正站着他边。我旁边是阮灵溪,一直在跟我烧纸。不知为何,我觉得时光好像突然慢了下来。慢到我甚至能看到他们每一个动作的细节,每一个眼神的变化。

    我突然觉得这况不对。仔细去看,果然的,周围的布置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而一瞬间,周围好像暗了下来,台灯亮了,周遭的东西恢复了原样,关键是,吴聃他们不见了,只有我跟阮灵溪两个人在。

    我戳了阮灵溪一下,说道:“恶女,你有没有发现周围变了?”

    阮灵溪抬起头来看了看,愕然道:“对啊,其他人呢?为什么只有我们俩了??”

    期:2013-09-13 01:04:00

    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楼上传来一阵低沉的女声在喊阮灵溪的名字:“灵溪,灵溪?”

    我一听,我去,这里的鬼玩儿的不错啊,还知道阮灵溪的名字。

    我对阮灵溪笑道:“哎呦不错哦,这里的鬼还认识你。”说这话的同时,我将战神握在手中,准备随时对付出现的鬼魂。

    正在这个时候,我发现恶女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竟然从我边慢慢站起来,眼神呆滞,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像那声音飘来的地方迈起了步子。

    我赶紧拽住她,喝道:“喂,恶女,你干吗去?!”

    “有人在喊我,你听到了吗?”阮灵溪的声音虚无缥缈,目光茫然地看着那楼梯。我有点发憷,心想这货难道是被迷了心窍?!

    我使劲拉住她,喝道:“恶女!你醒醒!”我边在她耳边喊边晃她的子,却毫无效果,阮灵溪依旧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

    而这时候,我又听到那阵清晰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了出来,由远及近,最后,我瞧见一双穿着红高跟鞋的腿出现在楼梯口。我顺着那双红高跟鞋看上去,看到了一袭艳红色的旗袍,一双白晃晃的大腿,然后,半张女人的脸从那楼梯转角露了出来。血红的唇,弯着诡异的笑容的脸,慢慢地浮现出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我见那女鬼还妖艳,如果不是我有一双幽冥眼,在这青天白看到这样一个女人,我几乎会认为这就是个真真正正的女人,而非女鬼。

    喊阮灵溪名字的,正是这女鬼。此时,她正伸出涂了鲜红蔻丹的手,对着阮灵溪媚眼如丝,微笑着招手:“灵溪,来,过来,到我这里。我带你去看漂亮的东西。”

    我见阮灵溪迈步向前,便死死抓住她,喝道:“恶女,你不能去!”说着,我对着那女鬼开了一枪。一枪过后,空中爆出一团火光来,但是那女鬼却不见了踪迹。

    我不知是否在慌忙下命中目标,但是,阮灵溪依然茫然呆滞的神色却让我心中一凛:看来刚才那一枪根本没打死那女鬼!

    我心中一慌,知道这东西有点道行,不由地睁大眼睛,想看看这货躲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边一股黑气袭来,不由拽着阮灵溪一躲。但这股黑气瞬间又变成了那红衣女人的模样,依旧满脸堆笑地看着阮灵溪,说道: “好妹妹,你知道姐姐有什么好吗?姐姐喜欢漂亮的东西。来,跟姐姐走,姐姐给你看好东西。”

    说着,这女人竟然上前来拉阮灵溪的胳膊,我对着她又想开枪,却没想到边一直安安静静的阮灵溪突然暴怒,对着我就是一脚,随即一拳,正中我心窝。

    我没想到这货能攻击我,躲开了她的脚,却没躲开她的拳头,这一拳下去,我顿时觉得心口一阵发疼,咚咚向后退了两步。而这时候,那女人已经拉着阮灵溪向那楼梯上走去。

    我强忍疼痛追了过去,却见那女鬼速度也快,拉着阮灵溪到了二楼,消失在一扇房门后。

    我即刻追过去,却见那房门关上了。我后退一步,上前飞起几脚,将那木头房门踹了下来。

    门里似乎是一间小姐的闺房,而那女鬼正拉着阮灵溪走到一个大衣橱前。我眼睁睁见那女鬼打开其中一个大柜,对阮灵溪笑道:“好妹妹,看这就是我多年的收藏啊!漂亮吗?”

    我仔细盯着那柜子里的东西一看,顿时差点儿吐出来。原来,那衣服柜子里挂着一个个风干的女人头颅。而且看那头颅的干瘪样子,很有些年数了。

    “看来我的收藏又要有新的了!”红衣女鬼诡异的笑看着阮灵溪,突然举起手中的一把菜刀。我头皮一麻,对准那女鬼又是一枪。没想到这次这货聪明了,将阮灵溪拽到跟前,咯咯笑道:“想杀我么?先杀了她吧,留下她漂亮的头颅就行。”

    我次奥,挑战我啊!我将战神一放,心想我就不信请神还灭不了你丫的!

    想到这里,我正要念请神咒,便听到边传来吴聃的一声断喝:“二货徒弟,闪开!”

    我闻言忙向旁边一闪,却见一道金光擦着我的头皮向那红衣女鬼飞了过去。那女鬼大惊失色,惊叫一声,放开阮灵溪就想逃。但那金光却贴到她的脸上,像膏药一样挥之不去。

    没多会儿,那女人的脸变得跟衣柜子里风干的女人头颅一样,皱皱巴巴十分可怖。我见那道金光似乎是一道符咒,而这符咒震慑住了那女人。我见机不可失,顿时举起战神,冲着那女人就是一枪。这一枪爆头,空中炸开火光,将那女鬼烧了个精光。我长出一口气,再看阮灵溪,却是仿佛从迷茫状态中恢复了过来,愣愣地问道:“二货,发生什么事了?”

    期:2013-09-13 01:05:00

    我一指那衣柜里的头颅,说道:“你差点儿成了标本。”

    阮灵溪转头一看,嗷地一嗓子跳了起来,撞到我的怀里来。

    第一百三十五章 拘鬼换(下)

    “这是什么东西啊?”阮灵溪皱眉道。

    “也没什么,就人头呗。”我见她主动投怀送抱,干脆将她抱在怀里,笑道:“不过你差点儿也被挂这儿了,你得谢谢我,是我救了你,以相许吧。”

    阮灵溪顿时推开我,骂道:“靠,什么时候了还说废话。其他人呢?”

    我说道:“大概在楼下。”

    阮灵溪说道:“咱们赶紧下去吧,这地方森恐怖的。”

    我点了点头,拉着她向门外走。这个时候,突然一阵风从那没了玻璃的窗户吹了进来,而那阵风中竟然带进不少纷飞的纸灰。

    我隐隐感觉事不对劲,赶紧将阮灵溪拉到一旁,躲过那阵子纸灰,见那些纸灰纷纷扬扬地落到地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