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赵羽面面相觑,没想到在这地方能看到棺材。即使这是条废弃的地下水道,这在下水道里放棺材,也真太尼玛特立独行了。

    我跟赵羽上前去看那棺材,瞧着光是棺材的材质就是上好的棺木,而且看上去年数不少了。棺材也不是钉死的,而是盖子留着一道缝。我上前听了听,棺材里毫无动静。

    我跟赵羽合力将第一个棺材的盖子使劲推开,与此同时,我俩迅速躲到一旁,生怕里面跳出个僵尸来。但等了半天也没啥动静,于是我跟赵羽上前,用手电筒向里一照。

    一片昏暗中,冷不丁浮现出一张惨白的人脸。虽然我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但是这玩意一出现,我还是给吓了一跳。

    只见棺材里躺着的人穿着清朝的寿衣,戴着顶戴花翎。这人两眼翻白,双手抓挠在脖子上,脖子上有几道抓痕。

    我觉得这人的样子有点面熟,仔细一想,我去,这不就是那什么市长秘书吗??死了??关键是为啥要穿着清朝的寿衣??

    顿时,我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你妹,这货死了,其他两副棺材里会不会是其他两个人,而这俩人也死了?

    我跟赵羽赶紧将其他两个棺材打开。其他两个棺材里的人果然是军区司令和警察局长。不过他俩比那秘书幸运。我探摸了摸那俩人的气息,都还活着,只是气息有点弱,好像是休克了。我跟赵羽赶紧跑到地下水道入口处,喊几个人过来帮忙,将那三个人都抬了出去。

    我皱了皱眉,问赵羽道:“你闻到一股香味没有?好像有点熟悉的气味。难道他们还在棺材里放防腐香料?”

    赵羽说道:“不对,这气味很像是我们在申灿家里闻过的,黑色曼陀罗花的香味。”

    我提鼻子嗅了嗅,顿觉一阵头晕,赶紧捂住鼻子说道:“我次奥,还真是这气味。这香味怎么会在棺材里?”

    赵羽说道:“为了麻醉人。这三个人是被这气味麻醉的,然后三个人被丢在这棺材里。所幸这仨棺材都没钉死,估计是抬来棺材的人怕钉棺材盖的声音吵到地上房间里的人,所以根本没钉死棺材。而棺材盖子开着缝儿,八成是里面的人给顶开的。但是那位秘书中毒深,没什么力气挪开盖子,于是窒息死亡。”

    “可是为什么有人这么费劲地杀人,而且让他们穿上清朝的衣服?”我问道。

    赵羽说道:“也许这根本就是个迷惑邪术,让这三人的份跟清朝的某三个死人对调,之后——”说到这里,赵羽的脸色突然变了:“糟了!”

    期:2013-09-07 01:11:00

    说着,赶紧拉着我冲出这地下水道。我见他脸色骤变十分可怖,便问道:“我说你着急啥啊,人不都找到了么?”

    赵羽没理我,等出了地下水道之后,立即给局长打了个电话:“局长,要找的三个人已经找到了。不过正安排急救。”

    “急救?找人?”电话那端,局长顿了顿说道:“哎赵羽啊,我刚给你打电话怎么就打不通呢。你们不用找人了,让你们找的那三个人已经回去了。我本来想打电话通知你,结果电话这不也没接通。”

    “回去了?不对啊,我找到他们三个了,现在正送医院急救。”赵羽说道:“不然您跟我们去医院看看?”

    局长愕然道:“我说你们是不是找错了?京城方面明明通知了我们,说人都回去了,我看是你们找错了。”

    赵羽挂了电话,对我说道:“坏了,我的猜测应验了。”

    “啥玩意?”我疑惑地问道。

    “有人,或者说有东西替代了这三个人。”赵羽说道:“现在那三个冒牌的东西在别人的职位上,不知道要搞什么动作。我们必须得揭穿他们。”

    “揭穿?我去,你有多少把握?”我问道。

    赵羽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猜测是这样的。”

    说着,外面救护车已经到了。我俩赶紧跟着车一起送这仨人上车,去往医院。我心想这一路上不会有人刺杀什么的吧?我跟赵羽俩能搞定么?

    赵羽大概也考虑到这个问题。正主被找到了,冒牌货不知在搞什么名堂,会不会为了掩饰份将正主给杀了?不过我俩的担心看来是没必要的。这一路倒是平安,我跟赵羽一起将那或者的俩人送到医院,看着他们进了急救病房。不过由于这俩人的清朝寿衣还没换下来,医院的医生还以为我俩送了俩古装剧演员过来。

    我跟赵羽在急救病房门外等了半晌。当然,其中一个已经死透了,现在被推去了太平间。在等待的空档,我跟赵羽也没闲着,询问那跟着我们过来帮忙的俱乐部的老板,问那三具棺材哪儿来的。老板说根本不知道那地下水道里还有三具棺材。

    我俩于是让警局的同事调查了下这家俱乐部的老板。没有前科,是个合法创业者。

    这一时也让我俩没了头绪。没多会儿,警局的同事也到了。我见时间不早了,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于是将这里交给其他人处理,并将这件事告诉局长,让他来确认份,之后才跟着赵羽去罗马花园门口,跟阮灵溪汇合。

    赶到罗马花园门口时候还不到七点,等了半天,阮灵溪到了。我一看,我了个去,这货还扛着不知哪儿借来的单反相机。

    “次奥,你这是从哪儿搞来的相机?”我问道。

    “段清水的。”阮灵溪兴致高昂:“一会儿拍几张唐真的照片。”

    我翻了翻白眼。到了七点之后,我们仨即刻往唐真住的三号楼而去。唐真住在七楼,我们坐电梯上去之后,很快便到了唐真住的房门外。

    按下门铃后,阮灵溪很是激动。很快地,那防盗门一开,唐真赫然出现在门后。

    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唐真,没有电视上的浓妆艳抹,现实中唐真倒是清纯可人许多。

    “唐小姐!”阮灵溪激动道。

    唐真打量着我们:“你们应该是警察局的吧?”

    我将阮灵溪挡到后去,呵呵笑道:“是,你忽略她就行,这就是一打酱油的。唐真小姐,我们是前几天跟你联系的警察,想问问申灿的事。”

    “哦,请进吧。”唐真淡然说道,没正眼看我们。

    我们跟着进了门,见唐真家里布置也有一个偌大的阳台,但是这姑娘家里阳光多了,没什么古怪的设置。客厅墙上挂满了她的个人写真,看来是个自恋的家伙。

    阮灵溪趁着唐真坐下的时候拍了几张照片。我本以为明星们会比较介意有人偷拍他们,不过唐真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这个,而是眼神游离,不知在想什么。

    赵羽直接问道:“唐小姐,申灿的事?”

    唐真立即将一包东西递给我们:“里面有你们要的资料,你们看看吧。”

    我赶紧接过来,见那是一个信封。打开一看,卧槽,竟然是一堆照片。而且都是申灿跟某个男人的合照。不过照片上的申灿并不像是舞台上那样珠光宝气,而是穿着很正常的居家服,如果不是因为之前为了断案看了不少她的照片,我还真瞧不出来这是申灿。

    申灿旁边的男人只有个背影,或者是侧脸,也没看出什么,看不出是谁。当然,可能是因为我对政治并不咋关注,也不熟悉那些政坛的风云人物,所以就算是看了正脸也未必立即说出是谁。

    赵羽显然也不认识,于是问唐真这照片哪儿来的。唐真指了指阳台茶几上的单反相机,说道:“就是用那相机拍的,前几天我拍戏受伤,在家里休息,无聊的时候对着小区的景色拍了几张,然后就无意间拍到了这个。”

    “哦,是么?”赵羽下意识地问道,随即看了看那阳台上的相机。

    “其他的你还有知道的况么?”我问唐真道。

    唐真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我跟申灿根本没说过话,她住在这儿有一段时间了,而我刚来,房子也是租的,只是为了拍戏方便。”

    赵羽将那些照片收起来,对我和阮灵溪说道:“行了,既然我们拿到了照片,就走吧,不要打扰唐小姐休息。”

    我心想从我们进门到现在才十分钟,赵羽也不怎么问就直接走人,这倒是奇怪。

    阮灵溪趁着这机会去跟唐真要签名。唐真假意笑了笑,这才拿出笔来,在阮灵溪递过去的海报上随意画了几笔。阮灵溪盯着那字,脸色顿时变了变,随即看了唐真一眼,便收起海报,对赵羽使了使眼色。

    赵羽笑了笑,我看着他俩,心想你们俩干嘛眉来眼去的你妹,还在我眼前这样,搞什么啊?!我刚要问,阮灵溪则笑道:“你们先等等,对了唐小姐,我也很喜欢摄影,对单反也有研究,我看你也有相机,是什么牌子的?”

    说着,她走向阳台,在那茶几边停了下来。这时候,我注意到她右手里突然凝出几根冰针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