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8-27 00:01:00

    引爆符瞬间爆炸,我顿觉眼前一阵火光闪过,随即轰然一声,黑烟伴随巨响,在我眼前蔓延开来。

    我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魂魄飘飘游走许久。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边竟然还有段云遥。我吃了一惊,问道:“你也死了?”

    段云遥瞥了我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大叔,这不是死,而是离魂。那针对灵魂的引爆符当然会给我们的魂魄造成一定影响。咱们俩现在就是在离魂的状态。”

    我诧异地看着周围,感觉这况好像不太对劲。四下雪山连绵,高耸入云,云蒸霞蔚、似乎有一股奇异的云雾穿梭群山之间时隐时现;此时碧空如水,群峰晶莹耀眼;云带束腰,云中雪峰皎洁,云下岗峦碧翠。这仿佛是雨雪新晴的时候,雪格外的白,松格外的绿,掩映生态,相映成趣。

    “我靠,这况的意思是,咱们这是飘到了雪山?不能吧,据吴聃说,生魂距离**肯定不会太远。可这天津附近都特么没这么大的一片雪山,这哪儿啊?”我疑惑地问道。

    “玉龙雪山,这不是真实的雪山地界,而是在我的意识里。”段云遥说道:“这就好比一个人在昏迷或者昏睡的时候,意识却是活动的。就像做梦一样,梦里都是熟悉的场景。你可以理解为,你现在在我的梦境里。”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于是问道:“对了,你是怎么看到我的?难道你也有阳眼?”

    段云遥说道:“没啊,就是在那把刀刀光闪过之后,我偶然瞥见刀刃上映出你的影子。”

    我顿觉恍然,心中吃惊这小子反应够快啊。可是,现在我俩上不着天下不着地,飘飘的样子着实让我有点没底气。这不会是真的被炸死了吧?

    我正要问段云遥,对此有没有什么想法,咱们总不能一直飘在你的意识里吧,得想个法子回去啊。

    就在这时候,我却突然感觉后一股力量将我拉了过去。与此同时,眼前呼啦啦一片耀目光芒闪过,我似乎撞进某个东西里。

    期:2013-08-27 00:02:00

    恍惚间,我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体里,而“我”正倒在烧烤城那个大厅与厨房相连的走廊里。在意识与**相融合的瞬间,我感觉头脑有一阵的眩晕。在再次晕过去的瞬间,我瞧见有一个人从我边鬼鬼祟祟地溜了过去。那一眼虽然没看清这人到底是谁,但是却让我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随即,我便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屋里的上,阮灵溪正抱着小幂坐在我的边。我顿时清醒,一个咕噜翻起来,问道:“这是哪儿呢?”

    阮灵溪顿时松了口气,说道:“你可算醒了。我以为你被引爆符给炸了个魂飞魄散了呢。”

    我愕然道:“等下,好像你这意思是,结束战斗了??那鬼蛊被消灭了?”

    阮灵溪摇头叹道:“鬼蛊没有消灭,被某个人收走了。不过引爆符确实给他来了个重创。吴叔去追那个控制鬼蛊的人,到现在还没回来呢。鬼蛊被收走后,大厅里就结束战斗了,现在警察在外面整理现场呢。”

    我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躺在烧烤城临时搭建给伤员的休息室里。我正想起来看看,却觉得头重脚轻,站都站不稳。

    小幂此时说道:“你还是等等吧,能自己回魂就很不错了,得等一阵子才能彻底恢复正常”

    我回想起刚才跟段云遥的“奇遇”,知道如果不是这年拽着我,现在我的魂魄还不知飞哪儿去了呢。

    没想到这娃还机智。

    正想着,门突然一开,就见吴聃走了进来,一泥水。他见我醒来,吃了一惊,说道:“小BK的命大啊,挨了那么一下竟然没事人一样。”

    我冷哼道:“师父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啊,你看那鬼蛊也还是没被消灭啊。”

    吴聃叹了口气,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扭了扭衣角的水渍,说道:“我追着那养鬼的人,想看看他到底是谁。结果这货躲进报大厦,我他妈想进去,却被保安给挡回来了,死活不让,非说我是恐怖分子,要进报大厦搞破坏。等我跟BK的废话完毕进去大门了,养鬼那货却不见了。这BK的一定是从报大厦溜走了。”

    阮灵溪说道:“但是那鬼蛊竟然是杨问的模样!谁会收走他的魂魄呢?”

    这个问题一出口,我突然心中一动。是了,杨问死在巫山,那收走他魂魄的,肯定是去过巫山的人。想到这里,我联想到刚才回魂之际见到的人影。那人影有点熟悉,不高的个子,穿着一白色棉麻的休闲服,中年男人,样子不算丑……

    我思量半晌,再联系到巫山出现过的人,不由一惊。刚才逃走的那货,好像是什么崆峒修道门派秋叶大师的弟子,林思行,曾经丫的还跟杨问合谋去攻巫山,声东击西呢!

    难道养鬼的是他??我将我的推测和猜想跟吴聃一说,他皱眉道:“你说的也许有点道理。虽然我不认识什么林思行,但是养鬼蛊这玩意是需要有深厚道**底的。如果说是某个修道门派的资深高手,那么也是很可能的。”

    正聊着,门被人一推,我见赵羽带着赵振海走了进来。我打眼一看赵振海,次奥,那小脸白的,贼吓人。

    我问道:“赵振海,你没事吧?”幸亏赵羽想得周到,将拆弹专家也给带来了,否则不止赵振海,连同我们几个也要被炸飞了。

    赵振海哆嗦着说道:“没,没事。”

    赵羽打量了我几眼,说道:“看来你没事。”我同样端详了他一下,好么,整个胳膊都给包扎上了,于是问道:“你骨折了?”

    赵羽云淡风轻地说道:“没事,骨折外加中了点毒。”

    期:2013-08-27 00:02:00

    吴聃啧啧说道:“小赵刚才可是玄乎,晚一点就被鬼蛊的毒雾给吞了。”

    我刚要泪眼汪汪地对赵羽表示下出于兄弟谊的慰问,赵羽却转脸去问赵振海:“我一直没有机会问你,怎么会被绑了炸弹?”

    赵振海苦笑道:“警官,我纯粹是躺着也中枪。我就帮一个人寻他老婆是生是死,这人他老婆失踪有一年了。结果,无意间就听来说,报社大厦有人在养鬼蛊。他老婆是死了,一年前车祸意外,但是死在荒郊野外,没人报案的空档,尸体被抬到报社大厦地下去了。我一听这消息很震惊,于是打听这养鬼蛊的人想干嘛。结果发现他竟然想杀了我们老板。我思量半晌,还是决定赶紧告诉老板去,于是那天就发生了车爆炸事件。宋警官把我送医院之后,其实我是有些意识的,但是后来怕再有人杀我灭口,就想逃走躲起来。后来就被人莫名其妙绑架了,然后被绑了炸弹,说要我进烧烤城。”

    “那你知道绑架你的人是谁么?”我赶紧追问道。

    赵振海摇头道:“不知道,他们都蒙着脸,而且这件事好像是冲着我们老板来的,你们问他也许会事半功倍,我是完全躺枪啊我。”

    赵羽说道:“外面一团乱,有同事正跟冯四海了解况。我听了几句,他好像也不知道谁要杀他。外面太乱,到处是死尸,还有那些政要高官,咱们还是先别去搀和的好。”

    我沉吟半晌,猜测道:“你们说,杀冯四海的会不会是报社长?你看,他那大厦底下养鬼,自己肯定知道吧。冯四海非在这儿建个烧烤城,存心跟他对着干啊。”

    赵羽摇头道:“不可能。养鬼的不是他。他觉得他只是跟那养鬼蛊的人做了交易。而且我跟冯四海聊过几句,他说那天社长找他是想请他找高人帮忙,因为那社长也开始怕了,怕出什么事自己也赔上命。”

    我皱眉道:“那这养鬼蛊的人图什么呢?他想养了对付谁啊?”

    赵羽想了想,说道:“冯四海在天津的势力盘根错节,其实我们大家都心中有数。他混到现在这个位置,跟政界和商界的绝大部分重要人物都有交。从他六十大寿来看,来的人都可以代表整个天津政坛商界了。我觉得鬼蛊也许是要对付冯四海,进而改变天津的‘势力板块’。可仔细想想,这又好像不是最终的目的。”

    我叹道:“得了,想这么多我脑袋都疼。”

    吴聃一直双手环做沉思状,此时却突然说道:“你们说,天津距离哪儿最近?”

    我说道:“廊坊呗,怎么呢?”

    吴聃骂道:“我靠,你这脑子怎么跟进了浆糊一样?小赵,你说呢?”

    赵羽说道:“难道吴叔想说的,是北京?”

    吴聃点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听了这话,吃惊道:“次奥,帝都!难道有人是想要……??他们好大的胆子!”

    吴聃叹道:“这世上呢,总是有些不走正道的天才,无聊时候拿着世界开玩笑。但是,”说着,他看着我,带着惋惜而悲伤的眼神,说道:“还得劳累我们去跟变态天才抗衡。可惜,我们队友里总是有那么一个战斗力不足五的渣。”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