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8-27 00:03:00

    我冷哼道:“师父是说我么?”

    吴聃说道:“不说你说谁?看来咱们这次面临是一桩大谋。虽然被我们进行了初步的打击,跟邪恶势力做了一次惨烈的交锋,但是,最终并未消灭恶势力。咱们还得跟邪恶势力斗争到底。”

    我们聊天的功夫,我休息得也差不多了。起到大厅一看,警察将现场收拾得差不多了。瞧着那一片混乱,我兀自琢磨着几个问题:第一,神秘帮手到底是谁?貌似他并未现,也查不到他的份;第二,现在差不多可以确定养鬼蛊的是崆峒山修道门派秋叶大师的弟子林思行。据吴聃说,秋叶大师不是那种险卑鄙的小人,所以他也许并未参与其中去养什么鬼蛊。此时,赵羽和吴聃,恶女突然走出门来。赵羽对我说道:“在这儿猜也没用,咱们一定要去见见报社的社长。以警察份前去让他对对面烧烤城发生的命案进行协助调查,我想他总不至于拒绝见警察。自己家对门出了这么大的事,让他协助调查的话,他总不好躲着不见警察。”

    我一想倒也是,于是跟着赵羽和吴聃去报社。恶女表示要去帮神仙姐姐收拾残局,于是也便没跟去。

    现在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俩小时,我想这位社长应该还在办公室办公。门卫一见我们,本想阻拦,但赵羽一脸严肃地掏出警员证,那门卫顿时怂了,立即给我们放行,并说社长一般都在十一楼办公。

    我估计这孙子怕十三楼上的鬼,所以才不敢去往十三楼以上。而这地下四层又有尸体,他也不敢呆的地方楼层太低。我们到了十一楼,循着门牌便找去了社长办公室。

    但是,刚走到那办公室门外的时候,我便瞧见那门缝里透出丝丝的死气。我心中一凉,心想坏了。于是也不等吴聃他们敲门,便上前撞开门冲了进去。

    冲进门之后,我见社长办公室的窗户大开着。雨后的大风将窗帘刮得猎猎作响。社长正趴在办公桌上,一动不动。我跟赵羽互相递了个眼色,走上前去将那社长扶正,靠回椅背去。只见那社长额头上一个血窟窿,看来是被人一枪爆头。全僵硬,看来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杀人灭口。”赵羽叹道。

    期:2013-08-27 00:03:00

    “这是什么?”吴聃指着那办公桌上放的一张纸。那纸刚才被社长压在下,现在将他扶起之后,那纸便出现在我们眼前。

    我凑过去一看,是一份打印的辞职申请。看来社长想跑路了。吴聃说道:“看来一直跟那养鬼人合作的社长不想继续干了。咱们搜搜看他这儿的东西,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证据之类表明养鬼人份的。”

    我一听这话有道理,赶紧跟赵羽在社长办公室开始搜寻。没多会儿,赵羽喊我们道:“我找到了!”

    我一喜,凑过去一看,见赵羽从社长办公桌的抽屉里找到一叠有些褶皱的纸张,上面的字竟然都是手写的,也许是社长的笔迹。

    我浏览了下那内容,似乎是一封认罪书,说明这十年来他跟养鬼人的勾当和交易。社长说手写是为了证明真的是自己写下的东西,并非其他人编造出来的。

    这位社长声称,十年前他还是编辑部主任,是当时市长的表亲。当时,就有一个人找到他说,想在地下四层偷偷建造一个仓库用,然后塞给他一笔巨款,并许诺说五年后保证让他做报社的社长。

    当年这位社长还算年轻,正想着出人头地,就答应了这人,跟他进行交易。十年前报社大厦正在修建,于是这位社长便让那人的手下混入建筑工队开始施工。但是,那施工基本上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白天跟着建筑工程队建楼,晚上就开始挖地下四层。但在这期间, 这几个人的谋却被当时建筑工队一个女工发现了,于是,几个人干脆将这女工给丢进搅拌机里,将她的尸体跟水泥混在一起,然后,对外声称是这个女人失足落到搅拌机里了。

    原本这件事确实是瞒住了其他人。但是,在报大厦竣工后,楼里不断有女鬼作祟,这便让这位社长起了疑心。去问那跟他做交易的人,这人才告诉他,是他手下人杀人灭口。但是这件事大家都脱不了干系,所以必须继续合作。

    后来发生的事我们便多半知道了。闹鬼越来越凶,当时的社长这才不得不辗转找到吴聃,让他镇鬼。于是有了后来的烧烤城和两个石头狮子。但是,这三样东西一出现,立即挡住了进入大厦的煞气和压住了地下蛊墓的大部分的鬼气,那养鬼人让这位社长想办法将石头狮子挪走。无奈前任社长十分坚持,他也无计可施。后来,在某些暗箱作下,前任社长不得不辞职,然后这位被扶正,也就赶紧挪走了石头狮子。可惜烧烤城是动不了的,那玩意依然镇住不少煞气。

    因此,后来的花篮和那建筑,都是为了吸引鬼魂的,也算是勉强做了些“补偿”。可是这十年来鬼蛊成长速度有点慢,这让养鬼人着急,便想着拆掉烧烤城。于是计划对冯四海的暗杀。

    期:2013-08-27 00:04:00

    这位社长洋洋洒洒写了许多,写到这里算是全篇的结束了。同时也提了提那个坠楼而死的警察,说是这警察是安徽人,跟那死掉的女工是同乡。那女工的母亲怀疑女儿死因可疑,到处告状,却都被人挡了回来。

    这位见义勇为一腔血的年轻警察听说后,就对这案子上了心,还去了报社大厦十三楼,结果不知怎么竟然掉了下去,摔死了。社长怀疑也是那养鬼人做的。这封认罪书里提到过一次养鬼人的名字,叫做林枫。我琢磨着林枫就是林思行,这是他的化名。干这种勾当总不能真名实姓,否则被师门知道了,也是要被赶出师门并遭同道唾弃追杀的。

    吴聃叹道:“得,现在先把那地下四层的尸体取出来吧。放那么多尸体在楼里,这楼就算没用鬼蛊,也不会太宁静。”

    赵羽这才给市局打了电话,让局里的同事们来处理社长死亡现场,然后便带着我和吴聃进了电梯,先下到地下三层去。

    这个地下四层之所以没被人发现,一则是因为电梯根本没这个按键,二则是因为白天阳气盛,鬼蛊也处于沉睡中并不怎么闹腾,所以没被人听到动静。而大厦闹鬼传闻那么凶,到了下班时间,多半人都纷纷回家去了,也根本没机会去察觉地下四层的玄机。

    我们仨去了地下三层,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地下四层的通道口。沿着阶梯下去一看,果然里面摆着好几只特大冰柜,层层叠叠堆着许多尸体。此时,赵羽的同事们也到了报社大厦,于是他干脆喊了几个人来,让人想办法将冰柜尸体运出去。

    期:2013-08-27 00:04:00

    没多会儿,大家七手八脚齐心协力地七八个人一起将那些大冰柜挨个向外抬。我站在地下四层里就琢磨着,要是楼外有围观群众,他们看不到冰柜里的东西,只看到冰柜,指不定还觉得报社兼职做冰糕呢。

    等最后一只冰柜也被搬走的时候,地下四层瞬间只剩下我和赵羽,吴聃三人。吴聃让赵羽在出口候着,暂时别让人进,自己则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铁盒打开。我见那铁盒里放着颜色有点怪异的红色粉末,像是朱砂又不是。此时,吴聃以右手食指和中指沾了那些粉末,在地下四层的四个墙角各画出一道符咒。在那符咒画完后,我见那四个墙角顿时金光大作,之后,便恢复了正常。据吴聃说,这叫驱邪。

    忙活完这个后,他又在那地下室正中画出一道奇怪的图案,然后冲我笑道:“徒弟你来。”

    我走上前去问道:“干嘛啊师父?”

    吴聃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抓起我的左手,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小刀。在他险的笑容里,我突然觉得头皮一麻心道不好,这景怎么那么熟悉?

    这时候,只觉得一阵疼痛从手指上传来,吴聃给我手上划了一道,血顿时滴到地上那图案中去。这时,我才恍然惊觉尼玛的,这不是他见了我之后,让我跟小幂歃血为盟所用的招数么?可这次跟谁结盟?不会是鬼吧我靠。

    我忍着疼问道:“师父,你这干嘛呢?让我跟鬼结盟啊?”

    吴聃笑道:“二货徒弟,这叫为你集功德,福报。这里的尸体怎么也得上百具。这符咒代表超度,用你的血呢,说明解救这些人的人是你。你愿意用生命来维持世间平衡,维持阳秩序。未来我想很多鬼都会认识你,你就是一鬼界的活雷锋。师父我就深藏功与名了,让给你。”

    我听了这话,总觉得又被吴聃算计了,尼玛。忙完这些,我跟吴聃、赵羽从地下四层钻出来,见烧烤城一切也恢复了正常,围观群众也渐渐散去,这才觉得全酸痛,跟着赵羽回去休息。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