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8-22 01:25:00

    我不由自主地将手放上去,抹了把那石狮子的血色眼泪。触手一片凉,森冷的感觉如一柄匕首,直刺入我的心窝。

    我打了个冷战,不由地呆住。这时候,突然听到耳边有人喊:“宋炎,宋炎!”

    “什么?”我这才回过神儿来。回过神儿之后,发现周围一切如常,天色明媚,赵羽不解地在我边看着我,而我竟然在摸石头狮子。

    “啊,这个,我刚才好像看到狮子流血了。”我解释道。

    “是么?”赵羽凑上来看了半晌,一切如旧。

    我俩正琢磨着,有人喝道:“哎哎,你俩干嘛的?!”

    我回头一看,见一保安模样的人冲我们走了过来。赵羽赶紧迎上去,说道:“我是邢非的同学,就是邢主任,是他让我们来的。”

    保安疑惑地打量了我俩几眼:“真的?你们等等。”

    说着,他回了保安室,翻出一本电话簿来,找到赵羽说的那个人的办公室号码,打了过去。问明白况后,才给我俩放行。

    走进大厦门口的时候,我再次回头,却见那俩石头狮子不见了。艾玛,不见了!

    我拽了下赵羽,说道:“刚才咱们看到的难道不是石头狮子吗?是我眼花了??”

    赵羽闻言回头一看,果然石头狮子没了,不由也愣住:“奇怪,我也明明看到了。”

    我俩正说着,进了大门,见赵羽的同学迎了上来:“哎呀赵羽,很久不见啊”

    赵羽笑道:“邢非,从高中之后就没见你。”

    我打量了一下这位邢主任,很年轻,西装革履,微胖,笑得一团和气。

    “我啊,唉,在这儿混子呗。倒是你,好像是当上了刑警队长,很霸气!”邢非笑道。

    赵羽说道:“霸气什么,哪儿像你在这儿悠闲呢。”

    邢非听了这话,尴尬地笑了笑:“我这不是没什么出息么,只能在这地方混子。不然谁想来这地方,一团鬼气。”说着,他看了看我,笑道:“这位是?”

    赵羽说道:“我同行,也是朋友。”

    我跟这位邢非客气过之后,问道:“我说邢主任,你们大厦门前有过两个石头狮子么?”

    邢非说道:“有啊,以前有过,但是后来给移走了。据说晚上狮子会动,把看大门的大爷给吓心脏病了,于是又换成了两个花瓶,现在换成了大罩子。”

    我回头一看, 果然的,门前我们见过的石头狮子变成了弧形的罩子,不知是什么意思,也不知啥材料制成的。

    可刚才那石头狮子,难道是想提示我们什么?

    此时,邢非说道:“你看,你们站这干嘛,去我办公室说话吧,就在十楼。”

    期:2013-08-22 01:28:00

    于是我们跟着他上了电梯,到了十楼。出门后,见这楼道很宽阔,里面还布置了藤椅和盆栽。落地窗前,有个人正坐在那儿打电话。打完电话后,便匆忙离开了。

    邢非本想让我们去他办公室坐坐,但赵羽却摆手道:“我看这落地窗前的风景应该不错,我们坐这里聊会儿吧。”

    邢非看了看这窗户边儿,觉得也不错,就点头同意了。

    我凑到落地窗前,向下一看,突然发现隔着一条街有一个小宾馆,而那宾馆门口正好放着一对儿石头狮子。

    我诧异地问道:“我说主任哥,那宾馆门口的石头狮子,原本是报社大厦门口那对儿么?”

    邢非叹道:“听说本来是放在报社门口的,但是,有人总看到那俩石头狮子哭,就觉得不吉利,而有人就说这是死去的冤魂显灵,后来两个石狮子被挪到了一条街之隔的长芦宾馆门口。就是后头那小宾馆。”

    我“哦”了一声,点了点头。邢非诧异地看着我们:“我说,你们警察怎么还查这些事儿?”赵羽笑道:“不是我们要查这些灵异事件,而是这大厦牵扯了一桩陈年旧案。对了老同学,你知道五年前,从你们这十三楼跳下去的警察么?”

    邢非愣了愣,说道:“这我倒是听说过。可是听说的各种版本。最广泛流传的是说,这十三楼上闹鬼,那警察是被鬼给推下去的。”

    邢非这货也是个八卦的主儿。也许是工作太清闲,他倒是很衷于了解这些八卦。见我们不停打听报社的消息,便添油加醋地讲起报社大厦的传说:“我刚来报大厦上班的时候吧,就住在尖山路上,也就是报大厦旁边的那条窄路。为了上班方便,我就在那租了一房子。但后来据说那是个五鬼路,报大厦挡住了鬼魂的去路,鬼魂出不去只能困在里面了,所以总闹鬼的。尖山路上一到晚上,也冷飕飕的吓人,后来我就不住了,搬走了。”说着,邢非起走到落地窗前,指着楼下给我看:“你看,那楼下有个喷水池对不?也是最近十年内修建的,据说是请了得道高人指点之后建造的,用来镇邪,但效果不大,为什么呢?因为这之后报大厦的四周开始建起了一面高达一米多的透明玻璃墙面,至于是干什么,我不清楚,也许是受风水先生指点。可我总觉得这俩建筑有点矛盾,好像就在对着干似的。”

    “说到风水,报大厦真是不吉利,你俩可以看看,它处在5条道的交口,这代表什么?轮回之地!死去的亡魂的轮回之地,报大厦的整体造型如同一个灵牌一样,正面耸立的三根旗杆如同三根香。后面印刷车间如同一个放倒的棺材!从空中俯瞰报大厦的印刷车间,大家能发现完全是一个五行八卦阵的造型!而这个造型也是后特意设计的。”邢非说道:“

    报大厦后来感觉这一切都不足以镇住气,于是后来就在门口盖了那个透明玻璃造的类似于金字塔造型的建筑物,正中间挂了一个花篮。这个花篮还是悬空的,四周还放满了植被,据说也是受了高人指点。近些年报大厦请了几个风水高人和得到高僧来这里驱鬼,后来据几位高人说这个十三楼有个女鬼,而女鬼已经成精了,也就是有造化了,成了厉鬼了,难以镇住,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把它的尸骨挖出来好生安葬。不知道最近修的地铁有没有把那女鬼的遗骸请出来,唉,我估计啊,报大厦那时才能真有安宁的子。”

    期:2013-08-22 01:29:00

    赵羽笑道:“根据你这么说的话,报大厦到底哪儿不安宁?具体说说?”

    邢非见赵羽不以为然,便呵呵笑道:“不然,你晚上留下来试试看?邪门的事儿多了去了!”

    赵羽笑道:“能留下么?我们倒是想留下看看。”

    邢非一听这话,正色道:“别了,万一你再出事,我可过意不去。”

    我笑道:“您放心吧主任,咱人民警察一正气,又带着煞气,轻易没有鬼敢来惹我们。”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