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有字。你们说这是什么东西?”我说道:“见过镜子变成妖精的么?”

    阮灵溪说道:“现在我可不想知道这镜子是什么东西,只是想去睡觉,累死了。”

    一路闲聊着,我们仨到了医院。阮灵溪受伤比较轻,但是赵羽就不一样了。医生见了他上插了不少玻璃片,不住问道:“我说你们几位受伤受得很奇怪啊。这上是什么,镜子碎片?被镜子砸中了?”

    一旁的护士插嘴道:“被镜子砸中了也不会这么严重吧,碎片会像刀一样插进体里吗?”

    我呵呵笑道:“可能是巧合吧。”

    医生和护士处理完阮灵溪和赵羽的伤口,便嘱咐要好好休息,伤口暂时不要沾水,就离开病房了。

    我叹道:“你们两位,今晚先在医院休息休息吧。”

    期:2013-08-19 00:17:00

    正说着,门外有人喊道:“小赵,徒弟媳妇,听说你们挂彩了??”

    我一听这声音,你妹,好像是吴聃。刚才跟他打过电话,说了说我们遇到的事,没想到他竟然立即赶了来。

    我一见吴聃进门,便将他拖到一旁,将包里的古镜递给吴聃,问道:“师父,这玩意你见过么?”

    吴聃将镜子接过去,看了半晌,说道:“这什么破镜子,好像照不到人?”

    我吃了一惊,抢过去一看,果然的,这镜子照不到人。刚才我只去注意那一行字了,并未注意过这镜子根本照不到人。

    “这什么东西啊,照妖镜么?”我问道。

    吴聃说道:“看这东西,像是古董。也许你查查天津市的古董店,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不过,这镜子从哪儿找到的?”

    我回想了下,只是阮灵溪告诉我说,她好像中了一只镜子,但是却不知镜子从哪儿来的。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最先应该是恶女发现的。”

    “那你们今天见了什么人没有?”吴聃问道。

    “见了不少啊,比如李恒,看过王仪,也瞧见过一个奇怪的女学生。”我说道。

    “奇怪的女学生,干嘛的?”吴聃问道。

    “说是一个死者的朋友,叫张淑妮。她告诉我们死者跟李恒教授的关系,我们才知道原来死掉的那个沈秀是李恒的人。”

    “这么巧?”吴聃皱眉道:“太巧合。明天查查张淑妮和那个镜子的来历,也许就能有点结果了。”

    说到这里,我见时间很晚了,便跟吴聃在医院睡下。第二天一早,赵羽和阮灵溪的精神好了很多。但是,赵羽的伤势不算轻,这一晚上休息得虽然精神恢复了不少,但看上去脸色依然不怎么样。

    “我说,你确定要去上班?”我问赵羽道:“看你的样子能行么?”

    赵羽笑道:“又不是致命伤,这算什么。”

    阮灵溪叹道:“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帮你去查案吧。我认为吴叔说的对,那镜子就是有问题。我跟二货去查镜子的来历,你跟吴叔继续去调查李恒怎么样?”

    赵羽沉默半晌,摇头道:“不对,这个镜子咱们之前根本没见过。那它是从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边的呢?”

    我想了想,说道:“昨晚呗,晚上在李恒家楼下。哦哦我明白了,难道你是想说李恒和他老婆有问题?”

    赵羽看着我,叹道:“我真为蚌埠市的破案率担忧。咱们虽然去过李恒家,但是并未接触李恒夫妻。昨天跟我们几个人呆在一起,扯得时间最长的,是谁?”

    期:2013-08-19 00:17:00

    我立即恍然大悟:“明白了,你是说那个奇怪的女学生,张淑妮?”

    赵羽点头道:“就是她,也只有她,昨天才有时间将一只奇怪的镜子塞进我们其中某一个人的包里。看来我们大意了,得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女学生。这样吧,你们去查古镜子的来历,我去查这个女学生的份。咱们晚上碰面,汇总一下调查到的资料信息。”

    吴聃说他比较熟悉天津的地形,要跟我和恶女去查古镜的来历。我正愁得挨个找地方,有个引导总是好。

    路上,吴聃说道:“你们说这镜子能够变出许多鬼影。我突然想起一种镜子,叫做‘照心镜’。这是一种经过降头师施过术的镜子,能够照出你们心底的一些隐忧,记忆,忘不掉的人,而这会让人迷失,严重的话,会让自己的灵魂也被囚在镜子里。”

    听了他的话,我想起那个冒牌阿九曾经拉着我向前走,不由出了一冷汗。

    我跟阮灵溪和吴聃找了几家古董店,都说没见过这种镜子。后来,吴聃建议我们去南开区的古文化街看看。

    于是我们仨去了南开区的古文化街。之前我从来没注意过这个什么古文化街,如今一看,这大街是整个的古风建筑,完全仿古,好像穿越剧拍摄地一般。我们三个从大街开头一家找开始找,问店老板是否见过这铜镜。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说见过这玩意。

    直到最后一家,也还是否认说见过这铜镜。

    “我说这玩意应该不是从这地方卖出去的吧。”我说道。

    “还有一家店没有去。”吴聃指了指拐角处一家古董店。但是这家店好像正在装修,根本没什么客人。

    我们三个走过去,却见不少搬运工正在搬走店里的古董。

    “怎么了,这家店不做了?”吴聃走过去,问那指挥搬运的人。

    那人回过头来,却是个十分年轻英俊的男人。这人有点讶异地看着我们,随即说道:“是啊,店关门了。经营不善啊。”

    “真的?”吴聃看了看那有些年头的店面匾额,说道:“不对吧,我怎么记得这家店二十年前就有了,而且还有点名头呢。”

    那男人呵呵笑道:“是有些年头,可是我经营不善,要转让了。”

    吴聃笑道:“看你们这店已经这么多年,你也有点眼光了吧。”说着,他取出那面小镜子来,举到男人面前:“那你给看看,这镜子是什么来头?哪个店里有卖过?”

    那男人点了点头,接过镜子看了看,却突然大惊失色,抬头问吴聃道:“这镜子怎么在你这里?”

    “怎么,看出镜子的来历了?”吴聃冷冷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问道:“这镜子是你的,害人的事儿也是你干出来的,对么?”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