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8-16 00:10:00

    “可是,那司机的死怎么解释,只是交通意外么?”我问道。

    赵振海说道:“这个我可不好说,反正如果是我的话,一个也是灭口,俩也是灭。只要是涉及这件事的,多半是不能留的了。”

    赵羽点头道:“虽然这条路是到达工厂最近的道路,但是经常出事,我想那工厂的老板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他真有心,那他应该提醒司机绕路。”

    我皱眉道:“不对啊,干嘛不等那药材运到工厂再处理这个司机?”

    赵羽说道:“反正车都到工厂门口了,还没付钱就弄死这卖药的,岂不是更划算?不过赵振海,你倒是提醒了我。车祸后,队长住院了,但是跟他同车的那个前局长的公子昏迷不醒,不知道会不会被人下杀手。”

    我催道:“那还愣着干嘛,去看看啊!”

    吴聃突然说道:“不着急,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林翌晨为什么将这头颅给放在自己家地窖里?这个,还真得问问林夫人。”

    “啊?问章梦阿姨?”我吃惊道。

    吴聃冷笑道:“对于一个柔弱妇人来说,家里发现了一颗人头,她竟然没多少害怕的意思,你说这不是很奇怪么?”

    “可是,也没有不害怕啊。”我回忆着章梦当时见到取出人头后的表。是什么呢?惊讶,恐惧,回避。确实,脸上的害怕太淡了,多半是担忧和惊讶。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尤其是个女人,瞧见这么恶心恐怖的东西,竟然没有多少害怕之色,确实有点奇怪。再联想到她跟宋扬的过去,难道,她根本就是懂道术的,而且,那头颅是她锁进去的?

    期:2013-08-16 00:13:00

    想到这里,我不由皱了皱眉,无法将一个气度高雅的女人跟这样恐怖的手段联系在一起。这是茅山道术里最让人不齿的行为,她竟然学了来。

    想到这里,我推开客厅的门,走了进去,见章梦正在哄小满睡觉。大概是家里突然来了许多陌生人,小满也睡不着,而是揉着眼睛愣愣地看着地面。见我进门,立即张开小手喊道:“**哥哥!”

    我叹了口气,走过去将她抱过来。此时,一直跟着我的小幂也钻了进来。小满一见小幂,指着他便喊:“画上的叔叔!”

    我心想,小BK你真前途无量啊,这都能看出来。

    章梦显然有些心神不定,并未在意小满的话,而是倚在沙发靠背上,淡然笑道:“警官是不是有什么话要问我?”

    我冷冷说道:“阿姨,我觉得您也是一知识分子,怎么会干这种事呢?家里发现这玩意,可是涉嫌谋杀啊。”

    章梦没说话,先是将小满抱走,放到卧室上去,这才关了门走出来,说道:“现在,你有什么话可以问我了。”

    我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不是懂道法?”

    章梦淡淡地笑道:“从你们进门,我就知道你们几个人管的不仅是阳间的事,而且还管间的事。我相信你们也知道那头颅的主人是谁。”

    “三年前出车祸死去的那个货车司机周大民,是么?”我问道。

    章梦点头道:“是,头颅是我让林翌晨去偷来的。咒也是我下的。我知道封住他的魂魄是损德的事,但是我没别的办法。”

    说到这里,章梦叹道:“我半生流离,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家,而且还算和美。可谁想到,三年前的一天晚上,林翌晨回家说,也许他的祸事就要到了。我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说,只是说,横死了那么多人,肯定会要找他和他那老板的麻烦。”

    “那晚上,他只是告诉我,工厂附近死了一个人,那车祸并非意外,而是工厂老板故意让他往那条凶路上开的。原本林翌晨不怎么信这种事,也就没去多想。可人真的死了,而且死得很惨。林翌晨说,工厂的很多事他也有参与,算是老板的帮凶,怕是冤鬼来报仇,家宅难安。于是,我想了一夜,就想到了这个割头封魂的拙劣的招。”章梦说道:“可我没办法,只能这样做。我对什么法术也不懂,只是之前认识一个人,他懂得这些,曾经教过我。”

    我点头道:“我相信你的话,相信你跟这案子没关系。因为曾经被人舍命救过的女人,我想她一定是个善良的好人。否则,你真是辜负他了。”

    “什么?”章梦有些讶然:“你怎么知道?”

    期:2013-08-16 00:14:00

    我叹了口气,将小幂抱着放在她腿上,说道:“这件事,希望到此为止了。”

    章梦愣愣地看着小幂,看着小幂晶莹的眸子,不知为何突然流下泪来。

    我叹了口气,心想,这尼玛叫不叫做,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面前,你却不知我你,而是我就在你面前,尼玛却成了一只狐狸。

    从章梦家出来,吴聃将我拉到一旁,说道:“明天是大凶之,听小赵说,那前局长的儿子有现在某书记的贪污巨款的证据。我怕有人会对他不利,咱们明天就去看看他。”

    我说道:“师父,你说这案子赵羽能办得了吗?这可是涉及到高官,他毕竟不是包大人,能抬着个铡刀给这狗官铡了。搞不好他倒霉。”

    吴聃冷哼道:“很显然的事,你看着吧,明天上头就会说,这案子不要查了。”

    果然,真被吴聃给说中了。第二天,赵羽便接到上头的通知,冰库工厂案子尽快结案,就说成泽是自己误入冰库被冻死的。

    “靠,这工作我不干了!”赵羽从警局出来,将自己的工装外甩地上去。

    我早就等在警局门口,见他出现,赶紧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哥们儿,忍了吧。这世道就这样,有钱有势的人始终占据优势。”

    赵羽怒道:“死了那么多人,而且还分尸,先别说贪赃枉法了,就是这毫无顾忌的杀人,难道就不能治罪吗??只要查到雇佣的杀手,也就能查到杀李复和林翌晨的幕后黑手,也就是现在咱们这书记了!靠!”

    赵羽说到愤怒处,一脚踹到旁边的警车上。警报声立即响彻云霄。

    我见不少人纷纷将疑惑好奇的目光投过来,赶紧将赵羽拉到一旁,说道:“警察锅锅淡定啊,你看事已经到这程度了,咱们得先保住活着的人啊。”

    赵羽这才平静下来,问道:“对了,你来找我有事么?保谁?”

    我正色道:“师父说,那前局长的公子,叫焦铭的那个也许会有危险。”

    赵羽说道:“我知道他的医院,咱们晚上去看看。”

    到了晚上,赵羽带着我们去了焦铭所在的医院。出了一场所谓的意外,其实是人为设计的一场车祸,焦铭虽然还活着,但是跟植物人差不多了。不过康复几率倒还算大。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