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瞧见一股黑气从那陶罐中升腾而起,便连开了几枪,却不见那黑气散掉。但由于是白天,我又站在光底下,那黑影并未延伸到我面前来。

    这时候,我赶紧掏出手机,给赵羽打了个电话:“赵羽,和平区林翌晨家里,快来,发现一颗死人的头!”

    赵羽闻言说道:“我马上到,你在那等着我。”

    我这时也不想在这地窖里呆着,立即爬了上去,将那铁门给拉死。见那鬼气没有渗透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期:2013-08-15 00:26:00

    你妈,这地窖里是谁?

    此时,章梦抱着小满从屋里探出头,问道:“警官,出什么事了?”

    我满怀恶心感,歇了会儿才说道:“唉,阿姨,这地窖里有什么东西,您就没打开看过么?”

    章梦摇头道:“没有进去过。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是被吓到了?难道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摇头道:“没事,等我朋友来了再说。”

    没多久,赵羽便赶了来。我指了指那地窖,说道:“下面有个陶罐,里面有颗腐烂的头颅。不知是不是跟这个案子有关系。”

    赵羽点了点头,再次下了地窖去。我赶紧将章梦和小满送进屋里。没多会儿,赵羽便将那头颅连着陶罐取了出来。

    “你说这地窖里的头会是谁的?不能是林翌晨吧?”我问道。

    赵羽说道:“这得等尸体检验报告。那副骸骨也已经送去检验了,估计明天会有些结果出来。”

    于是我俩进屋,安慰了一下章梦,简单讲了讲那地窖下发现的头颅。

    章梦吃惊不小,赶紧解释道:“警官,这可不是我们做的。你看我们家孤儿寡母的,怎么可能杀了人还把人家的头颅放在地窖里?”

    赵羽问道:“那么夫人,您想这人会不会是林翌晨杀的?”

    “这个?”章梦有些愕然:“可按照老林那格来说,也不大可能。他这个人品行不错啊,街坊邻居都可以作证的。”

    我心想,这人心可难说,就算是人前人模狗样的,谁知道背地里能干啥龌龊事。

    赵羽点头道:“知道了,您先休息,有事我们再来拜访。”

    章梦惊魂未定地点了点头。我见小满也似乎被这么多人的阵仗吓住了,一直愣愣地不说话。于是,我将她抱起来,笑道:“小满,哥哥要走了,改天来看你好不好?”

    小满小嘴一撇,说道:“不好。”

    我笑道:“怎么不好?”

    小满说道:“哥哥要抓姥姥么?”

    “啊?”我愕然道:“这怎么可能呢。”

    我抱着她坐到沙发上去,哄道:“小满不要害怕,哥哥改天再陪你玩好不好?今天姥姥不会走,在家陪你。”

    期:2013-08-15 00:26:00

    小家伙这才撇着嘴点了点头。我揉了揉她的头发,不经意间打量了一下这客厅的陈设。看出来章梦是个画家了,家里的客厅也挂着几幅画作。就在这时候,我突然瞧见客厅一面墙上挂着一幅人物画像。等仔细看过后,我不怔住了。

    那画像上的人我认识,而且相当熟悉!竟然是宋扬!

    我吃惊地站起来,指着那画像问章梦道:“那个,那个人是谁?”

    章梦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哦,那是一个故人了。原本是搁置起来的画,这几天收拾东西又给拿了出来,没地方放,便随手摆这儿了。怎么,警官你认识这画像里的人?”

    我说道:“那画像里的人,是不是姓宋?”

    章梦惊讶道:“是姓宋,看来警官真的认识他?”

    我呵呵笑道:“我也姓宋,我觉得这画像里的人很像我本家的一个伯伯,叫宋扬的。”

    章梦吃惊道:“你真的认识他?这画像里的人确实叫宋扬,可惜啊,已经去世了。”

    章梦叹了口气,说道:“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惜自己却死了。”

    我听了这话,十分诧异。这世界真心太小,原来那传闻中,让宋扬舍命来救的女人,竟然是眼前这个气度高雅的老妇人。但是,宋扬这个故人已去,这昔人竟然嫁给了他人。

    想想突然替宋扬感到有些郁闷。

    说到这里,我也无意继续呆在这儿,便干脆从章梦家告辞出来。回去吴聃家里,见小幂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于是凑过去笑道:“喂,你还没告诉过我,当年你的那人,叫什么名字啊?”

    小幂抬头看了我一眼,打了个呵欠:“今天你抽了?怎么想起打听这种事。”

    我叹道:“你没有想过去看看那位曾经的恋人,到现在是什么样子么?”

    期:2013-08-15 00:27:00

    小幂耸耸肩说道:“那么久的事了,还看什么?说起来,我已经渐渐淡忘她的模样了。”

    我愕然道:“我靠,当年你拼命去救的人,现在却忘了她的样子,也不再关心?”

    小幂问道:“怎么,你见过?按理说你不认识她才对啊。”

    我说道:“我还真就见到了,她叫章梦,对不对?现在就在天津呢!”

    小幂似乎有些愕然,但很快便笑道:“那还真是巧。不过二十多年过去了,想必对方也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了吧。我已经是个死人,还见她做什么。再说了,有人说过,千万别去见自己曾经的恋人。她在我心中原本是个大美人,但活到现在,恐怕是个老太婆了。你说,这不是破坏她在我心中的女神形象么。”

    我失笑道:“你是害怕面对吧?其实不要紧了,就算你们面对面,她也认不出你。”

    小幂问道:“你今天脑子抽了?为什么对章梦感兴趣?”

    我叹道:“她家里出了一件命案,在封藏的地窖里发现一个人的头颅,我们正在调查呢。”

    小幂愕然道:“这怎么可能?”

    我说道:“千真万确,不信你问赵羽。”

    正说到这里,吴聃凑过来,问道:“怎么了二货徒弟,出事了?”

    我正要将这件事给他八卦一下,赵羽的电话打了过来:“宋炎,你找到的那颗头颅有结果了。是在工厂附近出车祸的一个司机。你要不要来看看?”

    我顿时来了兴趣,说道:“马上去。”

    吴聃问道:“怎么,又死人?”

    我叹道:“师父,就你那主意让我们联系什么工厂,结果,找了一家工厂还发现了各种死尸。”

    吴聃问道:“哪里的工厂?具体位置?我听小赵电话里喊说,附近车祸?”

    我于是将工厂的具体位置说了一遍,叹道:“死了还不只一个呢!”

    吴聃沉思半晌,拉住我道:“那工厂再带我去看看!如果你们真要在那儿做什么生意,怕是要出大事!”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