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拽了赵羽一把,低声道:“有人。”

    赵羽没理我,而是将那手电的光落到前方去:“不是人,而是骷髅。”

    我吃了一惊,抬眼一看,果然的,前方出现了一具穿着工人制服的骨架。而他的旁边还有一大堆玻璃罐子。

    期:2013-08-14 00:44:00

    我随着赵羽走过去,见那骷髅靠在墙角,而手臂正搭在那旁边的玻璃罐子上。我凑过去一看,顿觉恶心了。因为那堆玻璃罐子里泡着人类的手、脚、内脏、还有一颗头颅。

    上面的封条显示,这应该是白花蛇药酒。可是里面没有一条蛇。

    而那颗头颅依然像刚死没多久的人一样,鲜活得很。幸好它闭着眼睛,否则真够吓人。

    我看着那些支离破碎的内脏,不敢去伸手拿。但赵羽却不以为然,喊了一个警察来帮忙,一个个地将那些玻璃罐子送下阁楼去。

    随即,赵羽喊我帮忙,将那骷髅也送了下去。

    我看着这一地的残肢标本和那骷髅,心中十分无语。工厂的工人也都吓尿了,说从来没见这工厂有阁楼,而且还存放着这些东西。

    赵羽将那头颅标本举了起来,问工人们道:“你们谁认识这个人?”

    工人们哪儿见过这玩意,都偷偷看了一眼,赶紧摇头道:“不认识不认识。”

    这时,赵羽将一旁的李世杰喊了过来,问道:“你看看这头颅,认识吗?”

    李世杰走近前一看,大惊失色,随即哭道:“这,这就是我爸!”

    说着,抱着那玻璃罐子就哭天抢地。我跟赵羽面面相觑,心想这太诡异了,李复竟然被人分尸,还泡在药酒里?我去!

    这一场变故,让段清水也吓了一跳。这买下的工厂,不仅有冰尸,还失火,最后搬出骷髅和残肢。

    段清水沉下脸说道:“李世杰,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得给我个说法。你这工厂难道是你杀人埋尸的地方?死了这么多人没法交代,只好转手卖给我?!”

    期:2013-08-14 00:44:00

    李世杰哭道:“我哪儿知道有这么多死人啊!而且我怎么可能杀自己的父亲!”

    赵羽赶紧调解道:“段大哥,先稍安勿躁。话说李世杰,你看看边这个骷髅,会是谁?你知道么?”

    李世杰擦了擦眼泪,说道:“我也不知道,都成白骨了。这工人制服倒是认识,确实是我们工厂的。但是,我们以前工厂的工人除了这成泽,其他人没有失踪或者死亡的啊。”

    赵羽想了想,说道:“那么,你么工厂的老会计呢?”

    李世杰愕然道:“那也不大可能啊。林叔他在我爸失踪没多久也辞职了,一直没回来过啊。”

    赵羽追问道:“那你知道他住在哪儿么?林翌晨的家。”

    李世杰点头道:“我知道,三年前是在和平区的云枫小区。现在不知道了。”

    赵羽点了点头,记下这信息,对我说道:“反正你的假期还没结束,帮我继续查案如何?”

    我也对这变态案子起了好奇心,于是点头道:“行啊。怎么查?”

    赵羽说道:“帮我去这个小区,找找那林翌晨的住处,询问下李复的况。”

    “没问题。”说着,我跟赵羽道别,干脆将苏淩暂时丢给了段清水,便向和平区的云枫小区而去。

    找到林翌晨的家,见林家是住在一楼,而且有一处小小的院落,种满了花草。一把藤椅放在廊下,旁边是一张小茶几,茶几上竟然放着笔墨砚台。

    我按响门铃,没多会儿,一个穿短袖旗袍,气度不凡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问道:“谁啊?”

    我答道:“请问林翌晨老先生在家么?”

    那妇人似乎吃了一惊,走上前,将院子门打开,疑惑地看着我半晌:“小伙子,你是?”

    我笑道:“阿姨,我是警察。”说着,将手中的警员证给她看了看:“为了一件案子来找林先生做个笔录调查。”

    “你找他?”那妇人吃惊地睁大眼睛:“可是我们三年前就报案了,说他已经失踪。但也没查出他的下落,一直到现在都是。”

    “失踪??”我吃了一惊,蓦然想起那副骷髅。难道?

    期:2013-08-14 00:48:00

    正在我迟疑的时候,就听一阵铃声传来,门一开,一个小娃娃从屋里跑了出来。

    那娃娃一见我,指着我清脆地喊道:“**哥哥!”

    我一看她,顿觉意外。这小娃娃竟然是前阵子见过的小满。林家村!我愕然想道:对,林翌晨姓林,小满的妈妈去的村子里多半也姓林,难怪,原来竟然是一家人。

    那妇人尴尬道:“不好意思啊警官,这孩子刚会说话,什么也说。”

    我哈哈笑道,挠了挠头:“没事没事,童言无忌。”

    谁知,那娃娃顿时指着我嚷道:“**哥哥不是人!”

    你妹!我顿时恼了。这才几天,不仅骂我二,还说我不是人!

    妇人也怒道:“小满!姥姥怎么教你的??对人要有礼貌!”

    小满撇着嘴,委屈地说道:“**哥哥变成侬了。”

    “侬?什么东西啊?”我愕然道。

    “大概是说龙。”妇人笑道:“可能前几天她妈妈带她去故宫玩,她看到的龙吧。”

    我翻了翻白眼,心想我哪儿像那神兽祖宗??

    但这念头一出,我不一怔:前几天我刚吞了蛟龙内丹,难道,这娃娃是看出了我体里的龙气?

    想到这里,我学着吴聃的猥琐笑容,蹲下抱起小满,笑道:“小BK前途无量,够耐人的。”

    妇人笑道:“进屋里说吧。”

    跟妇人聊了半天,我才知道,原来她竟然是天津市书画协会的副主席,叫章梦。她并非林翌晨的原配,而是林翌晨二婚娶的老婆。小满的妈妈林晴也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而是林翌晨前妻的孩子。不过两人相处得倒像是亲母女一样,关系很好。

    说起林翌晨,章梦叹道:“他待我很好,原本是个国企的会计,后来他朋友开了一家工厂,就让他帮忙去做会计了。也就是你说的那个工厂。可三年前,他有一次上班去,就再也没回来。我们赶紧报案,但是警察找了半天没找到,一直过了三年,我们都不抱希望了。”

    我想起那副骷髅,不敢多说,只是问老妇人,那林翌晨是不是有什么保密的资料,放在家里之类的?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