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8-06 23:28:00

    我想了想,觉得吴聃说得也有道理,于是更为一筹莫展地问道:“那师父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吴聃说道:“根据我当年那朋友所说,巫山派应该是在落霞峰,也就是神女峰附近。但是近年来却没人能找到巫山派的所在,八成是巫山派的人设置了什么障眼法,让外人找不到进山的路,就像咱们以前见灵溪的时候,她用的那法子。”

    “但是,当年我朋友留下一幅画,也就是那所谓巫山神女之一的苏淩的画像。那画上有背景,是一处风景地。如果你到了神女峰附近,按照那画上的景色,应该能找到巫山派的所在位置。”

    我一听,赶紧说道:“那还等什么,师父回家帮忙找出那幅画来啊!”

    赵羽此时说道:“吴叔,让我跟宋炎一起去吧,路上好有个照应。”

    吴聃听罢,却一口拒绝道:“不行。你们半夜三更去人休闲中心大闹一场,还死了五个老干部,你觉得这事儿就能这么算了?等着吧,当心你们领导找你谈话,说不定还有处分!你还是留下善后吧。让我这**徒弟自己去吧,带上那狐狸。”

    吴聃这一提,我才想起今晚闯的祸。确实,作为警察知法犯法,跟盗贼一样进人家的地盘,这怎么说也说不过去。我担忧地看着赵羽,问道:“能行么?会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处分?”

    赵羽淡然道:“放心,我能应付。”

    吴聃见阮灵溪手臂上着那小巧的神女弩,便将这东西拆下来,递给我,说道:“带上这东西给巫山派的人看看,她们应该相信你的话。我想白朝云一代宗师,就算灵溪有什么不对被赶出师门,昔门徒弟子命在旦夕,她也会同意救人吧。”

    我闻言赶紧将那神女弩小心收起来,说道:“还是师父想得周到。那你看,我明天一早就走?”

    吴聃说道:“不行,虽然我知道巫山派大概是在神女峰附近,但是巫山十二峰,这范围太广了。万一不在那附近,你怎么找?海拔两三千米,难道你挨个爬上去看看?”

    我着急道:“那怎么办?”

    吴聃说道:“去找赵振海。这货不是贩卖各种消息么。去问问他知不知道巫山派的所在。”

    我听了这话,便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找赵振海问个清楚。但无奈现在是凌晨四点多,赵振海肯定不在那店里,我也不知他的住处,只好又看了看昏睡的阮灵溪,这才回去收拾行囊,等待天亮。

    吴聃也随着我回去,将那幅苏淩的画像取了出来,递给我,让我认仔细那画像上的背景。

    我借着灯光,展开那卷轴画。只见画中是一白衣翩然的清妍女子,挽着很松的发髻,脑后垂下来的长发随风扬起。这女子看年纪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手中提着一只竹编的花篮,里面放着不知名的花草,虽然很清丽,眼神却带着一股冷然,倒真是让我想起天龙八部的神仙姐姐。

    这女子背后是一处山峰,远山云遮雾绕。一道瀑布从天而降,落入她后的石潭之中。而那石潭周围生长着奇花异卉。蝶舞翩然,鸟雀欢欣。

    我瞧着这画中的景色,突然心中一凛:这不是我那天梦中见到的景象么?

    吴聃见我盯着这画发愣,便说道:“二货,你该不会是看人女的好看,就忘了徒弟媳妇了吧?”

    我啐道:“师父,我是在想,我见过这女的。”然后,我将那天的形说了一遍,又将杨锐的猜测讲了讲。

    吴聃听罢,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也许杨问那老东西认识这苏淩,而且有过什么渊源。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要去巫山,但是很显然,如果老BK想去巫山,那他现在是真找不到路了,或者不敢自己去,所以拿你当试路石呢。”

    期:2013-08-06 23:28:00

    我将画卷起来,放进背包里,说道:“管他呢,反正这次只能去巫山求药了。我也顾不上这些。”

    吴聃点头道:“那你早去早回。两个月内一定回来。”

    我说:“万一找不到或者延误了时间呢?两个月,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行。”

    吴聃说道:“嗯,找不到也得在两个月内赶回来。”

    我一听,顿时惊喜:“难道师父有什么别的办法救恶女?”

    吴聃说道:“没有,我的意思是,求不来药,你就在两个月内赶回来见你媳妇最后一面。”

    我苦着脸说道:“师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吴聃喝道:“没开玩笑,告诉你啊小BK的,这次路上小心点儿,别犯二了,早去早回。你媳妇我帮你看着,不会被别人抢走的。”

    小幂一直在一旁听我们聊天,听到要去巫山,便说道:“行啊,听说那儿美女多,正好去看看。而且还是灵狐的故乡,说不定到那儿我就直接给你指路了嘿。”

    我苦笑道:“但愿吧。”

    收拾好行囊后,我却再也睡不着,躺在上挨到天亮,便赶紧洗漱出门,去找赵振海了。

    赵振海一早就见到我,惊讶道:“宋警官,您这么早就来找我啊?您不是蚌埠的警察么,怎么天天往我们天津卫跑啊??这是调职了?”

    我骂道:“别他妈跟我废话。就一件事,你知道巫山派的具体位置么?”

    赵振海听了这话,不一愣:“这还真稀奇,怎么都找巫山派的地址呢?这都多少年没人提起了。你等等啊,我这好像有个地图,但是也是很多年前的了。以前能找到巫山派的位置,现在不知为什么,没了。”

    我心中愕然,问道:“谁还找过,难道是杨问?”

    赵振海说道:“什么杨问,不是他。”

    我追问道:“那还有谁?”

    赵振海说道:“谁?我还——就不告诉你。”说着,这货竟然边找地图边唱了起来:“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我顿时气结。正在我搜肠刮肚想要损他几句的时候,突然外间一阵脚步声响,我回头一看,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段清水。

    之前见段清水的时候,他都是排场派头十足,边不就跟着一群西装革履的跟班,就是穿得描龙绣凤霸气十足。但是,他今天出现,却是一便装,而且戴着偌大的太阳镜,看上去他妈跟搞艺术的似的。

    “哎呦哎呦,段老大!”赵振海一看段清水,那拍马抱大腿的嘴脸立即显露无疑。

    “我要的地图,今天给我。”段清水一点废话没有,赵振海便立即说道:“找到了找到了,巫山派所在位置的地图!”

    期:2013-08-06 23:31:00

    说着,这货将一张手绘的地图递到段清水手上。我一看急了:“哎,你怎么回事,地图不是说好给我么?”

    赵振海皱眉道:“宋警官,我可没说这话。警察同志不能以权压人的啊!”

    我更气了:“那他要这地图干吗用?我要这地图可是救人的!”

    段清水听了这话,问道:“救人?救谁?”

    我叹道,心想为了救恶女,我就跟你这黑帮老大服软吧。于是说道:“我朋友,现在受重伤,只剩下一口气了。我必须要去巫山求药,来救她一命。”

    段清水听罢,淡淡应了一声“哦”,但却没把地图让给我的意思。我一看着急了,问道:“那你呢,你去巫山派干吗?”

    总不至于是他妈相亲去吧。

    段清水说道:“我是去会一个故人,顺便祭拜一个先人。如果你要去,我们可以同行,而且,我可以帮你找。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问道。

    “你帮我们老板做事,我就答应一起带你去巫山。这地图么,当然就可以一起看了。”段清水悠然说道。

    “可是我是一警察啊,总不能让我辞职,跟着你们老板吧。还是说你们要我当什么警方的卧底??”我说道。

    “你放心,我们没想你辞去警察的工作。你就帮帮我们老板做些阿九之前做的事就行。当卧底,你是不是香港电影看多了?”段清水失笑道:“就算你去当卧底,智商能行么?”

    我急于得到那地图,也不想与他多纠缠,也便点头答应了。

    拿到地图之后,我便带上小幂,背上背包,跟段清水去往火车站。同时,我给杨锐发了个信息,说明已经出发去往巫山。随即,我又给市局打了个电话请假。为了多请几天假,我干脆豁出去节不要了,跟队长说我要去看心理医生。队长一听我都病到这地步了,赶紧答应了。

    我跟段清水坐上火车,才蓦然惊觉,这次同去巫山的同伴竟然如此出乎意料之外。

    所谓的去看朋友还是祭祀先人,这明显是鬼话。听说段清水来自云南大理州,根本跟巫山扯不上任何关系。

    段清水上了火车后,便坐到位子上,靠着椅背开始闭目养神。我瞧着他胡子拉碴长得很型男的脸,心想,你妹的,这货不会真去巫山相亲吧。

    这样胡思乱想着,我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期:2013-08-06 23:32:00

    恍惚中,我好像看到那画中的女子又向我走了过来。只不过这一次好像是在对我笑,而且向我伸出手,捧出掌心里一颗闪耀着白色光芒的东西。

    “神仙姐姐?”我喊道,却见那女子忽而不见了。我一惊,心想等等啊,我得找你住的地方啊喂!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