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8-05 21:29:00

    我跟赵羽放下手中的手枪,走近前查看。这五个死者都是年过六十的老人,看衣服穿着都很讲究,也许是退休的老干部。得,这退休老干部在休闲中心集体死亡,够要命的。

    赵羽说道:“能进这里的,基本上全部都是退休的部级以上干部。这下死了五个,够我们受的了。”

    这时候,我扫了一眼地下室的陈设,见地下室里挂满了道教用品,桌子中间还放了一个铜炉。

    铜炉的盖子是被石灰石蜡封起来的,非常坚硬。我将那铜炉仔细拿起来看了看,觉得里面好像是装了什么东西。赵羽让我把那铜炉丢到地上砸开看看。于是我使劲儿将那东西往地上一砸,没开得了。我捡起来又摔了几次,才将那玩意砸开。

    等砸开一看,铜炉里面全是红色粉末。

    “这什么东西?”我皱眉道,同时闻到那粉末散发出一股怪味,好像是腥臭味。

    赵羽附沾了一点到手指上,放到鼻端闻了闻:“好像是血液混合了什么中草药的气味。”

    我听到这里,想起那五个女生是死于**出血,便有点作呕,心想难不成这是大姨妈混合别的什么东西做成的?

    再看那几个死去的人,脸色有些发青,好像是中了毒。我问赵羽,那这粉末中是不是有毒?

    赵羽叹道:“我又不是银针,还能一下子试出毒来么?”

    此时,阮灵溪说道:“你们看这铜炉下面好像还有个活动门!”

    我这才附去看,果然的,铜炉被我一摔翻转过来,底部斜着朝上。而那铜炉底下的一个活动门便露了出来。我赶紧上前打开一看,见那里面放着五个小白瓷瓶子,上面竟然写着名字和生辰八字。

    期:2013-08-05 21:29:00

    这些名字,竟然和刚死的五个女生一模一样!我将那白瓷瓶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的都是红色液体,味道又咸又腥。

    我擦,这不会又是什么大姨妈之类的吧?我恶心地放到一旁去。这时候,我见赵羽俯去看桌子上放着的几张宣纸。

    我也跟着凑过去一看,只见那纸上是一连串符咒样子的东西,而且都是红色的。

    赵羽说道:“从内容来看,他们似乎都在抄写《符经》。这东西我以前听说过,是一种所谓返老还童的‘仙术’,但其实也是旁门左道。而且这种经书是用女子经血混合别的药物做成墨汁写成,现在看来,这五个人是想返老还童了,所以找到那五个女学生。但是,抄写这么多东西需要不少血液,所以给那五个女生吃了什么东西,造成经血不止。结果现在害死了人。”

    我点头道:“你分析的有道理。但是这五个人怎么死的,还有那鬼歌谣呢?为什么策划这件事的人会弄死五个老人?这多此一举了吧。”

    赵羽沉吟道:“如果是针对你而来,那这个案子八成是为了引起警方注意,也引起你的注意,让你知道这作案人是针对你而来,而后卷进这个案子里好方便行事。”

    我觉得他解释的有些牵强,但是想想也有点道理。

    阮灵溪说道:“哎呀到底怎么回事,先报警,查查这几个老东西的来历就知道了么。半夜三更不回家在这里写什么符经,八成不是好东西。”

    赵羽说道:“不行,我们半夜闯进来就已经算是违法了。现在报警,追究起来,我们也不好说。”

    阮灵溪说道:“那怎么办?等这五个人的家属发现?”

    赵羽道:“五个人一夜未归,家属会找过来的。咱们先找找这地方还有什么别的东西,看看有什么线索。比如,附在荣荣上的是什么东西?”

    说到这里,我们三个分散开来,在地下室仔细查找每一处。这地下室还不算小,但是灯只有五个人头顶上这一盏,而且是个老式的灯泡,照见的范围也只有中间那一片,四周却还是模糊的。

    此时,我环视了一下四周,想看看还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这时,我见阮灵溪直冲着墙角而去。恍惚间,我好像见那墙角跟其他地方不同,似乎是比别的狭窄一些。

    而那墙角处漆黑一片,似乎有什么东西藏在那里。等我看清之后,心中不由一慌。

    期:2013-08-05 21:30:00

    起初没注意,是因为那墙角挂着一道黑色的布帘子,而且这屋子里有五具死尸,屋里的死气掩盖了别的东西,比如黑气,亡灵的气息。

    尤其那道黑幕设置在哪儿,更容易混淆我的视觉。现在看来,那黑幕中有什么穷凶极恶的东西。我一惊,想要阻止阮灵溪去扯那黑布,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阮灵溪将那黑布一扯,露出黑布后一尊狰狞丑恶的黑像来。我分明觉得那丑陋的黑色雕像似乎冷一笑,一团团黑气便向阮灵溪扑了过去。

    我心道不好!赶紧上前去拉开阮灵溪。可惜我的动作还是迟了一步,那黑气扑到阮灵溪上,却听她“啊”地惊叫一声,即刻倒了下去。

    我扶着阮灵溪退开,再看她,却是一脸青色,像是中了剧毒。

    “赵羽,那雕像有问题!”我喝道。此时,那雕像突然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那声音突然让我觉得十分熟悉。仔细想了想,好像是在学校的时候听过,那个附在荣荣上的不人不鬼不像妖孽的东西!

    我见状,将阮灵溪推给赵羽,举起手中的战神便对着那雕像开了一枪。只见那黑色雕像像是被打烂的苹果一样,“噗嗤”一声飞溅出黑色的汁液来。我见那汁液所到之处,皆升腾起一股烟雾来,发出“嘶嘶”的声音。

    但那雕像被打碎之后,却突然有黑色的影子从那黑幕后飞了出来,冲着我扑了过来。

    我一瞧,心想刚才阮灵溪怕是被这玩意所害,于是赶紧举枪杀。但那黑色影子却厉害得紧,我这几枪都没给它打散了。

    我顿时没了底气,心想,妈的,本以为自己的枪法有了点进步,怎么这次屡次干不掉它?

    赵羽也开枪帮我,同时喊道:“这不是一般的鬼魂怨灵,而是别人豢养了有邪法的恶灵!看来子弹是打不死的!”

    我一听这话,顿时有点着急,急之下将战神重新别回腰间,手念诀道:“权杖邪魔独为尊,请神!”

    这一声请神咒后,我只觉得后两道银光一闪,竟然一左一右多了两道影子。

    我心中诧异:我靠,什么时候请神也搞请一送一的优惠活动了?!

    我蓦然回头,赶紧去打量下这次请来的是哪两位尊神。只见后这两尊神像,左边一尊头戴金盔,金光烁烁,披铠甲龙鳞。右边一位护心宝镜幌祥云,狮蛮收紧扣,绣带彩霞,威武霸气。一个凤眼黄面,另一个虎眼圆整,相当威风。

    但这两座神像却让我有说不出的熟悉,哪儿看到过呢?

    仔细一想,哎呦卧槽,这不是过年老家门上挂过的门神么?原来我真升级了,这是那本古书上所说的,三顶神打,武门神!秦叔宝,尉迟恭这二位爷!

    期:2013-08-05 21:32:00

    话说这二位当年可是为唐太宗守过宫门的,于梦中斩过犯罪的龙王那种小神。这要比关二爷和石敢当更牛叉了。

    果然的,武门神就是厉害,上去对着那飞扑不定的黑影便是一顿光影交互的砍杀。一攻一守相得益彰,看得我垂涎三尺(这里只表示一种形态)。

    那恶鬼果然没逃脱得了,被武门神斩于刀下。此时,赵羽喊了一声看愣的我:“宋炎!发什么呆,赶紧走了!”

    我这才如梦方醒,想起恶女中了毒,赶紧将恶女接过来背起来,向那地下室石阶梯上奔上去。

    等我们出了地下室门,我才发现刚才那一顿折腾已经惊动了保卫科人员,俩值班的人端着电棍横在我俩面前,喊道:“干什么的?!”

    赵羽赶紧将警官证亮了亮,说道:“警察,地下室有人死了,赶紧报警找人看看!”

    两人一愣,赶紧下去一瞧,都大惊失色。我跟赵羽顾不上理会那两人,赶紧带着恶女出去。现在那恶女脸色泛青,唇角渗出的血迹竟然也发黑。

    我背着她在街边打车,同时低声问道:“喂喂,灵溪,你现在感觉怎样?哪儿不舒服?”

    恶女半天没回。赵羽急道:“行了,别废话了。我看她现在意识不清,看来是中了什么尸毒之类的。咱们先找个医院给她看看。”

    我赶紧连连点头,拦下一辆出租车,急忙奔去医院,将恶女送进急救室。

    我跟赵羽等在急救室外,心中有些忐忑不安。我问赵羽道:“你说医生能治得了尸毒么?”

    赵羽皱眉道:“我也不知道,这得等急救结束看看。不过尸毒这种东西很厉害,灵溪道法不高,被那么重的尸气冲撞而没有当场暴毙,算是命大了。只不知后来会怎样。”

    我一听这话,更觉得紧张,不由地也坐不住了,站起在走廊里来回走了半晌。

    赵羽叹道:“你消停会儿行不行?走得我头晕!”

    我连连哀叹。赵羽说道:“行了,趁着这机会,咱们想想今晚的事。”

    我叹道:“这还想什么?如果真是杨问干的,那鬼也是他养的,就为了害死我呗。”

    期:2013-08-05 21:33:00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