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7-29 23:29:00

    出了警局,阿九的电话便打了过来,问我有什么案子,是不是可以帮上忙。我心想带着一个小姑娘不是很方便,但想起阿九有幽冥眼,如果有什么不对也许能提前给看出来呢。这可是移动型便携扫描仪,带着也没啥。

    我怕队长见了骂我,也没带别人一起,直接回家接了阿九,跟吴聃说了说案,便去了队长说的医院。

    到了医院找到这位症状最轻的作协领导,听说是蚌埠市作协的会长,叫罗剑,还是什么著名作家。当然我这种不喜欢看书的是没听说过的。

    罗剑是个四十多岁,斯文儒雅的中年男人。找到他的时候,护士正给他换点滴瓶。看这位作家的脸色煞白,估计晚上被吓得不轻。

    跟他打过招呼自我介绍过后,我直接问出事那晚的况。

    罗剑回忆道:“当时我们在酒店里开完会后,就各自回房去休息了。大概是半夜时分,我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听声音很像是出殡的样子,而且是越来越响,好像逐渐在向我住的地方靠近。而且我还听到走廊里有很多人走来走去的脚步声,有人还在走廊里喊他们的名字,一个一个的喊,很多遍,是一群男人的声音,大概喊了十五分钟就消失了。”

    我问道:“那这期间你去走廊上看过么?”

    罗剑说道:“奇怪的地方也就在这里。我确实去走廊上看过,但是空无一人。我当时还纳闷,明明听到有声音。不过如果是出殡的话,也许是在楼下吧。可是我从窗户向外看,也没看到什么。后来一阵红光绿光什么的闪过,一股花香袭来,我就觉得呕吐感上来,抱着马桶吐了半天。”

    问了半天,罗剑也就记得这么点事。我跟马九出了医院门之后,马九突然对我说道:“炎哥哥,那人上一团黑气,像是冲撞了什么鬼怪之类的东西。”

    我点头道:“看他讲的那么不正常,八成也是遇到什么东西了。可他们住的地方周围没什么啊。”

    我回想了下这几位领导住的地方,是在市郊的一处类似度假村的酒店,不过是做成了比较田园的样子,就像赵本山电视剧里“龙泉山庄”那意思。

    酒店的名字叫“蚌埠人家”,模仿的乡间别墅的模样,总体楼层不过三层,稀稀落落分列了好几排,铺展在一片绿地清泉中。

    前几年刚建成的时候,这酒店确实是火过一阵子,但后来出过人命案,很多人便不敢去住了。之后可能住客也不多,但生意萧条之后,这酒店的各种负面报道倒也没了。

    回想没用,不如去看看。于是我带上马九,干脆打车去蚌埠人家亲自探访下。蚌埠人家酒店建造在市郊,从市中心到田园风光,马九倒是看得开心。

    到蚌埠人家后下了车,果然见眼前出现一座田园风格的度假酒店。只是这酒店看上去并不景气,虽然竹制大门很气派很复古,但看上去很有些陈旧了。

    我正想进门去,马九却突然拉住我,指着远方一处山坡说道:“炎哥哥,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举目望去,见在酒店的几处客房后有一个山坡,漫山遍野的飘落着白色的东西。距离太远看不清楚,只看到有两个人似乎在山坡后面。

    我跟马九转到那酒店后的山坡去,见那漫山遍野都是白帆和白旗,地上洒满纸钱,还有很多的蜡烛和香,都像是不久之前才烧完的。

    山坡后那俩人穿着酒店制服,看样子是蚌埠人家酒店的工作人员,两人正拿着扫帚打扫满地的纸钱。我见状,走上前问道:“两位,这不是你们酒店的地界么,怎么有这么多冥钱?”

    其中一个说道:“谁知道呢,离我们这最近的村子出殡的话,也不会经过这里。”

    另一个叹道:“况且我听说这附近根本没有任何村落有人家出殡,也没有人去世。”

    我见两人说起这种蹊跷事的时候,语气却稀松平常,也不由有些纳闷。

    正常人见到这种不正常的见鬼的事,怎么也应该吃惊的吧?这俩倒好,好像见鬼是稀松平常的事儿。

    我笑道:“听二位这语气好像是见怪不怪了?”

    其中一个打量了我一眼,说道:“你应该是蚌埠人吧?是本地人的话,就该听说过这里的传闻。”

    我好奇地问道:“什么传闻?”

    那酒店员工说道:“告诉你也没什么,这事大家心里都清楚。传说我们酒店闹鬼,而且死过人。”

    “闹鬼?”我好笑道:“那你们酒店的生意岂不是会一落千丈?”

    那人指着酒店说道:“你看看呗,有什么人气?”

    我问道:“那你们这酒店干嘛还营业?”

    另一人笑道:“别说,虽然客人并不多,但是每年旅游度假的人倒也来住的不少。还有些喜欢灵异探险的,更是喜欢我们这酒店。而且闹鬼什么的,其实也只在一个处小楼里,有人还说看见过一个红衣女鬼呢。那楼已经被封了,其他地方住起来倒是还好,没什么问题。”

    我无语道:“这也行?不过领导开会怎么会选这地方?”

    酒店员工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说起这件事,那可是很稀奇。领导们住的地方就在那被封的小楼的对面。但是,今天早上我们发现那小楼的楼门被人打开了。这都二十年没开过的门了。”

    “能带我们去看看么?”我问道。

    期:2013-07-29 23:30:00

    那人摆手道:“算了算了,万一二位在这儿出事。老板已经去找人再把那小楼给封死。你们可别去冒这个险了。”

    我一听这话,对那小楼更起了兴趣,于是带着阿九从别处转了过去。这整个度假村的占地面积很广,那座小楼在度假村最北边,靠着一条小河。

    我跟阿九走近这座楼才发现,这楼的窗户竟然都被报纸给糊上了,楼门看来也被门板钉死过。但是现在那门板被卸下,丢在一旁,小楼的楼门打开着。

    我瞧着这座孤零零的小楼,突然生出几许毛骨悚然的感觉。我问阿九道:“你看这小楼有什么问题没有?”

    阿九摇头道:“阳光光线太强,看不出什么。但是这座小楼有些死气,就好像,就好像殡仪馆那种感觉。”

    我一听这形容,顿觉晦气,但是来都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吧。而且大白天的能有什么事?这次总不会是杨问的陷阱了。那老家伙不至于神通广大到我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的地步。

    我问阿九,跟我进去你会不会害怕?阿九摇头道:“不,有炎哥哥在,我不觉得害怕。”

    我有点愕然,第一次有人不把我当废柴看。想起之前我边有吴聃有赵羽,出什么事都有他们在前顶着。我不觉得自己有多少能耐保护别人,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强大的力量跟对手,或者鬼怪抗衡。

    如今这姑娘却说有我在就不怕,顿时点燃了我心中封存已久的血豪

    我一把拉起她,说道:“不用怕,我带你进去瞧瞧,我会保护你的,阿九。”

    心中却暗想:大白天的鬼怪灵力弱,打不过就跑呗。

    我跟阿九走到小楼门口,却突然被人喊住:“哎哎,你们两个想干什么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