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聃说道:“后来案子没什么结果,就搁置了,估计也是一桩悬案。只是这事稀奇的,当时还上了报纸,所以我记得清楚。”

    我一听又是无解的案子,便有些失望。赵羽则问道:“吴叔,但你是知道那宅子主人的份吧?”

    吴聃一怔,笑道:“你小子倒是机灵。后来我确实查过,别忘了,叔我是开书店的,看过各种书。”

    说着,他起去了卧室,从书架上取下一本线装书,对我们说道:“这是前几年我淘到的一本古书,叫做‘三岔河口天津卫志’。里面有那古宅主人安氏的介绍。”

    我接过去,翻开那书,见有一页上夹着书签,便翻开来看。只见那卫志上面记载的这个安氏人家,神乎其神:“城隍庙安氏人家,三岔河口巫傩者也,相传为元朝双修派女道士安九妹之后人。代代皆为异女子,有通天彻地之能,洞悉阳之功也。晓兽语,能与精怪交通。降恶鬼,擅医妖狐精怪之疾患,普济魑魅魍魉之劫难,救亡灵于水火,解精怪于倒悬。唤风调雨顺,避瘟疫于百里之外。

    期:2013-07-24 22:31:00

    然世间俗子断不能与之婚配,交媾者一月之内暴毙亡。

    盖巫者逐魂魄,祛病邪,昼夜相伴者皆妖魅精怪也,腠理之内难免藏浊纳垢,积年累则毒之气甚厉,与己无碍,然他人染着危已。

    须有纯百毒不侵之童子,方能入赘。”

    “我靠,难道安秀儿死了还不甘心,非拉我去给她家生个孩子出来?看来这户人家的后人是养妖魅精怪不成,而被咬死了吧。”我骂道。

    吴聃闻言,哈哈笑道:“原来你上的伤是跟女鬼厮混,被女鬼摸出来的,难怪啊,人家小赵就没有。”

    我呵呵笑道:“师父,你冤枉我了,我是宁死没从啊!”

    吴聃冷笑道:“幸好你是真没起什么坏心,不然就真的死了。看来有人是把你们故意引入那鬼宅,非要你的命不可啊。”

    我骂道:“靠,肯定是杨问那老不死的。但是很奇怪,他今晚并未出现,去鬼宅的是一个少年和一个黑衣女人。”

    吴聃沉吟道:“你说黄花村死了一家五口,其中一个也是中元节生,死了之后还发胖了?”

    我点头道:“没错。”

    吴聃说道:“其他人是不是有人变瘦了?”

    我点头道:“师父,你都听说了?”

    吴聃摇头道:“不,我只是听了今天的新闻,说邢台发生地震,死的一百余人里竟然有一半人变瘦。之后听你们说起那五个人的现象,我觉得这好像是借命的一种邪法。选中其中一人,让他吞入尽可能多的魂从而增强能量,然后再用其气,夺其阳寿。这就跟苗疆养蛊那意思差不多,你能明白么?”

    我讶然道:“明白倒是明白,但是据村民说,这煤气中毒就埋泥土里去毒的法子是他们村自古传下来的土办法,以前怎么没出这种事?”

    吴聃冷哼道:“如果真是养借命,那埋下去的方位应该是不同的。而要控制这个方位的话,应该是已经买通了那村子的几个人。小赵如果想继续查下去,可以按照这个法子试试看。”

    赵羽恍然,连忙应了下来。

    我们折腾了一晚上着实很累,说完话便各自去睡了。由于多了个赵羽,我便将小幂赶去客厅沙发睡,让赵羽跟我一个屋凑合一晚上。

    我俩累得着实没了气力,很快便睡过去了。这一夜睡得极其香甜,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上三竿。醒来一看,赵羽已经没人了,吴聃则在客厅吃早饭看报纸。

    我问道:“师父,赵羽呢?”

    吴聃说道:“人家小赵还上班呢,哪像你,睡得死狗一样。”

    我正想反驳几句,吴聃却又说道:“对了,小赵说如果你想去看看案子的进展,可以去市局找他。”

    我一听有了进展,赶紧随便吃了早饭,急忙奔出家门。

    到了市局,见赵羽把林若男和那个晚上看护五个老人的大爷一并喊来了。

    我见林若男面色惨白,那大爷也有点坐立不安,便觉得可能赵羽问出了点什么,便将赵羽喊到一旁,问是否案子有了进展。

    “刚才我吓唬了下林若男和这位大爷,他们也就招了。林若男说,前阵子跟自己男朋友邱哲分手,发现男朋友劈腿,于是就想教训教训他。但是邱哲都躲着她。有一天晚上,她在学校外的宾馆门口截住邱哲,见他跟一个女的正要进宾馆开房,于是大吵了一架。邱哲当时给了她一巴掌,打得她很伤心。”赵羽说道:“她想教训邱哲的时候,却见一个女的将她拉到一边,问是不是想给邱哲点教训,而且告诉她,只要她去将死去的那一家五口人家里的煤气扭开,然后在那家人的饮用水里下点药,那她就帮林若男教训邱哲。”

    “原来是这样,可是那煤气罐上没有留下林若男的指纹?”我问道。

    “没有,能想出这种主意的女人必然不简单,当然叮嘱过她,不要留下指纹什么的。起初林若男也不同意,但是说那女人威胁她,她不想死,也便答应了。”赵羽说道。

    “这出恶毒主意的女人是谁?”我问道。

    赵羽摇头道:“我怀疑又是易容过的。说是个年轻的女人,穿着打扮十分华美,而且留着一头酒红色的长发。如果一个人打扮得太扎眼,反而会让人忽略掉她具体的样貌。”

    “我想,也许是昨晚我们见过的那个女人。”我说道。

    赵羽点头:“很可能是同一个人,但是我们无法确定她的份。我早上问过阮灵溪,她说绝对不可能是她的师姐,因为那女孩她并不熟悉。我虽不知她是否刻意隐瞒真相,但语气听起来很坚定,并不像说谎。”

    “这位大爷呢?说了什么?”我问道。

    “跟吴叔说的一样,有个陌生女人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埋人的时候按照方位埋下去。虽然没告诉原因,但是那大爷觉得反正换个位置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就听了那女人的话。”赵羽说道:“如此看来,这一连串的事不仅是为了借命,而且还是要设计你。”

    我奇道:“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杨问他自己怎么不出现,还让一个孩子和一个女的来忙活?”

    赵羽说道:“借来的寿命,如果命格不合的话,需要费一番功夫来调剂。我想杨问是大难临头不得以才去借命,但是借来之后却还得用更多功夫去调整。这段时间他是不会出现了。”

    “如果找到那个少年和那女人,想必会揪出杨问。”我说道。

    赵羽叹道:“不容易,这两人户籍里都没有名字。警局档案是查不到的。如果要找出他们,需要费功夫。”

    我听罢顿觉头疼,看来我还是命堪忧啊。

    期:2013-07-24 22:33:00

    我的假期到周末结束,接下来还有三四天的时间可以休息。这段时间,我先去找了赵振海,问他有没有找出跟杨问熟悉的那俩人下落的办法。

    赵振海说道:“警察同志,我那点本事你也知道,无非就是请鬼问路。如果让我找杨问,我怕还是被他下陷害。但是你说的这俩我可以试试看,不过如果这俩人跟杨问有关系,很可能也是做葬魂人这行的。葬魂人行踪不定,我可能得废点功夫。”

    我笑道:“能找到就行,到时候多付给你报酬。”

    赵振海欣然答应了。我从他那地下室出来,却正好撞上段云遥跟马九。只听马九说道:“云遥,我就是想去超市买点东西,就在马路对面而已,你跟着我干嘛啊。”

    “小姐,所谓保镖不就是跟着么?再说啦,你买点什么东西不都是很微小的事么,告诉我们,我们去买了就得了。”段云遥叹道。

    马九气愤半晌,冷哼道:“不行,这东西就得我自己去买!”

    我想了想,自己去买,不至于去买卫生棉吧?于是我走过去笑道:“我可以跟她过去,你总能放心吧?”

    马九回头看到我,有些愕然,但也没说什么。段云遥皱眉道:“警察先生,这么闲不去抓几个犯人,却陪着我们小姐逛街?”

    马九轻声呵斥道:“云遥!这是羽哥哥的朋友,好了,我还是让宋大哥陪我去吧。”

    说着,马九不由分说地拉起我走了。进了超市,果然,她嘱咐我到一旁等着,自己跑去卫生棉那货架旁去了。我百无聊赖,在附近溜达半晌,却正转到卖调料的货架旁。

    我突然心中一动,想起吴聃曾经说起的一个好玩的招数来。像马九这种养在深闺的大小姐,必然没见过江湖术士的奇妙招数。如果我如法炮制,造出点好玩的东西来给她看,也许这种啥也不懂的小姑娘就会对我崇拜备至。反正闲来无事,不如哄哄萌妹子玩。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