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了。”赵羽说道:“我去过杜菲菲的母校打听过,虽然她平时跟其他同学不怎么往来,但是她被包养的事还是被人知道了。有人看到过她经常跟死者出门去。”

    “这也就解释了杜菲菲为何能拿出那么一大笔钱,很可能是这男人给的。”我自语道。

    赵羽继续说道:“这男人跟杜菲菲有个共同的账户,但是钱却在他死前不久被取走了,我看过取款数额,高达四十万之多。”

    “杜菲菲取走的?”我问道。

    期:2013-07-15 22:41:00

    “是,银行工作人员已经确认过,是杜菲菲。”赵羽说道。

    “这也太巧了,”我疑惑道:“正当我怀疑到杜菲菲有什么把柄在王若英手上,所以弄了大笔的钱给她当封口费。当我想查这笔钱的来历的时候,给杜菲菲钱的男人却死了。你说会不会是那女人干的?”

    赵羽摇头道:“没法说。现在人死了,死无对证。就算为了这件事传讯杜菲菲,她也大可以以远在安徽不可能回来杀害刘超宗为由,推个一干二净。”

    “你说,会不会是邪术杀人?”我将赵羽拉到一旁,低声问道。

    “这次不是。”赵羽断然说道:“因为很显然,刘超宗是中毒外加跳楼而死。如果邪术杀人,不可能会留有这种显而易见的死亡特征。”

    “那你说他是自杀还是被人谋杀?”我继续问道。

    “可能是谋杀。”赵羽说道:“原本这刘超宗是独自经营一家红酒厂,但他的生意很好,说是红酒是祖传的配方,销量甚至高过很多进口的名酒。后来,有人见他生意好,就想分一杯羹,让他分享下这祖传秘方。但是刘超宗不肯。”

    “所以就杀了他?可是秘方呢?”我问道。

    “这我还真没查到。我只是调查他的背景找到的。不过现在倒是可以借机传讯杜菲菲。”赵羽说道。

    我听了他这话,觉得这话里有话的,蛮有点意思。他难道是想借着杜菲菲被传讯的时机,去她家里找证据?

    但我俩的猜测倒是得到了证实。因为发现了杜菲菲的照片,确定了杜菲菲在上大学的时候竟然是这刘超宗的人。由于她的照片出现在案发现场,杜菲菲被传讯,我跟赵羽借机去了杜菲菲家。本想还是开门进去暗中查查,虽然作为警察,擅闯民宅是坚决不许的,但是,只要我俩不说,谁会知道。

    赵羽虽然有点像老赵,但是懂得变通这一点让我甚感欣慰。如果是老赵的话,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的。

    我俩摸到杜菲菲家门前,我按了下门铃,确定下是不是有别人在家。万一杨问和阮灵溪什么的在,那就毁了。按了三下,没人应门,我便掏出工具来,准备开锁。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一开,我差点儿被拍出去。

    我倒退几步一瞧,阮灵溪这货竟然出现在门口。

    “恶女!”

    “二货!”

    我俩怒目相视。

    “你怎么又来了?”阮灵溪叹道:“菲菲不是去警察局了么?还想干嘛?”

    “你没上班?”我诧异道。

    “你还说!”阮灵溪翻了翻白眼:“上次为了‘配合’警方调查请了那么多天的假,经理很不高兴,直接将我开除了。”

    我叹道:“真心悲催。”

    期:2013-07-15 22:42:00

    阮灵溪看了看我,又看了眼男神赵羽。但是在看赵羽的时候,眼神明显温柔很多。

    我心中一动,立即毫不犹豫地将男神推到她面前,笑道:“这是我哥们儿,赵羽。上次你被我们同事扣下不是,他也在,对你一见倾心啊!所以呢,想现在约你去逛街。”

    “我……”赵羽极度无语。

    阮灵溪吃了一惊,继而轻咳两声,冷哼道:“不行。”

    我见她神色有点异样,知道这货其实*漾,见人家男神帅其实不想拒绝,便赶紧推波助澜:“哎呀犹豫什么,人赵羽高帅富,你还嫌弃么?”

    阮灵溪说道:“可是我得给菲菲看家啊。”

    我说道:“那这样,今晚咱们在家做饭怎么样?我估计杜菲菲晚上也得回来吧?借用她的厨房她不至于跟我们翻脸吧?”

    阮灵溪迟疑道:“这个么……”

    我见她犹豫,便将这货一把推出门外,笑道:“你俩快去约会!我在家等着,给你们看家。早去早回啊还得做饭。”

    说着,“咣当”一声关了防盗门。没多会儿,便听到阮灵溪的骂声远远传来:“我靠,我还没拿钥匙呢!”

    我无视于她的叫喊,心想男神啊对不起了,暂时用美男计顶一下,牺牲一下你的美色吧!

    打发走阮灵溪后,我先去厨房,回想着那晚在杜菲菲家的时候,她是用哪个杯子喝的水。没多会儿便找到那杯子,小心地包裹起来放进背包,心想回去验证下指纹看看。

    之后,我的目光落到那神秘的杂物房上面。

    开锁看看!我心想一不做二不休了,直接一探究竟,总比我猜来猜去的好。

    这杂物房的门并不难开,很快便开了那把锁。但推门而入,却觉得一股熟悉的香味飘散开来,让我觉得有些眼晕。

    对了,这是杜菲菲的熏香?我想起那晚在楼道里闻到的香气。刚才进屋的时候并没有,看来,家里有客人的时候,她很少点这玩意。

    这杂物房里一片漆黑,前后窗都拉着厚重的窗帘。我摸到开关,打开灯。昏黄的灯光亮起,我这才看清里面的布局。

    只见一座书橱立在靠墙的位置,斜对着门,上面排满了书。墙上密密麻麻挂满照片,我走近一看,吓了一跳。这几张照片竟然都是死去的那几个村干部。果然,杜菲菲去过凤山村,而且还偷偷拍了照片!

    不仅如此,这墙上竟然还贴了不少古董的照片。我浏览了一遍,觉得有点眼熟。仔细一想,我去,这不是罗真相册里的那些照片么?

    难道杜菲菲和杨问还兼职盗墓?

    看完照片,我凑到书橱前看了看,发现那些书有一半是民国时期的小说,而且作者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杜横波。想来杜菲菲一直没忘记这灭家之仇啊。另一半则是关于一些巫术研究的书。

    熏香是放在一只小瓷盒子里的。盒子盖打开着,我瞧见几只黄色的蜡烛一样的东西插在里面,而且那蜡烛体上还搀和着玫瑰花瓣。

    香薰蜡烛?我取出一只放在鼻端嗅了嗅。那蜡烛透出一股怪味来,虽然也香,但是香得很邪气。

    蜡烛旁边是一只小盒子,或者说是一只小棺材。乌黑的棺,不知里面放了什么。我想起有些人养小鬼,会在家放这样一样东西,里面多半是婴儿尸体或者是尸油。

    “难道这货也养小鬼?”我想起那女人一鬼气,觉得很可能是这样,便打开那小棺材。

    只见里面却是一个青铜人偶,不过是女人的样子。而且人偶上扎了几根针。

    此时,我突然想起那连体青铜人偶。这好像就是那箱子里的。但是青铜人偶怎么可能被几根针扎进去?

    想到这里,我将那人偶凑近眼前细看,才见那人偶上竟然有几处极其细小的针孔。之前看到这些人偶的时候都是在夜里,或者光线差的阁楼里,根本没注意到这人偶上还有这么小的孔洞。

    看来这是一个诅咒的法器。但是这人偶诅咒的是谁?

    我见那人偶七窍处都扎着针,想了想,便将那眼睛里的两根针给拔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阵诡异的尖叫,不由手一哆嗦,将人偶丢到地上去。

    没多会儿,我瞧见一抹红色的影子从那人偶上慢慢淡了出来,飘飘的有点吓人。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