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羽笑着迎上来,说道:“一路很吧?”

    我问道:“你怎么在医院?”

    赵羽叹道:“出了一桩人命案子,正准备解剖被害人的遗体呢。”

    我惊讶道:“死在医院里,是医疗事故么?”

    赵羽说道:“那就说来话长了。”

    我俩一边走着,赵羽一边跟我简单讲述了下案。前几天,天津市河西区一个退休老干部董昌病重住院,于是家人把他送到这解放军医院来。

    期:2013-07-12 21:27:00

    刚住院的时候,医生询问他的病,董昌的家人说,每逢董昌睡觉的时候,就听叫他哮喘的非常厉害,而且喘气声音非常怪异,听上去像是有好几个人在一起声嘶力竭地喊救命,好

    于是,医生开始观察治疗,发现老人家平时没有异常,但是一旦睡觉,就会从嗓子里发出莫名其妙的嘶叫,偶然听上去就像是很严重的哮喘。

    但是仔细听,还真有救命,好等奇怪的声音。声音听上去很嘈杂混沌。

    可是董昌自己并没有说话,醒来之后,他什么都不记得,只是闹着要抽烟。但是鉴于他的病,医院不许。

    结果刚刚住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老人家就与世长辞了。

    家人认为董昌的体非常好,不可能突然死去。于是要求有关部门调查医院的职责。

    结果赵羽他们局里的法医将亲自解剖遗体,希望能够发现董昌的病灶。解剖就定在今天下午,因为遗体还在医院,所以他跟着法医等人都来了医院这里。

    赵羽讲述完后问我:“你怎么看?”

    我暗中吐槽:我又不是元芳!

    但听了这怪异的案件,我只能叹道:“难道又会是一场悬案?”当了刑警之后,才知道破案并非电视剧中所演的那样,每个案子都能迅速告破,而且如有神助,各种线索,追根溯源最后凶手无所遁形。

    更多的时候,我们对一些奇怪的案子束手无策,甚至有很多悬而未决直达几十年之久。更有一些久远的案件,直接封存起来,列为历史悬案。

    赵羽沉吟道:“希望能够顺利解决。”

    我俩到了医院的办公楼,直接去了一间医生休息室。现在大家都在吃午饭,解剖要下午才进行。我于是跟赵羽坐在沙发上闲聊,突然想起杜菲菲,便问赵羽能不能帮忙查一查这个人的资料。

    期:2013-07-12 21:27:00

    赵羽点头,从包里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登陆警局后台,开始调取户籍档案。

    我在一旁瞧着,见没多会儿,他便调出杜菲菲的相关资料来。我凑过去浏览了一下,见杜菲菲竟然是被领养的孤儿。亲生母亲在她五六岁的时候就病逝了。而在她刚出生的时候父母离异,父亲不知所踪,她随母亲姓,改了名字叫杜菲菲。家里也没别的亲人,就被送入了天津一家叫做天使堂的孤儿院。

    但她只在孤儿院呆了两年,就被一对无子女的老夫妇领养。老夫妇的家庭虽然比较宽裕,但是年纪很大了。供完杜菲菲读完大学,也相继病重辞世。

    “天使堂孤儿院?”赵羽狐疑地念道:“这个孤儿院就是我待的那个。”

    “啊?”我突然想起赵羽也是个孤儿,而且他跟杜菲菲年纪相仿,便问道:“那你认识杜菲菲?”

    赵羽皱眉道:“我说不好,因为这照片上的女孩子毕竟是长大后的模样,我就算见过她,也只是小时候可能见过。而且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没有叫菲菲的女孩子。”

    我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她小名不叫菲菲,应该叫小如。你记得么?”

    “小如?”赵羽沉思道:“你让我想想……”

    正在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穿警服的年轻人对赵羽说道:“要开始解剖了,我们过去吧。”

    赵羽点头起,对我说道:“咱们先去看看。至于有没有这个人,改天我去天使堂问问院长就知道了。”

    我也只好作罢,跟着他下楼,去到解剖室。门外有医护人员递给我们口罩等物件,我戴上口罩整理完毕,这才跟着赵羽进了解剖室。

    只见解剖台上躺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遗体。我见那老人虽然上了年纪满脸皱纹,但是材还不错,看上去健壮,没什么赘,看来生前果然是行伍出。难怪他的家人说他一向体不错。

    这样一个人突然病故,我也会怀疑他的死因。

    法医开始解剖。待他挥刀打开老人的肺部,我们在场围观的人吓了一跳。

    因为老人家的肺泡都纤维化了,变成了一块一块的钙化物质。

    最吓人的是,这些物质有的类似人的面孔,有的类似人的嘴,或者舌头。但是细细看来,又不是很像。

    赵羽跟我递了个眼色,我会意,便跟着他出了解剖室。解剖室外,死者家属正坐在座椅上等待。

    赵羽拉过老人家的儿子,问老人到底有多少年烟龄。

    老人的儿子回答,董昌是退休过后才开始抽烟的,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两三年而已。

    “两三年,肺部就毁得那么厉害?”我有点不可置信地问道。

    赵羽沉吟道:“那他抽什么牌子的烟?能拿给我看看么?”

    期:2013-07-12 21:28:00

    老人的儿子为难道:“说到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因为我爸只抽一种没有牌子的烟丝。为了抽烟还买了个旱烟袋呢。”

    “烟丝?哪儿来的?”赵羽追问道。

    老人的儿子想了想,说:“是我爸的一个老战友送的,也是个退休老干部。”

    “你能帮我们找到你父亲的这位老战友么?”赵羽问道。

    老人的儿子叹道:“这恐怕不行了,因为这位伯伯在大半年前就去世了。”

    我一听“去世”二字,心想难道这老伯也是因为抽烟而死?

    赵羽一听,也有点泄气。但是依然询问了董昌老战友的名字和地址。这位老战友叫林祥风,也住在天津。

    “咱们去找找这位林老伯的家人问问看。”赵羽对我说道。我看了一眼外头的大太阳,心想你还真是工作狂。难得的周末呢,你倒是好,还奔波工作中。

    我们俩于是赶去了林祥风的家里。敲开门后,一个和蔼的老太太给我们开了门。

    赵羽亮出警员证简单说明来意,老太太惊讶之余,也便将我们让进屋里去。

    赵羽于是问老太太,林老伯生前是不是喜欢抽烟?

    老太太叹道:“喜欢倒是喜欢。但是他对烟很挑剔,也抽的不厉害。大概两三年前才突然喜欢上一种烟丝,这才抽烟抽得厉害了些,没想到就死于哮喘了。”

    我听到这里,跟赵羽互递了个眼色。果然!这案子有蹊跷!

    赵羽于是问道:“大娘,这烟丝是在哪儿买到的呢?”

    老太太想了想,说道:“是从一个挑担子的外地人那里买来的。那个人每个月只来一次,打扮得很有意思,上穿一件绿色的衣服,有点破旧,倒像是当年的老红军军服,头上绑着缠头,挑着一副扁担,听口音像是南方人。”

    赵羽问道:“您对这卖烟人印象这么深么?”

    老太太叹道:“因为他打扮得奇怪,我就印象深了点。后来我老伴抽了这种烟丝后,体就不行了,所以我对这卖烟的也没什么好感,所以印象深了些。我劝说老伴戒烟,但是他不听,还发脾气。这不,以前也没病,自从抽了这种烟,体每况愈下。半年前更糟糕,这一睡觉,我就听到他的哮喘声。”

    期:2013-07-12 21:29:00

    我们一听,这林祥风的病状,跟死去的董昌一般无二,看来症结就出在那烟草上。

    出了林祥风的家门,我问赵羽,有没有找到那些烟草?

    赵羽说道:“物证处也许留有烟丝,我回局里看看。”

    于是我俩赶回警局,去物证处取来一点烟丝。我拈起一点放在眼前细看,见这烟丝除了颜色泛红之外,与普通的烟丝并没有什么不同。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