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7-12 21:13:00

    关于降头术的部分,我打电话问过吴聃。他对这玩意也并不十分了解,只是说,既然许一豪是以看风水为生,那么匣子里的葫芦应该是昭示着乾坤的秘密。葫芦烧毁了,代表拥有者的能力和生命也随之会失去,也就失去了阳平衡。也许那尸体的变异正是因为这个。或者说,许一豪这男人本就是个阳人,而且男**官太小,所以才用了什么法子将自己变成一正常的男人。那盒子就是关键。盒子毁了,许一豪自然也就变回以前的怪异模样了。

    听了这些解释后,我大概明白了案件里一些怪现象,但是同时也头疼这该怎么写报告和分析。

    总不能在卷宗里写被害人死于降头术的反噬和诅咒吧?

    回到蚌埠市局后,我立即跟着小郑去了停尸房查看许一豪的尸体。果然的,如小郑所说,许一豪的尸体真的呈现出两种状,怎么看都觉得妖异。

    在得到我的肯定之后,小郑这才松了口气,说道:“我靠,我见过那么多尸体,就从来没有一具死后还变样的,而且变成这种德行。我一度以为自己患了臆想症呢。不过,宋炎,你这几天到处奔波的,查出点什么眉目没有?”

    我摇头叹道:“不查还好,一查更糊涂了。”

    小郑笑道:“瞧你那愁眉苦脸的样儿。这案子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办,适当休息会儿吧。今晚咱们喝酒去?”

    我思量着就这么纠结下去也没个结果,不如放松下脑子,等思路顺畅了,也许能想出点眉目来。于是便点头同意跟小郑去喝酒消遣下。

    边喝酒边扯谈外加吐槽,等我俩想回家的时候,我才发现已经晚上十点了。

    小郑跟我道别,便坐车回家去了。而到我家的末班车已经没了,于是我站在马路边儿上,准备拦一辆车回家。盛夏的天气闷异常。没多会儿,我便听到天边一阵闷雷响过,有雨点点滴滴地落了下来。

    我眉头一皱,心想一会儿该有一阵暴雨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边一阵骂声传来:“靠,什么垃圾地方,连个出租车都没有?!我这想早回去也没办法!”

    我一听这声音,好像是个姑娘,而且声音极其耳熟。扭头一看,顿觉心中无数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边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阮灵溪这个恶女。

    阮灵溪正不知跟谁打电话,另一只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期:2013-07-12 21:15:00

    我心中无语,心想这叫一个冤家路窄。我们前世看来不光五百次回眸,而且回眸的同时一定是对骂了一场,才换来这辈子时时处处的冤家路窄,走哪儿都能遇到。正想着,见一辆出租车停在我边。司机摇下车窗,问道:“小伙子打车?”

    我点了点头,正去拉车门,却见阮灵溪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将车门拉开,自己先坐了进去。

    我顿时气结:“我说你懂不懂礼貌?懂不懂先来后到??”

    阮灵溪皮笑不笑地说道:“你是一大男人,再去拦一辆车不就是了?你知道我等了多久??足足四十分钟!你看你好意思看我提着这么多东西等车么?”

    我一听这话,顿时来了气。如果她能说几句好话,也许我就让给她了。这一番抢白下来,我顿时恼了,拉开车门也坐了进去,冷笑道:“我还就跟你抢定了!”

    “你!你还有个警察的样儿吗?!”阮灵溪恼道。

    司机叹道:“二位,这样的话你们俩都下车吧,商量好了再说,这要打起来我还得把你们都带警察局去。”

    “我就是警察。”我冷哼道,随手将自己警官证掏了出来。

    司机一看,顿时态度和缓:“哎呀警察同志,这样的话我先送你吧。”

    说着,司机发动车子。我心中好笑,想起一会儿也许会有大雨,便无奈地叹道:“行了,先送她吧。不过恶女,你去哪儿?”

    阮灵溪冷哼一声:“这还差不多。我去富盛小区,就我朋友那。”

    于是我只好跟着她先去了杜菲菲所在的小区。计程车开了没多会儿,大雨倾盆而下。我转头看着车窗上不断绽开的水花,心中回想着扑朔迷离的案

    车子进了富盛小区,又开到杜菲菲家楼下。我见车窗外一道白色的影正站在雨中,不由定睛一瞧,原来是杜菲菲正打着伞在门口等着。

    阮灵溪下了车,杜菲菲赶紧撑伞过去。见到我也在,她怔了怔,这才笑道:“宋炎也在啊。一起到楼上休息下再回去吧。”

    我刚想婉拒,但抬头看向杜菲菲的同时,眼角余光瞥到楼上一户人家的窗口。

    那窗台上好像坐着一个穿红吊带裙子的女人,正晃着两条腿,低头看着我们。

    我心中一惊,心想这半夜还有跳楼的啊,于是赶紧下了车抬头细看。但再看的时候,却见那窗台上并无人影,而我刚才以为亮着灯的窗口也是黑洞洞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此时,一道闪电亮起,我不由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期:2013-07-12 21:17:00

    刚才那一闪而过的红吊带裙,总让我觉得在哪儿见过。再联想到这个地点,不由心中发寒:刚才那吊带裙的样式,好像是王若英死时穿的那件……

    “你怎么了?”边一道声音透过雨声飘忽地传来。我扭头一看,见杜菲菲正撑着伞站在我旁边,冷冷地盯着我。

    我打了个哆嗦,笑了笑:“没事,没事。”

    “雨太大了,躲躲雨再走吧。”杜菲菲微微笑了笑。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近看杜菲菲的时候有些别扭,好像这女的一鬼气,像是从深宅大院走出来的古旧女人,带着旧时光潮湿冷清的味道。

    我不由回想了下从前。我见过杜菲菲两三次而已,而且都是匆匆见面,旁边还有杨问,所以没怎么注意她。

    “你们俩愣着干嘛?还不进来!”此时,阮灵溪在楼房门口喊道:“打算淋雨聊天么?!”

    我这才如梦方醒逃也似地钻进楼道去,跟着阮灵溪上了四楼。走到杜菲菲家门前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出了血案的402。那门虽然关着,但我不由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那门后的猫眼里看着我,看得我后背一阵发凉。这时,阮灵溪和杜菲菲都进了屋,我也赶紧跟着进去。

    杜菲菲打开客厅的灯,柔和的灯光笼罩下来,我才觉得心安定了许多。

    阮灵溪嚷着被雨淋了,要去洗澡,随即立即钻到洗手间去。

    等我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我才觉察到自己冒然的到访好像不大对劲。半夜三更的去一个单……额,朋友的女朋友家里,毕竟不太好。

    但刚才不知为何,看到那鬼影后就有点心神不定,竟然糊里糊涂地跟着上了楼。

    显然的,杜菲菲并不怎么欢迎我,刚才在楼下估计也是跟我客一下,看在我是杨问朋友的面子上,让我上楼来避避雨。半夜三更的,一般正经的男人都会拒绝这个邀约,毕竟要避嫌。我竟然在看到那红衣鬼影后,像是被蛊惑一样稀里糊涂来了杜菲菲家里。现在坐在客厅里,我才回过味儿来,似乎今晚这举动有欠妥当。

    杜菲菲是个很文静的姑娘,她不开口,我也不知说什么才好。接过她递过来的一杯茶后,我俩陷入尴尬的静默。为了缓解尴尬,并琢磨着怎么找个借口离开,我环视了一下客厅的陈设。

    杜菲菲家的装修风格还蛮雅致,颜色素净。空气中似乎飘散着一缕似有若无的香气,但是我分不清那是什么样的香味。阳台和客厅是相通的,窗帘合着,一架钢琴摆着阳台之上,蒙着白色的罩子。那钢琴上放着一篮绢花和一个小相框。

    边欣赏完客厅,我边喝完茶水,将杯子放在茶几上之后,对杜菲菲笑道:“我先走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

    杜菲菲点头道:“外面雨大,你带着伞走吧。”

    我连忙起道谢。正在这个时候,窗外一道霹雳响过,之后一声“咣当”巨响,似乎什么东西倒塌在地上。几乎与此同时的,我只觉眼前一黑:家里停电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令正在洗手间洗澡的阮灵溪发出一阵尖叫:“啊啊,怎么回事??停电了??”

    期:2013-07-12 21:19:00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