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3-07-11 22:22:00

    但现在我才想起来,我的战神掉在外面呢,这可如何是好?

    此时,杨问喝道:“还不赶紧请神?!”话音未落,我就听到“当啷”一声响,好像是什么东西被他丢了过来,落在我脚下。

    借着窗外微光一看,见地上一柄弯刀泛着幽暗的红光。这是一柄古雅的刀,我来不及细看,但这一瞥之下,只是看到刀刃上泛着红光的两个古体字:夺舍!

    我知道修道之人,做法之时都有其独特的“法器”。比如很多电视剧里演的,茅山道士的桃木剑。但是,并未所有人都用那种低端的玩意。

    法器多半用来镇鬼驱邪,或者作为一种媒介和指引,引来外界力量。所以法器也是多种多样的。吴聃也是用刀,但是他那刀更古朴些,比杨问的弯刀大一些,记得也有名字,叫做“中天。”

    如今杨问将法器丢在我面前,着急之下,我只能拿起暂用。当然,我对自己所谓的“请神”还是“神打”的功力根本毫无自信,拿起那刀只当了菜刀用,先去砍那几只鬼手去了。

    只可惜那鬼手却十分讨厌,刀落它便躲,收刀就再次缠在我的腰间。我砍了半天,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傻,就跟玩打地鼠一样,一个也没打中。

    没多会儿,我就流汗了。

    杨问却在一旁说道:“我让你用请神,你当自己在切菜呢?!”

    我一听这话,气儿不打一处来。这货陷害我还有道理了。

    于是我嚷道:“你他妈快来救我!我不懂请神!”

    杨问冷然道:“我不救,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这货竟然悠然地踱步出了大门。我心中着急,心想这什么意思?

    突然联想到吴聃说的一句话“实践出真知”,难道杨问也突然想当我的师父,而且还奉行了吴聃那理论?

    我了个去,这要出人命的!

    我一边乱砍一边喊依旧愣在一旁的小幂:“你这狐狸,好歹帮帮忙啊!”

    灵狐小幂吐出一句让我更无语的话:“啊,怎么办呢?我还没恢复法力啊,还是当没看到的吧……”

    说着,妥妥滴转溜了。

    我心中跟打翻了一瓶浓硫酸一样,焦急万分外加气怒攻心到冒青烟。

    期:2013-07-11 22:22:00

    此时,原本在背后怪笑的鬼脸已经呈一种极度扭曲的样态,伸到了我的面前。

    我擦擦擦!无论生前是多美的女人,死后变成惨白一团的鬼,都不会好看到哪儿去。尤其当这鬼脸慢慢在你眼前裂开,七窍流血的时候。

    “啊啊啊啊!”我尖叫一声,举起手中的刀就砍向那女鬼的头。

    这一刀下去,头是削掉了一半,但是那嘴竟然还继续怪笑着,向我脖子凑了过来。

    我心中着慌,咬牙闭眼,心想这回死马当活马吧!我来试试看我的半吊子请神!

    于是,我闭上眼,尽量不去想眼前的鬼脸,回忆着书上所说的念诀之法,手执夺舍,念道:“权斩邪魔独为尊,请神!”

    喊完之后,我只觉得后一股劲风袭来,赶紧一缩脖子,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这一眼差点儿让我吓尿。

    后不知何时多出一道模糊的影子,足足七八尺有余。仔细看来,那影子好像是个古代武士,还举着一把长刀。

    我靠,为什么杨问请神请的都是神兽,而我请来的是古人??

    但无论请来的是哪路神明,这古人很显然很厉害。我突然感觉一股力量升腾而起,竟然挣脱那鬼手站了起来。而与此同时,后那人影也有了动作。

    只见那人影举刀砍向那些横七竖八伸出来乱抓的鬼手。更神奇的是,我感觉自己的动作似乎被他带动,不由己地随着他的招式,去砍杀在我旁徘徊的女鬼。

    一时间,如有神助,顿时逆袭。我一边杀鬼一边诧异,怎么就从打酱油的NPC变成了开挂的GM?

    等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才发现刚才一阵砍杀,那鬼影已经不见了。而且,贴在木板上的人皮照片一点点脱落,纷纷掉在了地上,须臾间化为焦炭。而我后的古人影子,也渐渐淡去了。

    一股焦糊味儿传来,我顿觉作呕。

    期:2013-07-11 22:23:00

    这时候,门一开,我见一个人闪进门。抬头一瞧,不像是杨问,好像是个女人。等那人走近了,我才看清楚对方,原来是恶女阮灵溪。

    “你怎么在这儿?”我一边擦汗一边问道。停下来之后才觉得全酸疼。

    “我朋友就住对门,我来照顾她怎么?说起来,还不是因为你们!”说着,阮灵溪一脚踹到我的腿骨上:“臭警察,酒囊饭袋,凶手抓不着,却来欺负本姑娘这受害人,还不让我回家,我踢死你!”

    说着,这恶女连踢几脚,我躲闪不及,挨了她好几下。刚才就伤筋动骨一阵折腾,这几下上来,我琢磨着腿上得青紫一片了。

    我跳着脚骂道:“我靠,你最好还是回家,我可没拦着你!”

    阮灵溪停下动作,恨恨道:“你们不是说案子没结果暂时不让我离开么?把我当凶手看是不是?”

    我感觉腿上传来一阵**的疼痛,不由呲牙咧嘴地回道:“这也是为你好,保护证人……”

    “我呸!”阮灵溪立即打断我的话。

    我顿时无语。所谓好男不跟女斗,尤其不跟恶女斗。此时,客厅的灯一亮,我见杨问和小幂站在门口,心中不由忿恨:“你们俩刚才为什么都弃我而去?”

    杨问笑道:“你看你自己对付鬼怪,不是有一的么?”

    我指着阮灵溪问道:“那这个恶女呢?她怎么会来?”

    杨问笑道:“灵溪在我女朋友家呢。刚才听这边有动静,她自己要冲进来看看的。”

    提起杨问的女朋友杜菲菲,我想起她怀孕的事儿。看杨问面色如常,总不至于不知道此事。难道这货跟妹子未婚先孕啊?

    我想了想,把问候杜菲菲的话咽了回去。这年头喜当爹的太多,万一造成啥误会,多尴尬。

    “不过,我到现在也没明白谁会砸晕我。”阮灵溪此时说道:“唯一的可能就是凶手,可是凶手干嘛跟我过不去?”

    “也许不是有意嫁祸,也许当时凶手就藏在现场。见你进门不好逃匿,只好砸晕你,然后逃走呗。”我解释道:“不过说起来,你得仔细想想,那凶手的样貌形,你就一点都没看到么?”

    阮灵溪翻了翻白眼:“我都被砸晕了怎么能看到?但是,杨问说这屋子的女主人是被降头术给害了,并不是人为啊。”

    期:2013-07-11 22:24:00

    “没那么简单。”我冷哼道:“那男人为何而死?那木匣子又是什么?”

    阮灵溪啐道:“这关我什么事!有空在这儿废话,不如赶紧查清楚,我还得回去上班呢!”

    我咧了咧嘴,心想这女人怎么跟二踢脚一样点火就着呢。

    阮灵溪见没什么事,也便回对门去了。杨问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笑道:“看来你不错啊。”

    我瞪了他一眼:“你这教法要命啊,要是我学业未成先死,那怎么办。”

    杨问笑道:“我相信你的潜力。”

    我抬头端详着他的笑容,揣测着他这话有几分真心。杨问这人看似真诚,却总让我有种捉摸不透的神秘感。

    好像站着他面前,你永远都在隔着一层纱去看着他,没法子靠近,也没法子完完全全地看清楚。但是这笑容又给我一种无法怀疑的真诚感,一时间令我无所适从。

    一个偶然邂逅的陌生人,就算是成为了朋友,真的能心无芥蒂地将很多事告诉我么?甚至毫无保留地教给我他的绝学?如果说吴聃那货真有一代宗师的豁达,加上跟我的不解渊源,才肯成为我的授业师父,那杨问为的是什么?想到这里,心中忽而升出一丝不可言状的疑惑。

    这一晚过得过于刺激,也令我有些疲惫,便早早告别杨问,回去休息。一路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对门闹得那么凶,阮灵溪和杨问都听得见,而忍不住来一探究竟,那杜菲菲怎么会连面儿都不露?

    转而一想,大概是这姑娘胆子小,不敢进凶案现场。毕竟像阮灵溪那样的女汉子,世上也不那么多不是么。

    期:2013-07-11 22:25:00

    这无头案困扰了我们好几天,到底没个结果。这几天,我查访了被害者许一豪的背景。许一豪是福建人,据说是以给人看风水断吉凶而赚钱起家的。

    许一豪在台湾和福建地段还有名,据说这人给人看风水判断吉凶,化解厄运方面十分拿手,无一失误如有神助。由于他在风水堪舆方面名声在外,因此许一豪在各地也结交了些这方面的朋友。

    我打听到许一豪在合肥竟然也有一好友,叫程浩,是个商人。但是程浩喜欢钻研《周易》,对风水这类学说很感兴趣,因此跟许一豪有颇多的来往。我一听这消息喜出望外,如果找到这位朋友,也许对许一豪与王若英的经历与生平有更多的了解。

    很快的,我查到程浩的住址,立即找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