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吴聃喊道:“老人家!您说的杜家是怎么回事?您是不是住在河北路小区附近的那位?”

    那老太婆连理都没理,拖着那麻袋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见那麻袋沉甸甸的,不知里面装了什么。想起别人对这老太婆的描述,我不由对那麻袋做了点联想。

    吴聃拽了我一把,说道:“看什么呢?走啊。”

    我这才缓过神儿来,问道:“现在怎么办?”

    吴聃想了想,说道:“这老太婆有点意思啊。说什么杜家,好像是特意来指点我们一样。”

    一听这话,我倒也冷静下来想了想,确实,刚才那老太婆的话意味深长。

    “那这个杜家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吴聃想了想,说道:“既然这老太婆之前住在河北路那边,那她说的杜家冤魂,很可能是跟河北路鬼楼有关系。”

    “那就是陈家的闹鬼事件了?”我恍然道。

    期:2013-07-07 22:46:00

    “嗯。”吴聃说道:“要想查这方面的资料倒是不难。既然那鬼楼之前是私人庄园,住了一户有钱人,看来这人非富即贵。这种人也许会在天津当地名人志上留点什么资料。咱们去档案馆查查,应该就能找到。”

    我一听这话倒是有点道理。于是我跟吴聃带着捞上来的东西,一同回了住处。路上,我想起刚才在水下见过的异状,于是问吴聃,刚才那水下是水鬼么?

    吴聃耸耸肩,说道:“谁知道,我反正是没见过。不过那条河死的人太多,出现点水鬼也没什么奇怪。”

    回去之后,我们俩好好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吴聃便带着那颗水里寻找到的头颅去了罗刚家。罗刚自然千恩万谢。

    出了罗刚家,我又想起那夜救我一命的黑衣人。子牙河边的老太婆,莫名其妙的黑衣人,这让我觉得最近的事越发扑朔迷离。

    吴聃说,也许水下找到的漆瑟跟罗真之死有联系。至于罗真怎么死的,这也得仔细查查。而陈家的事,既然遇到了,也不能不管。反正档案馆也不算远,顺路去查查也不损失什么。

    于是我俩便去了档案馆,查找当年河北路那边是谁的私人住宅。

    档案馆里有民国时期的建筑记载,说是陈家那栋楼原来是民国时期一个著名的教授,名叫杜书同的私人住宅。

    但是记载也只有这一点儿而已,还有几张当时别墅的照片。

    “得,不如上网查查杜书同的生平。”吴聃说道。我听罢,赶紧拿出手机上网,在百度搜索栏里输入:杜书同,三个字。

    百度里很快出现杜书同的生平。原来这位教授是民国时期北洋大学堂,也就是现在的天津大学的文学教授。这位教授当时还颇有些名气,出了几本书。教授有一个女儿,叫杜横波,竟然是民国时期一个略有名气的女作家。

    这杜书同一家在**期间死于非命。百度上仅有这一些资料。**期间很多资料都是绝密的,百度上不可能出现相关的详细内容。

    “就这么一点?”吴聃皱眉道。

    “就这么一点。到**这里就完全结束了。”我说道:“这怎么查下去呢?”

    吴聃想了想,指着我的手机说道:“我看这网页下面有别的链接,你点开看看。”

    我一瞧,果然在杜书同的百科词条下出现一个相关词条,看上去是一个人名:许成宇。

    期:2013-07-07 22:47:00

    我点开这许成宇,见另一个百科词条出现在眼前。

    这也是一篇人物的百科。浏览了一遍,发现这人也是个民国时期的大学教授,只不过是南开的。这人跟杜书同是好友,好像**期间也被批斗过,虽然没死,但十几年前病逝了,而且一生未婚。

    “得,这人也死了。”我有点失望地说道:“这样是不是也就没人知道杜书同一家当年发生了什么?”

    吴聃想了想,叹道:“还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我问道:“难道你还能召唤来杜书同的鬼魂,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吴聃笑道:“你还别说,我还真想这么干。”

    “找鬼?”我不咋信任地看着他:“你行么?”

    吴聃说道:“我不行,但是有人行。这个倒还不急。你不是说怀疑这陈家跟你在安徽遇到的那个案子有关系么?赶紧去找人查查才是正事。否则这琴弦一直缠着你,岂不是很麻烦?”

    我一想,这倒也是。于是赶紧给同班同学打了个电话,问我那个在天津市公安局当警察的校友的联系方式。

    我只记得曾经有个校友考进天津市公安局,还是隔壁班的。但打听到那校友的名字,却是有点意外。进天津市局的竟然是我们当时的校草,赵羽。

    这位赵羽当年在我们学校可是大名鼎鼎。这货凭借一张酷似港台明星钟汉良的脸而风靡全校,加上气质出众格也不错,被全校女生全票通过为我们的校草。

    不仅如此,在我们上大三的时候,人民大学的校花还曾跟他表白,倒追过一阵子。不过终因赵羽的拒绝而心碎离去,着实让我们羡慕嫉妒恨了好一阵子。那校花可是女神级别的啊喂!

    由于赵羽这男神的光环过于刺眼,我们这等草民通常对其敬而远之。但这次却要求他去查,不知他是否同意,也不知他会不会对我这寂寂无名的校友施以援手。

    想到这里,我按照同学给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没多会儿,电话便被接起,一个很好听的男声传来:“您好,哪位?”

    我哈哈笑道:“是赵羽吧?我是你的校友,隔壁班的宋炎,你知道我么?”

    手机那端顿了顿,赵羽随即笑道:“宋炎,好久不见了。你找我有事?”

    我心中暗想:真你妈能装,我们在学校就没怎么见过好呗。

    但求人办事,还是得客气些,我便继续近乎:“是啊校草,确实有点事儿想麻烦你。这个,河北路小区那边有个叫陈连国的人,你能帮我查查他的家庭和亲属况么?其实……”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想编造个合理点儿的理由。但是没等我说完,电话那端的赵羽突然接道:“陈连国?怎么你也知道这个人?”

    我一听赵羽的话,有点愕然:“你也知道他?”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赵羽才继续说道:“最近天津这边发生了一件案子,被牵扯进去的人中,就有陈连国的亲属。我们也是在查家庭关系的时候,查到陈连国这个人的。”

    我一听这话顿觉诧异,不由问道:“什么案子?”

    赵羽叹了口气,说道:“是很蹊跷的案子,一个月了侦破还没丝毫进展,都快成悬案了。”

    期:2013-07-08 16:08:00

    我一听来了兴趣,立即说道:“咱们见个面,仔细说说,也许我知道的事跟你这案子有关。”

    挂掉电话后,我跟吴聃简单说了说。吴聃点头道:“行,兵分两路。你去见这位校友问问看,我去别的地方打探下陈家的事。咱们家里见。”

    我跟赵羽约好地点,在南京路附近的星巴克见面,那地方好找。我打车去了吴聃所说的星巴克,找了个靠窗的角落坐下来等赵羽。坐下之后,我才觉得这地儿真心好,四下都是落地玻璃窗,向外一看,繁华街景尽收眼底。如果是坐在窗边观赏夜色喝着咖啡,那就更爽了。不过问题是,这不侣约会专用地点么?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