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好像出事了,”我对赵羽说道:“要不要去看看。”

    “这一股什么味儿?”赵羽皱了皱眉说道。他这一说,我才注意到空气中确实漂浮着一股怪味儿,好像就是从对面的中国青少年棋院飘过来的。

    此时,博物馆的一门卫见赵羽一警服,便说道:“警察同志,您快去看看吧,对面那院儿里总是一股怪味,好像是一股子的腥膻臭味,都好几天了。”

    期:2013-07-08 16:11:00

    赵羽皱了皱眉,对我说道:“一起去看看?”

    我点头道:“好。”

    我们俩于是分开人群进了那青少年棋院。这座院子倒也宽敞,楼不高,但却带着一层阁楼。我跟赵羽抬头望向那阁楼黑洞洞的窗户,见那窗户似乎是被木板封闭着。

    赵羽喊过管理人员,问这门外的人群是怎么回事?

    那管理人员说道:“也不知怎么,这院子里总是一股子腥味。这都附近的住户,说这天气炎,味儿越来越大,让我们想法子解决。但是我们找遍了这整个的院子,也没找到什么地方不对,能出这股子臭味。”

    赵羽指了指那封闭的阁楼,问道:“那阁楼上呢?你们查过没有?”

    “阁楼?”管理人员摇头道:“那阁楼没什么用处,早就封锁多年了。”

    赵羽皱眉道:“上去打开,我们看看。”

    管理人员见赵羽一警服不敢怠慢,赶紧从值班室翻找了半天,找出一把钥匙来,带着我们上了楼,直到阁楼门前。

    到了阁楼门前的时候,赵羽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看门前地板上。

    我的目光低下去,竟然瞧见那阁楼门前地上有三两个脚印。这层楼看来很久没人来过,积尘颇为厚重。而那脚印也显得格外清晰。门上那锁虽然笨重,但应该也有些年头了。

    只是那锁上却纤尘不染,好像有人最近还开启使用过一样。

    赵羽摸向腰间,神色凝重起来。我见他随带了手枪,心中安定了些。当然我也是带枪了的,只是带的是战神。但既然锁是从外面锁住的,就算是有嫌疑犯藏在里面,现在也未必在吧?除非,这棋院的管理人员也是共犯!

    不过,看那开锁的管理员一脸淡然镇定,不像是心怀鬼胎的样子。这时候,阁楼的锁开了,那一股子腥味更为浓重地扑面而来。

    那管理员掩鼻躲开,骂道:“靠,这楼上难道是有什么死猫死鸟的?怎么这么臭?”

    阁楼的窗户果然都是木板密闭的,里面一片灰暗。但依然是有丝丝缕缕的亮光从木板的缝隙中泄露进阁楼。我俩端着枪,小心翼翼地进了那阁楼门去。

    等眼睛适应了阁楼里的光线,我赫然瞧见,有四具**女尸正对着我们站立在靠窗的位置上。

    我跟赵羽急忙走上前去,等看清楚这四具女尸,我俩差点儿当场吐出来。

    这四具女尸全满是腥味儿,都被掏空内脏,每两个人的手臂被钉在一起,嘴里叼着……桃子?

    期:2013-07-08 22:30:00

    更恐怖的是,这四具尸体都被人烤熟了,皮肤都是焦黄焦黄的。我忍住恶心,赶紧退后几步,想离着这些恐怖的尸体远点儿。但这一挪步,我才觉得脚底地板有些黏腻。我低头一看,地上黏糊糊一片,像是油脂。联想到这四具尸体是被烤焦的,我不由更为恶心。这地上的油腻,八成就是尸油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一阵干呕。转而去看赵羽,却见他神色依然,并未有丝毫变化,但是目光却落到那几具尸体上:“你过来看,这是什么?”

    我佩服他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只好忍着恶心凑过去,却在那些尸体腹部的伤口上,瞧见几张插着的竹签。那竹签上好像是用朱砂写着字。我凑过去看了看,虽然看不懂,但是依稀分辨出上面的字迹:“己丑年、丁丑月、乙丑;己未年、辛未月、己未;辛亥年、己亥月、乙亥……”

    奇怪的是丑、未、亥这三个字都是倒写的。

    “这什么东西,竹签放倒了?”我问赵羽道。

    赵羽摇头道:“不像是放倒的。如果是无意间放倒的,那不至于四个都放错了。”

    “你看,这里还有灵位!”我无意间扭头一瞧,见窗户对面是一堆杂物,但是那杂物前面放着一个木牌位。

    木牌位竟然是供奉月老的,但奇怪的是月老二字也是倒着的。

    牌子正前方是一个蒲团,上面散落着男子的衣服、头发,甚至还他妈有指甲。

    “这都什么东西?”我看了半天,更觉得疑惑。

    赵羽也一头雾水,说道:“确实奇怪。不过这四个女尸,也许是我们要找的人。”说着,他掏出手机,想拨电话给局里,却发现这阁楼根本没有信号。

    “我去外头打个电话,让同事来验尸。”赵羽说道。

    我见他要出去,自己对着这四个焦尸心里发毛,也赶紧跟在他后往外走。但是还没等我俩走到们边儿,那阁楼的门突然“咣当”一声关上了。

    “我靠,开门!”我赶紧上前去推那门,心想难道管理员竟然把我俩警察给锁起来了??

    “别敲了,打不开。”赵羽冷静地说道,同时警惕地环视四周。我见了不由暗叹。虽然是同龄人,但赵羽遇事冷静,这种时候都能淡定如常,实在非我等能比得过的。

    也许是赵羽的冷静影响了我,我也渐渐平静下来。想起刚才嫌烦就把灵狐小幂塞给吴聃带回家去,现在有点后悔了。

    期:2013-07-08 22:31:00

    这个时候,那几个被钉在一起的女尸突然有了动作。我只嗅到一股腥风袭来,就见其中两具焦尸已经将我围在中间。那股恶心的气味直呛我的口鼻。一阵反胃的感觉袭来,我赶紧拔出战神,对着那两具尸体就是两枪。

    这种诡异景见识得多了,我也就见怪不怪,第一时间便能做出反击。我以为即使以我的能力,枪神不能将这焦尸打飞,总也能给她击退了。但万万没想到,那子弹就像是打在两具铁人上,发出咚咚两声响声,竟然被弹开了。而那尸体上一丝弹孔也无。

    这不科学!我在心中尖叫。尸体就算再坚硬,它也是血组成的。打不穿这算什么意思?死后还懂金刚罩铁布衫?

    而这时候,两具尸体已经呈合围之势,向我扑过来。我赶紧一个弯腰,从她们之间的空隙中钻了出去。但是胳膊还是触碰到那焦尸,蹭了一黏糊糊的油腻。我想起那满地的尸油,不由一阵作呕。

    但是那俩具尸体不容我喘息,再次向我袭来。这回我有点着慌。战神的辟邪子弹都他妈打不穿这两具尸体,我除了躲还能干吗?于是我在狭窄的空间里上蹿下跳地开始躲那尸体。

    在逃命的同时,我瞥了一旁的赵羽一眼,心想你可别出事啊,你要出事我们学校得多少少女心碎啊!

    但这一回头,我却吃了一惊。只见那赵羽也在端着枪对准围击他的两具焦尸开枪。而且他的枪竟然装了消音器,只听到“噗噗”几声,我见几只子弹深深嵌入那两具尸体之中,不由暗自吃惊。

    我刚才试过多次,那尸体明明铜铁般坚硬,他的子弹为啥能打入尸体体之中?我的战神还他妈被吹嘘为辟邪利器呢,再不济也不至于敌不过一只普通的枪和普通的子弹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