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待细问,阮灵溪却突然翻了脸,将我俩推出门去,冷冷说道:“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最好也别来找我!”

    说着,“咣当”一声关闭防盗门。我跟吴聃被拒之于门外面面相觑,不知为何这姑娘瞬间翻脸。

    吴聃不死心地又在门外敲了半天,阮灵溪忍无可忍地警告我们,再敲门就去报警。

    我一听赶紧拉着吴聃走了。既然阮灵溪不想说,我们再怎么敲门也没用。

    我跟吴聃只好走下楼梯。吴聃挠了挠头发说道:“奇怪了,一般人看到这狐狸,多半会认定是大耳狐。巫山灵狐生长在深山里,就算是当地的山民也很少有见到灵狐本来面貌的。这女人怎么会认出我们带着的狐狸是巫山灵狐?”

    我说道:“你都不知道,我哪儿知道。可是这妹子的同事说她是海南人,那也不大可能去过巫山见过灵狐。说不定灵狐这东西被贩卖到了海南?”

    吴聃啐道:“就你这脑子还当警察??能断几个案子?巫山灵狐之所以没有多少人见过,是因为这狐狸敏捷,狡猾,神出鬼没。而且巫山群山云遮雾罩,很多地方鲜有人迹,进了里面很容易迷失。你说这世上有几个人能逮到灵狐?就算是逮到了,世上多半人也不认识这狐狸,如果当做大耳狐来贩卖的话,虽然价格也不低,但是也没贵到一只几百万的地步。你说世上人为什么费这劲去抓灵狐贩卖?“

    我想了想,倒也是。那这只能解释为,阮灵溪见过灵狐。难道她还去过巫山?

    我们正疑惑着,却听灵狐小幂说话了:“你们两个蠢货,没看出那女人会一点道法么?”

    吴聃微微惊讶:“她也懂道法?”

    小幂说道:“我感觉她认识灵狐这东西,而且懂道法。你们说,完全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会是什么人?”

    我心想,这不废话么。完全符合这俩条件的人还他妈是个人。不过是比一般人见识多的人罢了。

    期:2013-07-05 11:03:00

    吴聃却讶然道:“难道你是怀疑,这女的跟巫山派有关系?”

    “巫山派?”我听过华山派嵩山派衡山派,却没听过巫山派。

    “也许你只听说过茅山派,但是没听过其他门派。”吴聃解释道:“其实跟武功门派差不多,每个名山大川都隐藏着一个或者两个赫赫有名的道法门派。茅山派相当于道法中的泰斗,就好像少林武当那角色。其他门派多半延伸而来,但是很多在发展的过程里,融入了其他因素和修行方式,于是有了多家争鸣的局面。但是我国奉行无神论,这么多年来,这些道法门派的真正修行者和继承人,也都各自隐居深山了。有的门派甚至断了传承,可惜啊。”

    我听了他的解释,只觉得有些意思,便问道:“那巫山派难道是在巫山里么?”

    吴聃点头道:“我虽然没见过,但是我朋友当年去过,甚至还遇到过传说中的‘巫山神女’。不过也只是匆匆一面之缘。可没想到这厮竟然对神女念念不忘,后来竟然相思成疾,郁郁而终。话说我一直觉得这货死得郁闷。在没遇到那所谓的巫山神女之前,他就是一流氓,心狠手辣。从他给这灵狐的父母活活剥皮来看,就不是良善之辈。”

    我一听剥皮,顿时心中不悦,但听这人又对只一面之缘的巫山神女念念不忘相恋成痴,又觉得有些唏嘘不已。人还真难说清楚。于是我问这巫山神女是什么样子,难道是他的幻觉么?神话里的形象总不至于出现在现实里吧?

    吴聃笑道:“你当这巫山神女真是神啊?我说的巫山神女,指的是巫山派的几个继承人。巫山派都是女人,而且年轻貌美容颜不变。也就是说,现在的各种驻颜化妆品都是废物,巫山派的驻颜秘法才叫神奇。巫山派的掌门白朝云比我还大出个二三十岁,来历神秘,不仅武功卓绝,道法也叫一流,就算是茅山派的顶级高手,都未必能赢得过她。她还有个两个师妹,一个叫苏暮雨,一个叫阮青芜。但这俩师妹早早便亡故了。苏暮雨留下一女,名叫苏淩。我那朋友遇到的,就是这个苏淩。我那朋友对苏淩痴一片,还找人画了幅画像,挂头天天看。朋友临终前,我想给他烧了这画像,他却死活不肯,说要我保管,后找到这姑娘,转达下相思之。”

    我听这些故事跟听小说一样,心想吴聃这大叔不会是天龙八部看多了吧?

    这不神仙姐姐的剧吗?

    但听吴聃说得有板有眼,我不由也有几分信了。心中对那神女也有了向往,想看看那画中人到底如何倾国倾城,让人一见难忘一眼万年相思成疾。

    如果阮灵溪也是巫山派的,靠,她今年有多大?

    回想刚才见到的惊艳美女,我不由擦了擦冷汗。说不定那已经是个辈儿的人物了。

    期:2013-07-06 00:54:00

    从阮灵溪家碰了钉子出来,我和吴聃本打算去子牙河潜水,看能不能找到罗真那失踪的头颅。虽然希望渺茫,但是答应了的事儿,总是应该去尽力完成的。

    但天公不作美,我们刚出小区门没多久,天上突然云密布,不多会儿便电闪雷鸣。

    吴聃看了看天空,骂道:“他妈的,估计得有一场大暴雨。”

    话音刚落,大雨倾盆而下。我几步过了马路钻到一家便利店门口。但是吴聃反应慢了些,加上我是趁着绿灯最后几秒跑过马路,现在红灯一亮,大马路上汽车发动,吴聃就给挡在马路对面了。这场暴雨兜头而来,好像从天上倒下一盆玉帝的洗脚水,给吴聃浇了个透心凉。

    我看着站在雨中跳脚指着天大骂的吴聃,大笑不止。

    大雨一下,路上开始堵车。吴聃这才趁着堵车时机钻过车缝,跑到便利店屋檐下,骂道:“娘的,真够倒霉,连裤衩都湿透了。”

    这话一说完,我瞧见边躲雨的俩妹子暗自偷笑。我赶紧将这货拽进店里去。

    雨下个不停。我和吴聃各自买了一杯饮料,坐在便利店的板凳上看着窗**沉的天空,和敲打在窗玻璃上,洒成一片水花的雨滴。

    吴聃叹道:“得,咱也不用去子牙河了。这场雨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停”

    我说道:“夏天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说不定一会儿就停了呢。”

    我话音刚落,在我后整理货物的店员搭话道:“那您就说错了。天气预报说了,今天明天都有大暴雨,也许得下一晚上呢。”

    我跟吴聃一听,顿时泄了气。

    期:2013-07-06 00:55:00

    店员小哥整理完货物后,无所事事地站在我们边,看着窗外的大雨。现在已近傍晚,加上大雨倾盆,店里没什么客人。暴雨一下,便利店里也就我们仨人了。

    吴聃是自来熟那种货色,忙招呼店员小哥坐下。这时我才打量了那店员几眼,见是个微胖的眼镜男,看年纪应该跟我差不多。

    店员说他叫徐程,在这便利店干了半年多。吴聃一听这话,两眼发亮,开口问道:“小徐,那你知道对面那个小区的事儿么?”

    徐程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笑道:“对,都传说这边有楼闹鬼,但是我从小就住这附近,一直没听说过。要说闹鬼,好像也就是近期的事儿。”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