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堆满了书,杂志和碟片。我随便一瞄,顿时无语。原来这小房间里放着的都他妈是黄书。

    我冷哼道:“原来你还卖这东西啊。”

    吴聃嘿嘿笑道:“赚钱嘛,要多方手段多种途径。”

    我未及细看,注意力却被一种奇怪的低叫声吸引了过去。只见吴聃走到角落里的一张方桌下,拖了一只笼子出来。

    笼子里,一团白白的毛绒绒的东西跳来跳去,那声音竟然就是那小动物发出来的。

    我从小喜欢萌物,一见这小东西,急忙凑了过去。

    走到近前来,才见那笼子里竟然是一只大耳朵的小狐狸。小东西长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看到我跟吴聃之后竟然调皮地眨了眨眼,歪着头半眯起了眼睛。

    “真可!这是狐狸么?”我诧异地问道。

    “嗯,这是幅耳狐的一种,却不是产自国外,而是我们本土的狐狸。只是这狐狸生长于深山,颇具灵。一年前我从一个朋友那得来的,一直养在家里。”吴聃说道。

    “一年?可这狐狸看上去只有几个月而已吧?”我感叹道。

    “所以说灵狐么。这玩意生长速度比较慢,活得年数又长,靠,继续养下去得浪费我多少粮食!”吴聃恨恨地说道。

    我听到最后一句,终于忍俊不。财迷本啊。

    “你拿它出来就是给我看看的么?”我疑惑地问道。总不至于大老远的我跑来找他,他还惦记着跟我秀一下他拉风而又罕见的宠物?

    “错,是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你带回去养。我不想白养一个吃货在我家里。”吴聃说道:“你把老赵的箱子打开来给我看。”

    我将那木箱子拎出来,打开锁,递到他面前。吴聃拿起那左轮手枪,在手里掂量半晌,叹道:“这玩意,我有好些年没见着了。”

    “听说这枪叫‘战神’。”我说道。

    “废话,我当然知道,”吴聃说道:“年轻时候,我经常跟老赵在一起搭档做买卖。”

    “什么买卖需要带枪?难道你俩打家劫舍?”我笑道。

    “捉鬼驱邪。”吴聃说道:“半夜十二点,总上夜班。”

    我听了这话端详着他的表,以为这货是在开玩笑。捉鬼驱邪,老赵一警察怎么能干这种无语的事

    吴聃见我满脸不可置信,笑道:“你不信?”

    我摇头道:“不信。”

    吴聃说道:“那完了。老赵怎么找你这愣头青当继承人?”

    我一听他说的继承衣钵是这么回事,脑海中想象了下我穿着道袍画符咒的景,立即扭头就走。这俩大叔是正常人类吗??

    但还没等我走出那小屋的门,便觉得一股力道从衣领后传来。我竟然连躲避的功夫都没有,便被吴聃摔倒在地。

    背部传来痛感,我心中暗骂这老货出手太黑。只见吴聃附看着我,说道:“小子,你来了就别想走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边整理衣服边骂道:“我靠,有你这种人吗?我不想学你凭什么非让我学你那些旁门左道?我一人民警察,我去学跳大神这种东西像话吗?!”

    吴聃盯着我,半天没说话。看着他直勾勾的眼神,我心中有些发毛,于是问道:“大叔,您这是啥意思……”

    期:2013-07-03 22:42:00

    吴聃没说话,却一步步向我走了过来,同时冲着我的脖子伸出双手。我“嗷”了一嗓子想躲,心想我就算不学你也不至于杀了我吧?

    但没想到,他只是抓起我脖子上的那块玉石,吃惊又激动地问道:“你这玩意儿哪儿来的?!”

    我虚惊一场,擦了把冷汗,说道:“听我爷爷说,这我小时候有人送给我的。”

    “你刚才说你叫宋什么?”吴聃神色激动:“是不是叫宋炎,炎的炎?”

    我点头道:“是……”

    “你老家是安徽宋家村的?你是鬼节的生,对不对?”吴聃越说越激动。

    我心中诧异,点头道:“是倒是,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艾玛,艾玛。”吴聃连拍大腿,伸出手指来指点了几下我的鼻子,感叹道:“你小子长残了,难怪我没认出来。他妈的这石头是我送给你的,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你还撒我一尿呢。”

    我吃了一惊,回味半晌,终于明白他的意思。吴聃,难道眼前这个胖子竟然是爷爷口中神乎其技的高人?是救了我命的绝世高手?

    我擦,听爷爷的描述,吴聃年轻时丰神俊朗长玉立。现在也玉立,但是是横着了……我心想这要不就是岁月是一把杀猪刀,当年的蓝颜变残了;要么就是传说总是美好,真实总是惨不忍睹。

    我唏嘘半晌,说道:“听我爷爷说,当年你是帅哥一枚。我现在怎么看不出半点帅的意思?”

    吴聃仰天长叹:“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少年子弟江湖老,一代美男变胖佬……总之,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没想到我二十年后还能遇到你。”

    我听了这话,突然有些相信缘分二字。安徽到天津,千里迢迢。分隔了二十年的两人,竟然因为某件怪事再度相遇。莫非,真的在冥冥之中自有命运的安排?

    想到这里,我不胜唏嘘,也就不着急走了。因为爷爷当年跟我讲的故事过于诡异,比如墙壁里的三个骨灰盒从何而来,那刘瓦匠受了什么人的指使要在我家老房子里放这种东西?他最后横死又是怎么回事?我原本对爷爷的话半信半疑,现在另一个人也证实当年确有其事,这让我不得不相信了。

    既然当年的参与者吴聃近在眼前,我也便将自己的疑问逐一问了出来。吴聃沉吟半晌,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谁要害你们家,或者说是害你。但是我知道,你是鬼节生,生下来又是过体的特殊体质,必然有人要想利用你,或者利用不了的话,就必须杀了你。”

    我听后有些愕然:“刚出生的婴儿能碍着谁,凭什么杀我?”

    期:2013-07-03 22:45:00

    吴聃耸了耸肩,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那三个骨灰盒是偷来的,我查过那三个死人的背景,都是横死的冤者。贴在骨灰盒上的是加重并汇聚怨气的符咒。我想未必是有人要杀你,而是想将一股灵之气注入你的体里,增加你的能量,并为那个人所用。”

    我听到这里瞠目结舌。我去,难道我小时候就天赋异禀,被人惦记上了?不是我自谦,我活到现在,也没发现自己有啥超能力。

    “你说的过体老赵也说过,这是什么意思?”我不问道。

    “过体呢就是天生能感知恶灵的体质。传说中,拥有这种体质的人,能入地府而不被鬼差觉察。但是这是传说中百年难遇的体质,所以我说你难能可贵。”吴聃说道。

    “这意思就是说,我能跟鬼沟通,而且能看到地府了?”我无语。如果真是这样,我他妈活了这么多年怎么没见过鬼什么样?

    “理论上讲是这样。”吴聃说道:“不然你就试试看。”

    “这怎么试试?”我疑惑地问道。难道这屋子里有鬼不成?

    吴聃说道:“这好办。”

    说完这句话,吴聃开始背对着我忙活。我隐隐有种上当的感觉,于是仔细看他到底在忙活些什么。只见他将小屋子收拾出一片空地来,随即从那张方桌上搬下一只纸箱子。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