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那光芒闪现过之后,我瞧见脚下有一堆横七竖八的东西。这东西正是绊了我一下的玩意。

    我突然想起裤袋里带着打火机,于是赶紧掏出来,点燃照了照。只见地上堆了一堆奇怪的青铜人偶。

    我蹲下看去,只见地上的青铜人偶泛出清冷的微光。这些人偶制作得十分精细,有骑马的盔甲武士,也有古代的宫女侍女,但我却不知这些人偶是什么年代的东西。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更加诡异的人偶,人头蛇,或者牛头人,甚至是连体人。更甚者,竟然还有男女同体的人偶。那男女同体的人偶表诡异,似笑非笑。在微弱的火光下似乎冲着我眨了眨眼睛。我心中一慌,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一阵风竟然将打火机的火焰给吹灭了。

    四下重新陷入黑暗之中。但这个时候,我觉得体好像被千斤重鼎压住一样,动弹不得。我使了使劲想要起,却分毫移动不了。于是我维持着蹲下的姿势半晌,心中暗想:难道蹲久了全都麻痹了?

    期:2013-07-02 23:24:00

    但很快我便发现,动不了根本不是全麻痹,而是真的像被压住一样动不了。我顿时有点发慌,连声喊杨问,却没人回答。

    这个时候,我听到窗户边儿传来一阵响声。由于我动不了,只能用眼角余光去看。就见一大堆黑色人影从窗户边儿跑来,冲着我这方向急速奔了过来。

    这些黑色的影子不像是人,但也不像是什么动物,更像是虚体的人影。此时,那些人影已经奔到我跟前。我闪躲不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踩着我奔了过去。

    我瞧着他们奔去的方向。那是与正厅相通的一间小卧室。只见那些黑影进了卧室后便消失不见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上一轻,竟然能行动自如,于是我赶紧起向卧室追去。

    进门之后,我见卧室里空空,只是在中间摆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大木箱。此时那木箱正开着盖子。奇怪的是,在这卧室角落里竟然有一扇门,门上挂着古装电视剧里才有的锁头。

    卧室里还有一间卧室?我有些讶异。但杨问也不在卧室里。刚才那些黑影也不见了。我见那箱子开着,忍不住伸头去看。这一看之下,吓得魂飞魄散。

    刚才明明躺在正屋的青铜人偶,不知何时突然都到了箱子里。那男女同体的青铜人偶此时正冲我露出诡异的笑,笑容十分鲜活,看得我全发毛。

    我赶紧离开那箱子,目光便落在那锁头上面。这卧室里一览无余,那么杨问难道是在这间突然多出来的小房间里?

    我想了想,摸出我的瑞士军刀。好歹我是警察,开个锁撬个窗这类小伎俩我也是学过的。虽然这是一把古代锁头,但是开锁原理是大同小异的。没多会儿,我便将那锁头撬开,随即一脚踹开了门。

    一股奇怪的气味扑面而来。这气味很怪异,我一时间竟然找不出任何词汇来形容。当然不是什么香气,准确来说有点恶心。

    这间小屋比卧室还黑。我掏出火机打了半天,却不见半点火星。

    正当我郁闷的时候,突然见黑暗中光芒一闪,一张人脸森森地出现在一片漆黑中。

    我吓得倒退一步。此时,那人脸说道:“你怕什么,是我。”

    我定睛一看,才见那张脸是杨问的脸。只是光影覆盖下,看上去极其可怖。我无奈地说道:“我说杨问,你能不能把手电筒给我关了?”

    杨问这才将手电的光冲着门口的地方,对我说道:“你进来看看吧。”

    我刚想迈步进去,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刚才我明明见这房间是锁着的,杨问又是怎么进来的?

    期:2013-07-02 23:28:00

    我迟疑地看着杨问,不知是进好还是退好。刚才进门的时候,我按过入门处的电灯按钮,确信按钮没用,灯没亮,这才拿出打火机照明。

    在这期间,我只在客厅看过杨问的手电筒光亮,之后他就突然消失了。就算一片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影子,但是他的手电我总能看到吧?可是这人就像鬼魂一样迅速进入这神秘的小房间里,而且这房间的门居然还从外面锁着!

    杨问怎么做到的?

    想到这些,我迟疑了半晌。杨问催促道:“你到底进不进来看看?!”

    我定了定神儿,心想我是一警察,怕你这些牛鬼蛇神岂不是可笑。于是,我壮胆进了门去。进到这小房间,我先借着杨问手电筒的光亮简单看了看四周。见这小房间十分古怪,不仅没有窗户,而且进门的地方还放着一只大水缸。

    水缸里好像有水,但那水却又有一股奇怪的气味,一种类似檀香的香气。

    杨问将手电筒移到我对面,说道:“你看看这些。”

    我低头一看,顿时毛骨悚然。只见地上躺着三具尸体。第一具尸体是个瘦小枯槁的老人。看不出年纪,好像已经死去多年,尸体通体发黑,但是没有腐烂。

    第二具尸体看上去略显年轻。 第三具尸体是个中年人。这两具尸体同样没有腐烂的迹象。

    “这,这竟然有尸体?!”我惊叫道。同时,我用手一指杨问,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

    杨问笑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认为这些人是我杀的?”

    我闻言有些愕然。确实,这些人看上去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不可能是杨问出的手。如果说是他早就杀过的人藏在这里,也说不通。毕竟没人会带陌生人再到案发现场来暴露自己的罪行。而且第一具尸体上穿着对襟短褂子,看上去像是二三十年代的人。这更不可能是杨问杀的。

    期:2013-07-02 23:27:00

    “那他们是谁?”我满腹疑惑。

    “这是祖孙三代人。”杨问说道:“但是这家每一代的男人,都会死在这个密闭的小屋子里。”

    “啥?”我吃惊道:“这是为什么?是自杀?”

    杨问并未直接回话,而是问道:“你相信这世间有鬼神么?”

    我怔住了。如果在以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必然会斩钉截铁地回答:“不相信。”但是,自从老赵和祠堂事件以来,我原本坚持的世界观开始动摇了。

    杨问见我没说话,便继续说道:“这世间有许多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由于无法解释,也便被归结为鬼神之说。你不信也罢,不信不证明这世间没有。实话告诉你,我的真正职业是,葬魂人。”

    “葬……什么?”我茫然道。

    “葬魂人。”杨问重复道:“通俗来说,是将无主孤魂和灵体收押,重新炼制,变成自己本的力量,或者用作别的用途。”

    “鬼魂?”我嗤笑道:“这我无法接受。”

    杨问笑道:“你要不要见识下?”

    我愕然道:“见识什么?鬼?”

    杨问说道:“是。”

    我笑道:“你扯淡吧?难道你会召唤鬼魂?”

    杨问笑道:“如果你按照我说的做,你也可以。”

    我见他一副非要让我试试看的样子,忙说道:“你别岔开话题。我现在想知道的是,这三具尸体怎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