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这保安不是被贞姐控制着吗?他怎么开始调戏起那三个女护士来了?因为他背对着我,我看不见他的猥琐样,看那三个女护士畏畏缩缩的抱在一起尖叫不已,这保安肯定有什么问题。

    魂?!

    我靠,又来了一个魂吗?

    妈的,上次在舒小予家只来了一个,莫非这次它们组团来了?

    贞姐呢?

    我快步悄悄的走过去,发现贞姐倒在旁边墙壁的拐角处。

    魂离开贞姐的体了?

    那保安?

    一定是魂借了保安的,这魂应该也是男的,可能之前借找错了对象,要不然刚才向惠就不可能只被摸摸那么好运了。

    反正我现在帮不上那三个护士,先把贞姐弄在再说。

    我艰难的扶起贞姐,因为她全软沓沓的,整个体压在我上,受伤的肩膀疼痛难当。

    在我准备把贞姐带回病房时,墙角的三个护士有人在喊,“喂,有鬼,有鬼啊!”

    我扭头看了一下,三人中有一人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着站在她们面前的保安,这时那保安正伸着手在她们面前晃来晃去,好像是没打定主意究竟抓那个,看样子他是三个都想要。

    我朝她们摇了摇头,决定先将贞姐带回病房再说。

    准备起步离开的时候,我看了看值班室的黄晋北和护士小兰,两人变换了一下位置,小兰用一只手扶着办公桌,黄晋北搂着她的腰还在不知疲惫的做着一成不变的动作,他每向前一下,小兰都发出一声“嗯哼”的声音,奇怪的是,小兰居然另一只手来回的在自己的两个头上摸来摸去。

    这个?我艹,让我想起了梦中老头说的“魂不上,借人,若是魂出,马鼠必**。”

    看小兰的样子,好像她已经**了啊?要不然怎么看上去和黄晋北这么配合呢?

    看着黄晋北个大股的样子,想到“持阳不泄、魂**”这句话,我有点害怕!尼玛黄晋北是个男的,“持阳不泄”的搞他?我不如去死算了。

    我扶着贞姐刚走了两步,三个护士突然发出整耳聋的惊叫,与此同时,“砰”的一声……。我回头一看,她们仨居然推开了离墙角最近的值班室门,拼命的顶着门不让那保安进去。

    这仨女人真是……

    难道她们没看见里面黄晋北正合小兰在搞吗?万一黄晋北和保安来个前后夹击,她们不是死得更惨?

    我迅速的扶着贞姐到了病房,叫黄梓开门把她安顿好。

    黄晋南他妈她们见我急匆匆的,个个都像惊弓之鸟一般怯怯的看着我。

    “你们千万别出来,也别搞出声音。”我再次叮嘱她们。

    等我回到值班室外面,尼玛,事已经闹大了。

    那保安在这短短的两三分钟之内已经推开了值班室的门,三个女护士分别都有一只手被他的左手握着,因为他的手掌大,三个女护士被他抓着的手不是整个手掌或者手腕,而是其中三两根手指。

    这个魂很聪明啊!因为魂的力气大,即便只抓着几根手指,三个女护士想跑也跑不掉,而且由于三人都想跑,每当跑动的时候,三人总是不约而同的碰到一起。

    三个女护士此时彻底被吓坏了,呼天抢地的,但由于值班室的玻璃有隔音效果的原因,传出来的声音不是很大。

    完了,现在怎么办呢?我应该要做点什么来帮她们脱才行。不能看着她们就这样被魂糟蹋啊!

    可是我能做什么呢?阳盘又失效了,难道让我去吸引魂的注意力吗?

    想到鬼倾然那声“我的菊花”,我不由得菊花一紧,让我去吸引魂?绝对不行,百分之一万的行不通。

    要是这两个魂是一男一女就好了,让它们去借黄晋北和值班护士小兰,反正小兰已经被搞了,至少这样其他人安全了。

    可现在在我面前的,就是两个男的魂。

    我一边看着值班室里面的况,一边想着办法,必须要想个自己没危险的办法。

    好在黄晋北和值班护士小兰搞的正投入,没有分心去想被保安抓着的三个女护士。

    但那三个女护士的况也不容乐观,因为保安抓着她们的手之后,开始撕扯她们的衣服。

    过了没几分钟,三个女护士的上半已经破烂不堪,六个随着她们的挣扎不停的摇来晃去。

    那保安好像也被眼前的六个晃昏了头一样,竟然不知道该摸谁的,而且也没有动手去脱她们的裤子。

    突然,保安“嗷嗷”的叫了两声,抓着三人手指的左手用力向旁边一带,三个女护士就像叠罗汉一样叠在一起。

    都怪她们自己,如果她们不那么大声的叫喊,被魂借的保安就不会这么粗鲁的对她们,很显然,魂被激怒了。

    你想想,就算是正常人,面前有三个女人可以搞,可是她们总是你多我藏的不给你搞,你说你怒不怒?

    反正换成我一定会怒的!

    三个女护士还没来得及分开,保安已经骑在她们上,开始从上到下的去摸她们的

    这时三个人已经没有喊的力气,只能呜呜呜的哭。

    扑街了!

    这三个女护士要被搞了!

    突然,一个念头从我脑海闪过。

    我决定铤而走险,冒险救她们三人。

    于是我提起走廊里离我最近的垃圾桶朝值班室走去。

    我决定用我来吸引魂的注意力,而且要把黄晋北和保安都吸引过来。因为从之前黄晋北和贞姐的反应来看,魂借的时候正常况下行动好像不是特别快,只有在被阳盘攻击的时候才跑的跟风一样。所以,等我用垃圾桶招呼完他俩之后,马上跑出来,然后把他们离养民医院,这样所有人都安全了。

    当然,虽然我已经打定主意这么做,但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怕被他俩抓到,到时生不如死,死了还想再死。

    但是,不能见死不救啊!看这几个护士多可怜!

    我还没推开值班室的门,突然有人喊我!

    “枪枪!”

    枪枪?

    我转头环顾一下四周,看见楼梯口急匆匆的走上来三个人。

    居然是大伟、文生和西西。

    “你想干什么?”大伟拉着我的手,警惕的看着值班室的况。看他面不改色心心不跳的样子,好像早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文生和西西看到值班室的混战,瞪大眼睛,皱起眉头,同时说了一句“oh,my god”!

    “你们怎么来了?”我问大伟。

    “Filly叫我们来的。”大伟把我手上的垃圾桶取下,“先别乱动,让我看看况先。”

    黄梓叫他们来的?

    对了,之前我送向惠去病房的时候黄梓好像给我提起过“master”,只是当时我担心那三个护士,急着出门没听清楚。

    “where is Filly?”文生问我。

    看他焦急的样子,我还没回答,大伟给文生说了句英语,但我没听明白。文生听了之后点点头,连说“OK、OK”。

    “她在那边病房。”我回答文生说,同时指了指走廊方向。

    “She`s ok?”文生问。

    “她非常OK。”我说,“但是她哥不OK,你看,那个就是她哥。”我指了指正在和值班护士小兰搞的黄晋北,两人现在已经渐入佳境,尤其是小兰,那叫声,就像正常况下和她喜欢的人在搞一样,还别说,她叫得可好听了。

    不知道大伟是否有办法,如果是普通鬼,我想他应该对付得了。可这个不是普通鬼,非但不是,而且普通鬼还怕它们。

    不管怎样,有他们来帮忙,总比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好。或许等会就不用我去当饵了。

    大伟看了一会值班室的况,叨咕着说,“他们是被鬼上吗?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鬼呢?这些鬼为什么来这里?”

    “他们不是全被鬼上!”我说,“只有Filly她哥和那个保安被鬼上了。其他人没有。”

    眼看骑在三个护士上的保安摸了一阵她们的之后,开始把手伸向叠在最上面那个女护士的股,当他把手伸进她的裤子后面时,女护士像青蛙一样用力的瞪了蹬腿。

    “伟哥,有办法么?快想想办法。要不然那她们三个要被糟蹋了。”我说着指了指被保安骑着的三个女护士,然后重新提起垃圾桶,作势要冲进去。

    大伟抓着我的手,把垃圾桶从我手上夺了去,“你想干嘛?这玩意儿对鬼有用?你都是会驱鬼的人,难道不知道这个只会激怒它们,适得其反吗?”

    “没办法了啊。我准备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先。”我说。

    这时保安已经把最上面那个女护士的裤子向下拉了拉,因为她们仨的股正好对着值班室外的我们,我们可以看到她白白的大股被保安粗糙的双手来回的摸着。

    “你的法器呢?”大伟问我。

    我知道他问的是阳盘,上次他故意让西西被鬼上要我展示一下驱鬼水平,当时我就是用阳盘把西西上的鬼搞定的。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