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上次陈七香他们被魂借的时候,我见到魂双飞,没想到今天又见到魂3P。

    就让他们这样P下去么?

    我随手抄起办公桌上的一把剪刀,给他俩一人一剪刀吧,剪完我就跑,希望这样可以吸引黄晋北和保安的注意力,让西西解放出来。因为这样搞下去真不行,我看着都心里紧得慌。

    当我准备动手时,大伟突然喊道,“强强,我有办法了。”

    擦,尼玛,早说啊!因为我这办法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治标不治本,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办法是否有效,但我觉得试一试也好。

    “什么办法?”我小声问。

    大伟见我压低声音,也小声说,“去拿两个纸杯。”说着指了指值班室的饮水机。

    用纸杯干什么?

    我没多问,朝饮水机走去。

    等我拿着纸杯转,大伟已经进了值班室。

    看来这次他是很有信心,要不然不会进来。因为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我知道他是很小心的那种人。

    其实我很想问他,为什么不用上次帮文生和西西驱鬼的办法来赶走这两个“鬼”。虽然这俩是魂,但是“持阳不泄,魂**”,我看他好像可以做到,至少上次是做到了,而且根据他当时的意思,他可以把西西上的鬼搞得魂分魄散,这跟让“魂**”不是异曲同工么?当然,我之所以选择不问,是因为黄晋北和保安都是男的,我怎么好意思让他去搞基呢,就算是为了驱鬼也不行啊。

    “剪刀给我。”大伟向我伸出手。

    我把剪刀递给他,“剪……剪……剪他们?”

    不是真的要剪吧?那保安被剪了倒没什么,黄晋北被见了,后果很严重哦!

    “不是!”大伟说。

    我看得出他有点紧张。

    “你去剪。”大伟又把剪刀递给我。

    了,怎么剪?就算是要剪那玩意儿,我也不可能一下剪得掉啊,而且进进出出的,要是把我不好,我不是把自己给搭上了?

    “我不敢去!”我说,“你的办法就是剪他们的……?”

    大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你去剪点他们下的毛!”

    擦!剪个J8毛啊?

    哎哟,我艹,看来他真的是要我去剪J8毛!

    “剪毛?这有什么用?”我问。

    “把毛烧成灰,和水喷在他们脸上,驱除念,一定有效!”大伟说着又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真的有效么?”我问。

    “真的有效!这俩鬼不一般,我早就看出来了。”大伟说,“要不然我不会迟迟不动手。刚才看你拿起剪刀我才想到这样可以。”

    什么损招!剪J8毛!

    我拿起剪刀走过去看了看,这才发现黄晋北和保安的真的是同一目的地,难怪西西这么快就开始“嗯嗯啊啊”了,因为她的水帘洞被两条金箍棒轮番捣鼓,你进我出,你出我进,我真是佩服这俩魂,把节奏控制得这么好。

    不过,也好,西西没被爆菊花那是大幸了。

    观察之后,我才发现尼玛根本没机会下手,万一剪刀碰到他俩,冰冷冰冷的,很容易引起他们的注意!

    “不行!”我对大伟说,“下不了手。”

    大伟拿起剪刀,把心一横,“我剪,你接着!”

    我点点头,他都豁出去了,我没理由再说不。

    大伟拿起剪刀猫着腰观察了一会黄晋北,自言自语的说,“妈的,西西怎么这么多水,全湿了。”

    哈哈,他看得这么清楚,先别说毛全湿了,就是毛没湿,他妈的也不好剪啊。要是剪的时候黄晋北正好向前顶,搞不好剪刀夹在他和西西中间拔都拔不动。

    “后边这个呢?”我指了指保安。

    大伟口中“FUCK、FUCK”的念叨着,偏着头看了看保安的下

    “这个应该没问题。你去找块布来啊,用手接得到么?毛太少不行的,要是掉在地上捡不起来还得剪第二次。”大伟说。

    真他妈啰嗦,我真不知道他看着西西被黄晋北和保安搞怎么就不着急,我看西西下已经流了好大一滩水,不知道她此时是否觉得特别爽。

    白布没有找到,我只好拿来一张白纸小心翼翼的放在保安和西西下的中间位置,由于担心碰到保安,拿着纸的手不停的在发抖。

    “你可拿稳了,我只剪一次,先试一试,要是不行,这事我不管了。”大伟说。

    难道西西他都不管了么?

    我“嗯”了一声,双手还是在抖。

    大伟把脸凑近保安下看了看,由于黄晋北和保安“啪啪啪”的搞得激,西西下的水时不时的溅些出来。

    “呸呸呸呸呸……”大伟突然一边“呸”一边用手擦脸。

    哈哈,大伟太倒霉了,刚才保安枪而入的时候,西西下的水正好挤了几滴在他脸上。

    “伟哥……”我小声的喊了大伟一声,用手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

    “what ** a bich!”大伟诅咒了一句,又把脸凑了过去。

    大伟盯着看了好一会,迟迟没有动手,我放在保安和西西体下面的报纸已经被浸湿了一大块。

    突然,“咔嚓”一声,大伟眼疾手快的拿起剪刀果断出击。

    一眨眼,一撮黑毛掉在报纸上,短短的、卷卷的,和大伟的头发差不多。

    “快点拿过来!”大伟朝我招了招手。

    我端起报纸小心翼翼的送到他面前,就像端着稀奇宝贝一样。

    “捡起来烧了,捏碎放进纸杯里。”大伟说。

    尼玛,让我来烧这恶心的J8毛啊?

    “我不会烧,万一搞错了影响效果怎么办?”我说。

    大伟听了,伸手捻起报纸上的毛,拿出打火机。

    “啪!”

    一团火焰燃起!

    大伟拿起保安的J8毛在火上一过。

    一阵“滋滋滋”的声音过后,那些毛毛变成了几颗小黑粒。

    大伟撕下报纸的一角,将那几颗小黑粒包着,用手捏了一会,摊开报纸,将粉末倒入纸杯,又从饮水机加了些水,端着纸杯摇了几下。

    “喷在他脸上!”大伟将纸杯递给我。

    喷在他脸上?

    我艹!

    直接倒不行吗?

    “怎么喷?”我问。

    大伟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喝一口喷一下啊!”

    妈的,给我想的一样,真的要喝进嘴里喷,老子不干!要是一不小心吞了一口,岂不是吃了保安的J8毛?

    “伟哥,还是你来吧,要是我没喷对,赶它不走怎么办?”我说。

    “这个不可以直接倒在他上吗?”我接着又问。

    大伟摇了摇头,又摇了几下纸杯,朝保安走去。

    这都是什么烂主意,我真服了,这样驱鬼,我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知道这样是否真的有效,我很期待。如果没效的话,大伟这么做肯定会引起保安的注意。

    想到这里,我拿起刚才大伟用过的剪刀,如果保安被喷之后有什么意外发生,我决定用剪刀戳黄晋北一下,然后拉起大伟就跑,这样他俩或许会将注意力转移到我和大伟上来,至少这样做可以先让西西免遭深度摧残,而我和大伟,只要能跑出值班室的门,应该不会被他俩追上。

    “噗!”

    大伟一口喝完纸杯里混合着J8毛颗粒的浑水,喷在了保安的脸上。

    我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剪刀,一只手拉着大伟没拿纸杯的手,只要保安一出手,我也要同时出手搞黄晋北一下,然后立马闪人。

    保安被大伟喷了之后,脸就像被雨淋着一样,浑浊的水珠沿着下巴滴答滴答往下掉。

    然而,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保安停止了下的运动,我看他的体和西西的体紧贴着,想必这时他的枪正在西西的水帘洞里。

    “嗷!”

    黄晋北忽然轻轻的嚎叫了一声。

    艹,大伟喷保安的时候影响到他了吗?

    我警惕的看了看黄晋北,他的股快速的向前动了几下,看节奏好像有点乱。

    “咚!”

    保安眨眼间倒了下去。

    擦,神了,原来这样真的可以赶走魂!

    “你抓着我的手干嘛?”大伟扭头问我。

    我指了指黄晋北。

    “没事。拿剪刀给我!”大伟说。

    好像真的没事。再看黄晋北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之前的节奏。

    那他怎么会“嗷”呢?

    看着躺在地上的保安,我恍然大悟。尼玛,刚才保安上的魂离开他的体时,他的枪还在西西水帘洞里,那条枪正好堵住了黄晋北的入口,因为他的枪进不去啊。难怪他连节奏都乱了,好在保安倒下去之后那条枪顺势拔了出来,要不然黄晋北的枪迟迟进不去,他一怒起来,一不留神,我和大伟肯定有一个人要吃亏。

    保安上的魂一走,大伟开始得意起来。

    “怎么样?这招有用吧?”大伟拿着剪刀观察着黄晋北的下

    “嗯。你太厉害了,伟哥!Filly她哥哥就靠你了。”我恭维他说。

    “他的毛全湿了。很不好剪。”大伟有些犯难。

    没办法,谁让他和西西是面对面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