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

    期:2014-02-20 10:48:00

    第254章 别回去了

    “,你妈要休息了。你小声点,这么大了,还疯疯癫癫的。”贞姐突然出现在楼梯拐角处,她以为刚才黄梓那么大声的吼叫是在和我打闹。

    黄梓双手撑着下巴,目光无神,呆呆的盯着电视上面的墙角花边。

    说实话,看到她这样,我有点担心,她这么火爆的脾气,冲动起来,有时候是不顾后果的。虽然我不知道脱离圣灵教为什么那么困难,但从黄梓的反应,我估计如果真的脱离圣灵教,或许会受到一定的惩罚,这种惩罚对她来说,可能很恐怖,很难以接受。

    “强强,你上楼一下。我姐有点事要给你说。”贞姐在楼梯口朝我招了招手。

    还有什么事?难道痒没根除?

    黄晋南他妈住在贞姐房间对面,上次我在贞姐家住的时候,由于没铺好,贞姐把房间让给了我,自己住的这间。进了房间,我见一切布置得比上次好多了,可能贞姐想到以后或许会有人来,所以也把这房间整理好了,现在正好排上用场。

    “强强。姐昨天下午给你说的事,你有帮我想吗?”黄晋南他妈问我。

    “什么事?”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黄晋南他妈不满的看了看我,“这么快就忘了?姐让你想想是谁对姐下的降头。有没有想到可疑的人?”

    我还没答话,贞姐说,“强强,这个事你必须帮我表姐。你看她这次被整得这么惨,如果不是你,还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要是找到那个人,我们也要让他尝尝同样的滋味。要不然他还以为我们好欺负,我表姐是什么人?竟然敢这样对她,我看他是活腻了。”贞姐义愤填膺,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扬,唾沫横飞。

    期:2014-02-20 10:51:00

    我知道这俩女人都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所以黄晋南他妈在黄晋北撞鬼之后,千方百计的要找出整他儿子的人,梁琪儿正是因此而受了一番折磨,虽然最后并没有找到真正的幕后真凶,但我知道黄晋南他妈并没有放弃,只是由于黄晋南的极力阻止,他不相信黄晋西或者黄晋东会对黄晋北下手,所以黄晋南他妈最近才没有大张旗鼓的折腾这事,以免她儿子觉得她没事找事,挑拨他们兄弟间的感,实际上,黄晋南他妈私底下对我说起过很多次,要我留意一下黄晋东和黄晋西平时的所作所为,我口头答应了她,但并没有提供任何对她有用的信息,因为有些话我也不敢乱说,明哲保才是硬道理。而贞姐,通过莫锦成的事完全可以把她睚眦必报这一点体现得淋漓尽致,而且她比黄晋南他妈要很得多。

    其实黄晋南他妈说的这事我并没有忘,只是刚才没有想起而已。

    “晴姐,不好意思。这事我怎么会忘了,你交代的事我什么时候忘过。”我说,“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我就仔细想了一下,说实话,根据你近段时间接触的人和事,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你的意思是找不出来是谁干的?”黄晋南他妈有些恼怒的问。

    我知道她恼的不是我,而是自己不能就这样白白被人整了一回。

    “也不是找不出来。我觉得有可能是你以前得罪了什么人,人家现在才来报复你。”我说。

    贞姐听了,十分认可我的说法,“对对对。姐,俗话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想想以前你有没有得罪过谁。”

    期:2014-02-20 10:59:00

    “我?得罪谁?”黄晋南他妈抬起头想了半天,“我实在想不起得罪过谁,在我印象中,我一不和人吵架,二不和人打架,也不跟别人你争我抢……”黄晋南他妈说着目光在我和贞姐上转来转去。

    贞姐点点头,对我说,“强强,你先出去,我有点事和我姐单独聊聊。”

    聊毛。什么话老子不可以听?

    出门的时候,我跟贞姐说我要回家了,贞姐让我在楼下等一会先。

    不知道她俩私底下说了些什么,贞姐肯定在帮黄晋南他妈回忆一些以前的事,以便能把整黄晋南他妈的人找出来,我只能等她们给我分配任务。

    下了楼,我见黄梓歪歪斜斜的躺在沙发上,由于她穿的短裙,双腿微微拱起朝着楼梯这边,我一眼看到她白色的内内,感的,尤其加上她的两条美腿,如果被陈亮碰到,肯定会拿出手机偷拍一张。

    听到我的脚步声,黄梓伸了伸头,对我说,“记住,我的事先不要给我妈说。”

    看她苦闷的样子,我顿生怜悯之心,安慰道,“我知道。你也不要太担心,有机会的时候我问问大伟,到时再想办法看怎么脱离圣灵教。”

    “就凭你?”黄梓对我有些不屑,说着起朝楼上走去。

    她不信我很正常,我只能以实际行动来证明,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她,还关系到我自己。

    不一会,贞姐下了楼,见我在客厅等她,妖娆的扭着股朝我走来。

    “强强。你要回去吗?”贞姐问。

    “嗯。没什么事我现在就走了。”我说。

    现在只有我和她在,感觉有点别扭。

    “别回去了。我这里住得下,和他妈住楼上,你睡楼下吧。这边有一间保姆房,那个保姆被我辞了,还没有请。”贞姐说着指了指沙发后面的房间。

    我就说怎么没看见保姆呢,好像之前我住这里的时候就没见到那个保姆了,原来被她辞了,可为什么不请了呢?这是她生活上的事,我懒得过问,免得她以为我太关心她。

    “还是不了。”我说着起要走。

    贞姐一把拉着我的手,偏着脸看着我低下的头,“还跟我见外?”

    ,瞧着架势,我能不给她见外吗?要是不见外,搞不好她晚上会摸到我房间来。

    “不是,贞姐,我还有点事。真的!”我认真的撒着谎。

    “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去办?”贞姐抓着我的手不放,我想抽都抽不出来。

    我现在好想黄梓或者黄晋南他妈下楼来,贞姐就不敢这么放肆了。难道她看不出来,我真的不想再和她搞了吗?难道她和我搞上瘾了?恐怖,上瘾可不行,那我就完蛋了。

    这时,贞姐的手机响了,不得不松开手去听电话。我本来想趁机逃跑,可觉得这好像有点太不礼貌了,而且会伤了她的心,由于和黄晋南他妈的这层关系,以后还会到她家来,如果就这样走了,下次见面多少会有些难堪。我想,贞姐虽然很想我留下来,但应该不是那种毫不讲理的人,只要我坚持要走,她也没办法留我。于是我决定等着她打完电话再给她说一声“拜拜”。

    期:2014-02-20 11:00:00

    贞姐见我站着没走,一边听电话一边朝我抛了个媚眼。艹,好

    打完电话,贞姐没有说挽留我的话,反而说起了另一件事。

    “强强,还记得今天我给你说的那个朋友吧?刚才她打电话给我,又说起她男朋友。哎,真的好邪门哦。”贞姐说。

    她这话把我的兴趣提了起来,不想急着走了。

    “她给你说什么了?”我问。

    贞姐说,她朋友刚才说她男朋友今天好像回光返照一样,突然精神了很多,不但可以指导学员健,还做示范,只是没有持续多久又不行了。

    我听了,觉得真的邪门,难道真的是回光返照?

    “那她说这种况持续了多久?”我问。

    “她说下午开门的时候,大概三点到五点这段时间都很正常,后来就不行了。自己一个人躲到办公室不出来,现在都还在办公室,晚饭都没吃。”贞姐说。

    这种况真没听过,也没见过。要说撞鬼,他的症状与撞鬼的不一样,要是不是撞鬼,跳大神的怎么会在帮他驱鬼的时候自己跑了?可惜贞姐和黄晋南他妈都不想让我去,要不然,我还真的想去见识一下。

    我想试着根据贞姐今天所描述的况揣测了一下,以便给她点建议,人命关天的事,能帮一点是一点。

    我正在想着,贞姐问我,“你想去看看吗?”

    我一愣,问道,“你不是不想我去吗?晴姐知道了怎么办?”我不是怕黄晋南他妈,人家为我好,不好意思辜负她一片心意,虽然我想去,但去也可,不去也可。

    贞姐笑了笑,一拍我的脑袋,“你傻啊,谁让你给她说。我们都不说她就不知道。不过我还是怕你出事。你要去的话也可以,不过你不要去帮他驱鬼什么的,只是看看我就带你去。”

    我暗暗觉得她是想借机和我在一起,不过话到这份上,我真的想去看看,于是答应了贞姐,只看不驱鬼。

    贞姐说第二天上午就和我去。

    这事聊完,我跟贞姐说要走了,这次贞姐没有留我,说今天开车累了,让我回去早点休息,并叫我明天上午十点到她家小区外面等她,特意叮嘱我不要上楼来,以免让黄晋南他妈知道她和我一起出门会起疑心。

    我听完笑了,贞姐就是想得周到,我喜欢。哈哈!

    第二天上午,贞姐带我到了她朋友开的健房,由于上午人少,一进门,我和她看到一个肌男着一黑色的健装,头上包了一张白色头巾,正弯腰尝试着拿起地上的两个哑铃,看哑铃的大小,大约20磅。

    贞姐用手指了指,低声说,“就是他。你等会看的时候不要盯着他看,他会发火的。”

    “我知道。”我说,我又没那么傻,怎么会盯着他看。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