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我还没回答,黄梓又问,“强强。以后你听我的还是听大伟的?”

    擦,刚才都还喊我“强哥”,现在改叫我“强强”了。我知道这说明她在向我展示她的份,以前我和她没有高低贵之分,但现在开始,好像有了,我已经感觉到了。

    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呢?

    “大小姐,我当然听你的。”我笑着说,这是毫无疑问的。

    黄梓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你以后都不要去见大伟他们了,他们找你,你就说没空。”

    了,她真的不要我去啊。

    “可是,我现在确实有急事要找他。”我说。

    “什么事这么急?你是不是和他们做了什么事瞒着我?”黄梓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不是。”我连连摆手。

    “不是?”黄梓不信,“他们才来这么几天,除了天天和你去城隍庙,就没去过其他地方,你这么急要找他,除了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意外,还有什么急事?”

    她这么想也有道理,可我不能说是为了帮她妈啊,要是她知道了,她妈肯定又要怪我。妈的,真是左右为难。

    “你想多了,大小姐,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那我不去了。反正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说。

    黄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问我,“那要是我让你脱离圣灵教呢?”

    “脱离圣灵教?”我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

    黄梓狡猾的点点头,“怎么样?敢吗?”

    艹,这有什么不敢,我加入圣灵教不就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吗?

    “敢!”我很干脆的答道,问她,“为什么要脱离圣灵教?你也要脱离圣灵教吗?”

    黄梓点点头,叹了口气,一改像刚才怒气冲冲的样子,变得忧愁起来。

    “为什么?”我问。

    黄梓说,她加入圣灵教,完全是因为喜欢文生,可近段时间文生总是对她很冷淡,她觉得文生已经不她了,所以她没有必要再做圣灵教的教徒了。

    期:2014-02-14 16:02:00

    第249章 邪门的事

    “你有和他好好谈谈么?万一你误会他了呢?”我又问。

    黄梓摇摇头,回答说,“我很了解他。如果他喜欢一个人,每天都会保持十分的。只有他不喜欢对方了,才会变得这样。”

    原来如此。现在我知道她为什么不让我去找大伟了,也知道她为什么让我脱离圣灵教了。

    “文生知道吗?”我问。

    黄梓又摇了摇头,“我准备今天给他说。等会你再去一趟他们住的酒店,把房费结了。以后他们的开销,由他们自己负责。”

    看来她早就想好了,这么说,文生和她这次是真的要分手了。

    我“哦”了一声,简单安慰了她几句,想着她妈还在名人会所等我,不由得焦急起来,想着她和文生要分手,等她和文生一说,就算我再去找大伟,已经于事无补了,一来这个时候不是问那种问题的最佳时机,二来就算我告诉她要救的人是黄梓她妈,大伟也不可能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她下面不痒,当然我也不可能给他说要救的人是黄梓她妈。

    现在不能去找大伟,只好先回名人会所看看黄晋南她妈的况,于是我给黄梓说我有点事要先走了。

    黄梓不放心我,叮嘱我千万不要去找大伟他们,还说如果我以后还与他们在一起的话,就让她爸开除我。

    擦,如果她要黄山泉开除我,有可能她妈想帮我都不行,黄山泉肯定她女儿多一些,加上还有个黄可可,最近也对我有些不满,要是这两姐妹都针对我,在山泉集团我估计是呆不下去了。

    我给黄梓说,“我保证以后都不去找他们了,你申请脱离圣灵教的时候,顺便也帮我说明一下哦。”

    黄梓勉强笑了笑,“这还差不多。放心吧。这事我会让文生给大伟说的。我早就想脱离这个破教了。”

    破教?哈哈,确实是破教,不过我很喜欢教众聚会的时候大家近乎替的站在一起啊,如果在美国可能更爽,因为人多啊,那么多女人光溜溜的站在面前,就算不搞,饱饱眼福也不错啊,可惜我没有机会见识到了。

    走的时候,黄梓说如果我有事,就不用我去大伟他们住的酒店结账了,她另外叫个人去。

    现在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本来我还想趁结账的时候和大伟他们见最后一次,顺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问出如何让黄晋南他妈下面不痒,现在彻底没戏了。

    回到名人会所3088房,敲门,却没人在。我拨通黄晋南他妈的手机,黄晋南他妈说她在贞姐那里。

    她怎么去贞姐那里了?

    “你去哪里干什么?贞姐找到马道长了吗?”我问,想起马道长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不是他送给我七色佛珠的原因,所以文生和西西才会被鬼上,他为什么要让他们鬼上呢?大伟又为什么急着要找他呢?纯粹是为了报复么?

    电话里,我听到贞姐在给黄晋南他妈说,“你叫强强先过来,我们一起去。”

    随后黄晋南他妈说,“强强,你先来你贞姐家再说。赶紧过来啊,我们等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本来我不想去贞姐家,但由于我很想见到马道长,听她们这么一说,我也来不及想太多,出了名人会所朝贞姐家走去。

    电话里,虽然我只听到贞姐说了一句话,本来我以为她会因为这段时间我对她不理不睬而生我的气,谁知道她会叫我去她家。

    到了贞姐家,我见黄晋南他妈还是有一只手在裤裆里剧烈的动来动去,贞姐见到我,满面风的和我打了个招呼,就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不妥,我和她之间的事,黄晋南他妈一点都不知道,我知道她这么做,也是不想黄晋南他妈看出来,这倒让我放心不少。

    一段时间不见贞姐,我发现她好像比以前更加有味道了,不知道是不是她换了个发型的原因。

    贞姐招呼我在客厅的沙发坐下,三个人围在一起,贞姐埋怨我说,“强子,你怎么不早把我姐的事告诉我。你看把她折磨成什么样了?”

    我看了看贞姐,虽然她语气实在埋怨我,从她的眼神,却充满了无限的温柔和甜蜜意。

    “惠贞,这不关强强的事,是我不让他说的。姐实在痒得受不了了,如果不是你打电话过来,我都不会告诉你的。”黄晋南他妈一边抓下面一边帮我解围。

    我尴尬的看了看黄晋南他妈,问道,“晴姐,还是那样么?有点好转没?”

    黄晋南他妈忧郁的摇摇头,裤裆里的手把裙子时不时的顶起来。

    “好了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贞姐说着起,一边扶起黄晋南他妈。

    “去哪里?”我也伸手扶着黄晋南他妈。

    “去找马道长。”贞姐说,“你们之前都没给我说是什么事,我这两天只开车去他住的地方去过几次,没见到人,打电话又关机。但我知道他在临市还有一个住处。反正在这里等不是办法,不如开车去看看,反正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我就怕那两个泰国人没和马道长在一起。”

    贞姐遇到的况和我遇到的一样,当然我不能告诉她我早就知道马道长没住那里了,因为这事要说起来牵扯太多,我又不想什么都告诉她们,免得她们担心。

    “没事。只要找到马道长,他多半知道那两个泰国人在那里。”我说。

    “嗯嗯嗯。”贞姐附和着说,“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走吧。”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