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期:2013-12-10 22:09:00

    第203章 开心就要笑出来

    我点点头挑衅的看着扎风,心想他该不会同意我这么无理又蛋的要求吧!不过我也想到了一个可以让我高兴的办法,那就是等会撸一把试试,要是十分钟之内完事了,那也算马道长的药见效了。只不过有扎风在这里,尼玛我不好意思动手!

    “强强,你不是说真的吧?难道你这么恨我?所以想借机打我一顿?”扎风问。

    毫无疑问,他说对了!敢要老子的命,还想让老子精尽人亡,不能拍死他俩已经是老子最大的遗憾。不过听马道长所说,想要怕死他俩是永远都不会有机会了,他俩有整个泰国降头会撑腰,连马道长这么牛的人物都要忌惮三分,我那惹得起。

    “不是的。我在这里暗无天的呆了这么多天,无聊死了。”我解释说,“算了算了,不让我揍就算了。我说说笑而已。”说完我故意做出一副苦闷的表,感叹一声,“受不了了,好闷啊!”

    扎风见我愁眉苦脸的样子,不停的摇头,“强强,你不可以这样。你要高兴起来,要不然等会我师兄见你这样,肯定会怪我的。”扎风拍了拍部结实的肌,“来吧,你想打那就打那,只要你高兴,让我做什么都行。”

    不是吧,这样也行!难道让我高兴起来这么重要?

    “大师,我真的开玩笑的。”看他那么慷慨,虽然我心里还是希望能揍他狗的,但又怕他秋后算账。

    “你这是什么意思?”扎风又在部拍了几拍,“难道你怕我后打回来?”

    “你放心,这是我心甘愿的,也算是为白龙王做点贡献。只要你能高兴,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报复你?”扎风继续说。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不介意了!

    “你说话算数?”我得确认一下先。

    “说话算数。我扎风发誓。”扎风说着微笑了一下。

    哼,笑个鸟。他肯定以为我这次死定了,所以才会笑得那么狡猾。

    看着他笑的样子,我十分不爽,想要老子死,没那么容易,揍他!

    “啪”的一声,我先给了他一个耳光!

    扎风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动手,被我打的一愣,“别打脸,行不!”

    “不行,我喜欢打脸!”我说着又给了他一个耳光。

    扎风瞪大眼睛看着我,大吼一声,“来吧!”

    “别急,我打你一下,你得喊一声疼我才高兴得起来。”我说。反正打不死他,整他一下也行。

    扎风没想到我要求这么多,咬了咬牙,双手捂着脸“哎哟”一声!

    我擦,这一声“哎哟”也装得太假了,刚才那两下已经疼过了还“哎哟”个毛。

    我皮笑不笑的看着扎风,扬起手对他说,“准备好啊!”

    扎风点点头,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我举起的手。

    想躲?没那么容易,这次我偏偏不用手。趁扎风不注意,我一脚踹了过去,踢到他的股上,扎风又是一愣,看了看我举起的手,又低头望了望我的脚,见我看着他,才发现刚才忘记喊疼了,于是捂着脸把头一偏,“哎哟!”

    我擦,我踢的是他股,他捂着脸“哎哟”?耍宝呢!看着他搞笑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

    扎风见我终于笑了,“哎哟哎哟”的喊上了瘾,我还没出手,他已经开始叫了。

    妈的,难道刚才那几下打不疼他?看来不下点死手他真不知道疼。想着他们这样对我,还想要我精尽人亡来救他们降头会的白龙王,我彻底的爆发了,拳脚相加的在他上一顿猛打。扎风先是捂着脸假装“哎哟哎哟”的喊,过了一会,可能我真的把他打疼了,他才开始放下捂着脸的手去摸被我打过的地方。我假装不知道,一边说“大师,你真能装”,一边却越发的打得用力,同时“哈哈”大笑起来,这次打得真的过瘾啊,好久没有这样打人了,难得遇到一个愿意被打的。老子不打得他股开花。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我已经累得不行了,最后抄起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凳子,劈头向扎风砸去。

    扎风见我把凳子举国头顶,连说,“不要用道具,不要用道具……”

    没用的。我已经使劲最后的力气砸下去了。

    只听扎风“哇”的一声,捂着头打开门狂奔而去,连门都忘了关。

    看着他狂奔的背影,我笑的前仰后翻的,过瘾啊!

    还没笑完,才发现门外好像有烛光,这不是有灯么,怎么点起蜡烛来了?不知道外面什么况?我急忙朝门口走去,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扎风被我打跑了,如果楼上没人的话,或许我可以跳窗而逃哦。我记得扎风带我上楼的时候,我留意到小房间的左边有一个窗户的。如果可以跑,就不用担心马道长的药有没有效了。

    刚到门口,才看清楼梯口被楼下的烛光映照的红亮亮的,由于房间外面没有开灯,使得楼梯口的光亮显得格外显眼,借助烛光,我发现外面站了六个彪形大汉,其中两个在楼梯口,两个在我房间外面,还有两个在窗户下面。

    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些人?看着这场面,我心里一紧,暗想这次说什么都跑不掉了,白龙王是搞定了啊!他妈的。

    站在我房间外面的两个大汉见到我,往我面前一站,挡住了我的去路,两人同时做了一个“请回”的姿势。

    看着两人冷酷的外表,我怯怯的说,“我出去看看!”

    两人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大汉摇了摇头,加强了一下“请回”的手势,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我才知道他原来不是中国人,看来这些人都是从泰国来的,光楼上就六个,不知道楼下还有多少。扎风说扎雨和马道长今天下午出去,应该就是接他们去了。

    回到小房间,门被关上了。本来刚才揍扎风的时候还高兴的,现在高兴不起来了,这么大架势,我还是头一次见啊。

    隔了一会,门再次被打开,听到开门的声音,我不由的哆嗦了一下,虽说马道长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可我还是怕那药没效。首先走进来的是扎风和马道长,两人进来之后往两边一站,跟着又走进来一个材高挑的女人,金黄色的头发,面容好,看上去二十来岁,脖子上带了一条很细的黄金项链,上穿着一件紧t恤,部高高起,肚脐挂着一个明晃晃的铁圈,直径应该有好几厘米,下穿着一条黑色超短裤,再配一条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虽然这女人看上去十分不错,可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并不友好!

    扎风说不是想让我高兴么?她这样子看我,我哪里高兴得起来!我看扎雨和马道长毕恭毕敬的站着,猜想这女人应该比他俩更牛

    “你俩先出去!”黑女人对扎雨和马道长说。

    马道长和扎雨依言出了门,并把门重新关上。马道长从进来到离开不足一分钟的时间里,一直都没看我,我还想他给我来点眼神暗示什么的,这样我也放心点,看着他和扎雨离开,我的希望破灭了。

    黑女人站在原地用犀利的眼神看了我一会,我完全不敢和她对视,紧张,很紧张,我感觉再这样下去我的体就快晃动起来了,他妈的,太紧张了啊!

    “帅哥……”黑女人轻轻的唤了我一声,那声音悦耳动听,听上去就像摸着她的体一样柔软光滑,让人感觉很舒服。

    “帅哥……”黑女人又轻唤了一声,与前一声相比,好像带着几分某方面的暗示的意思。

    急促不安的我经不住她声音的惑,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咦?这一看不得了,眼睛完全有点离不开她了。只见她嘟着嘴做出一个亲吻的动作,左手抚摸着脖子,右手抚摸着大腿,还在朝我媚笑!

    黑女人见我看她,柔的眨了眨眼,用极其夸张的动作扭着躯向我一步步走来,我只感觉她的在晃啊,晃啊,晃啊……

    当黑女人走到我面前,我闻到一股从未闻过的奇香之味弥漫开来,其实在她出现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只不过没有现在这么浓烈。

    “帅哥!”黑女人左手勾起我的下巴,右手抚摸我的口,朝我吐了一口气。

    好香的气息,吹得老子脑袋轻飘飘的。

    本来我想移开视线,才发现头部根本动不了;想后退,离她远点,还是不行。不知道是被她吸引住了还是着了魔,反正我只能僵硬的站在原地,看着她,静静的看着她。

    黑女人一口一口的朝我吐气,我只感觉脑袋被她的香气填满,除了享受这种奇异的香味,现在我什么都不想,也没有机会去想。渐渐的,轻飘飘的感觉越来越厉害,好像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一样。

    “开心吗?”黑女人问我。

    我不由自主的回答说,“开心!”

    “还想吗?”

    “还想!”

    黑女人“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得很迷人,那笑声和笑容,就像一首动人的歌和一副精美的图画,让人不自的用心倾听、去感受、去欣赏……

    我次奥,我肿么了?我也不知道!

    “帅哥!”黑女人朝我吹了一口气。

    “嗯!”我轻轻答到,嘴角泛起微笑。

    “开心就要笑出来,好吗?”黑女人用手摸了摸我的脸,“大声笑出来吧!”

    “哈哈哈哈哈哈……”

    老子居然真的笑了。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