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期:2013-12-06 22:11:00

    第197章 起,走人!

    乃妹她妈看了看我,咬咬牙,大方的下朝客厅走去。

    哎,我说阿姨,你先穿上衣服好不好?小心炒菜的时候油溅到你上啊,要是烫倒头可疼了。

    看着乃妹她妈扭着肥嘟嘟的股进了厨房,我一狠心,拿了一睡裙跟了出去。

    “阿姨,你先穿上衣服,不要着凉了!”我把睡裙递给正在淘米的乃妹她妈。

    乃妹她妈转过,放下电饭煲,伸起双手对我说,“我手上有水,你帮我一下!”

    我你个,莫锦成看到你死了。自作自受啊,我暗道一声完了,可能还有一战,必须得赶紧填饱肚子补充能量,要不然我真的要挂,精尽人亡啊!

    乃妹她妈在我面前表现得越来越大方,越来越不避讳了,这点让我特别担心。

    现在我领悟了一个真理,暗到明的转变其实就是一个熟悉的过程,当熟悉到一定程度之后,暗就变成彻底的明了。这不,乃妹她妈就是例子。

    吃过饭,天已经快亮了。肚子一饱,困意袭来,我打了个哈欠,想着莫锦成说如果事没办完今天可以不用去上班,那我白天就好好睡一觉吧,要是精神没养好,明天去帮他办事的时候搞砸了还不好交代。

    好在从昨天完事到现在乃妹她妈一直都没有再发作,这倒让我有些捉摸不透莫锦成的意图。只希望周末的时候她不会有什么异状,要不然我可能没办法赶过来,而且我也不想接这活了。得不偿失啊!

    乃妹她妈见我打哈欠,笑问道,“想睡觉啊?”

    我点点头,说,“我今天可以不上班,回去睡会!”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该说要回去上班啊,然后会宿舍睡觉,我擦!要是她又让我和她睡怎么办?

    “别回去了,就在这里睡吧!”乃妹她妈说。

    果然!

    “我今天还要上班,就不在家里陪你了,你等我中午回来给你做饭!”乃妹她妈补充说。

    这还差不多,她不在家我倒可以在这里睡上一睡!想到她说要上班,看来她恢复得不错嘛,从她做饭时麻溜的动作,昨天的事好像对她没什么影响似的。

    上之前,我把手机闹铃调到十一点,在她回来之前我得先走,免得到时推推就就的,我要走她要留。而且我估计莫锦成可能不会再这么搞了,惩罚一次也就够了吗,对贞姐,他也是这么做的。

    当我从闹铃声中醒来,舒展一下手臂,感觉精神多了。起,走人!

    阿姨,下次再见,希望下次见面我们不要再这样了,也希望她以后都会好好,别再受这些折磨了。

    带着喜悦的心走出乃妹家,转关门的刹那,“砰”的一声从头顶传来,没来得及回头,体已经软了下去。我,谁对老子下黑手,居然闷敲了老子一棍,尼玛我直接晕了。

    在晕倒的瞬间,还有点意识,感觉自己被人拖着扶进了电梯,而且不止一个人。可能因为电梯有监控的原因,他们不敢让我躺在电梯里,一直扶着我,之间还听到有人说话,但已经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了,也失去了辨别声音的意识,反正这次老子是栽了。究竟是谁下的黑手还不得而知!

    没出电梯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等我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看四周,这里的布局应该是客厅,可能这是一幢住宅楼吧,我想。可惜窗帘被紧紧的拉拢,完全看不到外面,如果能看到外面,我就能判断出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

    再看我面前,立的坐着三个人。看着他们仨,我浑一抖,叼毛,怎么是马道长、扎风和扎雨?!

    我,头顶一阵刺疼传来,浑冷汗直冒,摸摸脑袋,头顶包了一层纱布。

    马道长、扎风和扎雨面带微笑的看着我,这微笑并不善意啊,有点嘲讽的意思,难道他们知道帮乃妹她妈自然破解飞头降的人是我?不可能吧,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在这里?”我问马道长。

    马道长看了看扎风和扎雨,“小伙子,先给你说声抱歉,我们怕请你不动,所以方式粗暴了点,不过你放心,你的头我们已经找医生看过了,等几天就好了!”

    尼玛的蛋!我还以为是他们救了我呢,是他们敲的老子啊!

    我狠狠的瞪着三人,怒喝一声,“你们打我干毛啊?我哪里惹到你们了?”如果老子有枪,我“砰砰砰”把这狗的三个全干了。可是我没枪,所以不能干,因为干不过啊,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做无谓的牺牲。

    扎风看了看我,笑容一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你不老实!”

    扎雨也看了看我,也冒了一句,“你很不老实!”

    马道长见了,“呵呵”一笑,走到我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伙子啊,你真的不老实!”

    我心道一声不好,他们这么说,显然是指让我帮他们找人的事,看来他们真的知道和乃妹她妈搞的人是我了,可她们怎么找到乃妹她妈的?上周初次见马道长的时候他还在让我帮他找人呢,怎么这快他们就找到乃妹家去了?

    想到这里,我报着一丝侥幸的心理试探着说,“你们说什么,我不大明白!”

    “你还不老实!”扎风指了指我。

    “真的还不老实!”扎雨也指了指我。

    马道长又“呵呵”笑了,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伙子啊,你怎么还不老实呢?”

    尼玛,他们仨总把同一句话用不同的方式说出来,听得我心里开始发毛。

    “如果再不老实,我就把那个女人带来,让你亲眼看着她难受而死!”扎风狠狠的瞪着我说。

    “或者让你精尽人亡之后,她再死。因为你的精力是有限的,而我们的降头术是无限的!”扎雨补充道。

    马道长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伙子,我真没看错人。你喜欢这样的女人,李小姐也和你有一腿吧!哈哈哈哈!”

    笑你妈的蛋!

    听到他们三人一唱一和,我终于知道乃妹她妈为什么会这样了,我一直以为是莫锦成心怀嫉恨,谁知道会是他们干的。中计了啊,妈的。

    扎风见我面无表的看着他们,对我说,“你想不想知道我们怎么找到那个女人的?”说完看了看扎雨,扎雨狡猾的“哼”了一声,对我说,“又想不想知道我们怎么着到你的?”

    看来现在想说不是我已经不行了,既然他们都知道了,我倒真的想知道他们怎么找到乃妹她妈和我的!

    “想知道!”我回答说,心想找到我又怎么样?总不会杀了我吧,如果要杀我,就不会帮我包扎头了,也不用等我醒啊,直接把我埋了就行了,于是我内心变得坦然起来。

    扎风“嗨”了一下,“还记得那天我们被赶走吧?”

    我点点头,在贞姐家的时候,为了保护莫锦成,我挑拨了他俩和贞姐的关系,贞姐就把他们赶走了。

    “我们被赶走的时候,当时我手里正拿着你那个女人的头发准备烧,还没烧就被赶了出来,出了门我看到手里有一撮头发,本来想扔,后来我师兄让我先放着。凭着那撮头发,马道长帮我们找到了她。”扎风说。

    扎雨和马道长在扎风说话时一直表严肃的看着我,看上去并不凶,这更让我确定他们应该不会再伤害我。

    “既然你们能找到她,为什么还要我帮忙?”我问。

    “当时马道长没回来啊,如果马道长在,他也不用叫我们去帮李小姐做事了。”扎风回答说。

    我看了看马道长,问到,“马道长,你既然能找到他们要找的人,怎么又让我去找呢?”

    马道长回答说,“因为那天我刚刚回来。一回来就接到李小姐的电话,当时他俩还没来得及告诉我。第二天去李小姐家之前,我才知道了个大概,我这俩个朋友告诉我,说他们要找的人可以通过李小姐的报复对象去查找,当时他们也没给我说他们有头发,所以我去李小姐家的时候受他俩之托,才拜托你帮着找人。隔了几天,没有你的消息,无意中说起的时候,他们才把头发拿出来给我看,于是我通过仙人指路的办法找到了你那个女人,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你不要见怪哈。”

    什么你那个女人?那个不是我女人啊,擦!我不想和他们解释,估计他们也不感兴趣。

    马道长这番话让我听得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也会仙人指路,之前王星辰就是用这个方法找到被陈一道和黄主持带走的黄晋北的;喜的是,他居然对我很客气,还要我不要“见怪”。这让我有些暗暗称奇!

    “当然,找到那个女人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为了那个男人!”扎风接着马道长的话说,“你知道的,那天我已经给你说了,那个女人的飞头降和蛊降是被人自然破解的。为了找到那个男人,我们在找到那个女人之后又对她下了降头,不过这次的降头不是飞头降和蛊降,而是飞头降和蚁降。蚁降会比蛊降残忍很多,如果没有人自然破解,会下糜烂至死。”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