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期:2013-12-01 21:56:00

    第191章 二打白虎精(下)

    看着贞姐试了几次把股放下来,又抬高了去,晕了,我不停的告诉自己,要想爽够,赶紧出手啊,可我就是出不了手,总是被一股“难为”的想法所束缚,本来以为等会轮到我发功了,这样搞下去,还发个毛的功啊!

    我有点纠结。

    贞姐不停的埋着头审视着小伙伴,又开始放低股慢慢的向他靠近,当白虎精和小伙伴刚刚接触,贞姐抬头对我说,“强强,你太厉害了,我今晚已经**两次了!”

    了,都两次了啊!有没有那么夸张。不过和名人会所的时候对比一下,从时间上看,好像真的有两次了。不是说女人HIGH过之后会全无力吗?她怎么表现的好像力量无穷啊?所以我才误以为她还没爽呢,难怪她说感觉特别敏感,都HIGH两次了,能不敏感么?

    我突然有点担心贞姐接下来说她不想要了,我还没完事啊!不行,必须完事才行,他妈的,怎么无端端的变得这么猛了!总是对方爽了老子还没爽。

    想到这里,趁现在白虎精和金箍棒正好面对面,我假装移动股,借机向上顶去。

    贞姐闭上眼睛“啊”了一声,对我说,“强强,你别动,你动贞姐受不了。让我来!我知道你还想要!”说着股缓缓放下,“啊啊啊”的不停甩头。

    还好,金箍棒又被吞噬了!

    贞姐这次坐在我两腿之间没有动起来,“强强,你怎么会这么厉害啊?”

    “我也不知道!”

    “别人受得了么?”

    我靠,可不可以不要问别人啊,说起别人她不吃醋么?还有心思搞?她什么心态哦!

    贞姐见我没回答,股往前摇了一下,“喔”了一声之后,又重复问我,“别人受得了吗?”

    妈的,你管别人受不受得了,先管好你自己吧,自己都受不了还问别人!我擦!

    “我没和别人做过!”我干脆撒了个谎,因为我觉得这种时候再说起其他女人,太尴尬了,要是她再问我“别人”是谁,难道我给她说乃妹他妈也受不了?叼,我没那么恶心!

    “骗我!”贞姐用力的坐了坐我,“啊”了一下的同时,用手掐了掐我的腰,“我不信你还是处男!”

    难道没做过就是处男?我把处男交给右手去了不行么!懒得回答她。

    “如果你真是处男,那贞姐今晚不是要给你包个大红包?”贞姐说着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好*

    上次在名人会所和裴一宛搞完的时候出来碰到一个胖女人就把老子当鸭子了,气死哥了。现在她居然说要给我包红包,难道也把老子当鸭子看待啊?这也太降低我的档次了吧!

    贞姐笑完又说,“你知不知道,在名人会所,如果有你这样的处男,二三十万随便都有人要!”

    二三十万?真的么?我好想问她,如果不是处男能值多少钱呢?难不成鸡脚神以后要去当鸭子发家致富了?

    为了惩罚贞姐乱说话,我默不作声的股,贞姐“嗷”了两声说,“你不要动,我怕你要了我的小命!”说完附又说,“你个小坏蛋,肯定很招人喜欢吧!”

    看着贞姐满面风的样子,我特别郁闷,她真的爽够了,现在轮到她考验我了,白虎精虽然吞噬了金箍棒,可是她不动,完全没感觉啊!

    “现在没人喜欢我!”我说着看向她的,暗示她我现在还想要啊,快点给我动起来,动起来啊!

    “没人喜欢才怪。听说可可还经常带你出去玩。你喜欢她么?”贞姐埋头看了看自己的,又问我。

    怎么这么多话啊!还是些无关紧要的话,而且居然问起黄可可来了,我可不敢说她的坏话,更不想在这个时候说起她,简直是一种亵渎啊。

    看来不惩罚贞姐是不行了,不过我到现在还是觉得过于主动不好,只能假装躺久了腿有点算,于是弓起腿左右活动了一下,贞姐“啊啊”几声,一下趴到我上,“讨厌死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终于忍不住微微笑了笑,确实是故意的,怎么了?

    贞姐见我笑了,喝一声“小坏蛋”,张嘴咬住了我的嘴唇。

    哇,现在才开始**啊,之前一开始就搞上了,还没和她接吻。由于刚才我说是处男,所以不能表现出我的湿吻水准,于是我张着嘴让她的舌头自由进出,就是不动嘴唇和舌头。

    贞姐一边用舌头去勾我的舌头,一边用在我前摩擦,同时开始移动股,看来终于可以发动第三波攻势了。

    为了配合贞姐,也为了重新激起贞姐的**,但又要展示出我不是那种久经沙场的人,我只能偶尔动动舌头和嘴唇,每动一次,贞姐都会“唔”一声,然后抬起普股猛敲两下。

    “啊……”贞姐终于把嘴巴移开了,直起慢慢的开始动起来,速度和力度都恢复了之前的节奏。

    “强强,这次你一定要SHE啊,要不然我真的受不了了!”贞姐一边动一边说,随即“啊哈啊哈”的又开始唱歌了,歌声好美啊!

    由于刚才好几次我都是轻轻动一下贞姐就把我制止了,所以我不敢乱动,怕她真的顶不住,不过为了爽一些,这次我一直把腿撑着股抬高小伙伴,以便可以更加彻底的杀入白虎精的巢

    贞姐和之前一样十分投入的做着每一次撞击,与之前不同的是,她的叫喊声显得有些凄惨的味道,我想,可能搞完这次她真的顶不住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SHE啊,于是我干脆闭上眼睛睡觉了,就算不能SHE睡着了也好啊。妈的,怎么会这样?到底什么原因让我变得这么猛啊?

    还别说,我现在才知道搞的时候如果是躺着的,闭上眼睛真的能睡觉,尤其是自己想睡觉的时候,更容易睡着。不知不觉的,我竟然在贞姐的节奏中变得模模糊糊起来,就像要睡着了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听到贞姐的发出连续不断的吼叫,那种声音就像虎啸一样!

    “嗷嗷!”

    “嗷嗷!”

    我从朦胧中惊醒,睁开眼,仿佛看到贞姐的脸变成了一个全白毛的虎头,我艹,真的是白虎啊!顿时一阵心虚,用力揉了揉眼睛,哪里有什么白虎,只见贞姐喉咙蠕动发出“吼吼”的声音,好像已经声嘶力竭了,但股仍然保持上上下下,力度不减!

    不知是什么原因,就在这瞬间,一股暖流从金箍棒喷而出,贞姐“啊啊啊啊啊”的叫喊着浑颤抖不已,当金箍棒喷完毕,贞姐一头倒在我边,听着她急促的喘息声,我知道她这次真的累了,辛苦了啊,贞姐!好在老子也爽了,而且喷完之后也觉得累了,看着贞姐眼皮动了几下,呼吸慢慢的平稳下来,我起关了灯,回到了对面房间。

    躺在上,想着今晚发生的事,都是因那本小说而起,如果我不看小说,贞姐不会发现我硬了,如果我没硬,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该死的小说,害人不浅啊!虽然贞姐说不会告诉别人,可我还是不想再和她这样下去了,当时我就决定,今晚过后再也不来了。以后如果要和贞姐见面,也不能单独和她见面,一定要有黄金南他妈在我才见她,免得激战太多,后面无法收场,现在断了她的念头,对大家都有好处。

    就在这一晚,我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中竟然见到久未露面的梦中老头,他对我念了一段顺口溜,我记得他是这样念的:三恩三阎王,心怀感激变凡人,助得郎变金,舍我其谁败魂,待到生辰好光景,更近一层阳魂。本来在他念完之后我正想和他打个招呼问他一些关于魂和极之魔的事,谁知这老头刚念完人就不见了,我刚要张口喊他,一张口人就醒了。

    “三恩三阎王,心怀感激变凡人,助得郎变金,舍我其谁败魂,待到生辰好光景,更近一层阳魂。”我坐在上默念了一遍梦中老头的顺口溜,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还把阳魂都扯上了呢?这老头现在正事不办,净给我来虚的,说点人话啊,搞这些老子半天都不明白的,什么时候才能收服魂啊?我擦!

    梦中老头的话肯定在暗指什么?想着想着完全没了睡意,不知道他是不是说我在阎王受了谁的恩,所以变成凡人。不对,如果这么理解,那“助得郎变金”的意思,岂不是我有郎?那不搞基了?不对不对,我是因为犯了错才变成凡人重修神位的,不是为了报恩才变成凡人的。妈的,吓我一跳!

    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舍我其谁败魂”应该说的是我了,“待到生辰好光景,更近一层阳魂”,好像也是说我,等我生那天就要变成阳魂了?哎,老子语文不好啊,从来就不会做诗词赏析!记得高中的时候,每次诗词赏析都是零分,这让我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