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期:2013-11-07 22:15:00

    第165章 是可忍是熟女不可忍

    很多点是多少点?如果是黄一莲问我,我一定告诉她是“三点”,如果她问我是哪三点,我就让她脱光光自己看。可现在问我的是乃妹,如果我回答她是“三点”,搞不好她会问我,“这三点你喜欢哪一点?”,哈哈,那我是不是该回答:“我喜欢下面一点!”

    “说啊,很多点是多少点嘛?”乃妹准备将撒进行到底,以为这样可以俘获我这个少年动的心。可是,乃妹,没用的,虽然你的大,大得我恨不得咬上一口,可我不敢放肆啊!

    “很多点就是很多点!”我继续和她扯淡。

    乃妹有些不满了,“嗯嗯”的撒着,“说嘛,说嘛,你到底有没有想我?”

    我擦你!说就说啊,别摇我的手好不!要摇也可以,别在你上碰来碰去的行不行啊?你不知道哥哥会硬啊?真搞不懂,为什么女人都喜欢抱着男人的手臂在部擦来擦去,据说女人这么做的时候,上会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让她们感觉很舒服,而且,这样会让她们觉得比较有安全感!以前我一直怀疑,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现在信了。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盯着乃妹看了几秒,乃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摆出一副扭捏的样子。我擦,她现在完全就是在求推倒啊!可是,哥能推倒她么?三番两次的暗示我,她究竟是想我做她男朋友,还是像裴一宛一样,需要点刺激?还是都是?

    我换了个姿势面对着她,这样我可以把手抽出来,因为我不想碰到她的,免得后难办!你没看错,我说的是“免得后难办”。如果不是因为这点担心,我早已经在她上盖上了我的印章。

    “乃妹!”我温柔的喊了她一声。

    “嗯!”乃妹轻轻的应道,拿眼瞟了瞟我,以为我要说什么甜言蜜语,羞涩的低着头,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我看她做出一副矜持的样子,暗自好笑,她矜持起来蛮纯的,不过主动起来也很风*。

    “时间不早了,去洗澡睡觉吧!”我说话时仍然很温柔,就像意浓浓的说出“我你”三个子一样的感觉。

    乃妹没想到我说的是让她去洗澡,抬头错愕的看着我,举手朝我打来,“你坏死了,你坏死了!我不理你了!”说完转过,真的不理我了!

    好吧,生气更好,省得我还要应付她!

    隔了一会,乃妹从沙发上站起来,面无表的说,“我去洗澡睡觉了,你别看太晚,困了自己去那边房间睡!”说着指了指上次我睡的房间。

    这个不用说啊,难道她以为我会去和她睡?从她说话的语气,我听得出她还在因为刚才没有听到我说出她期待的那些话而郁闷。

    乃妹洗完澡之后,真的回房间睡觉了。期间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看来她真的很生气。虽然刚才我是故意用那种语气说那样的话,可我没想到她会生那么大气啊。现在回头想想,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太伤她自尊了。难道要我去给她道歉么?我想了想,还是算了,道完歉她又会没完没了的缠着我,反正我也没打算和她在一起,这两天把她妈的事搞定了以后不来她家就是了。

    现在的问题是,我应该怎么才能知道乃妹她妈有没有事?不知道她进房间到现在这段时间里,那泰国佬又烧了几次头发,乃妹她妈现在的状况是否良好?

    突然,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则新闻,说美国一患有持续兴奋的女人,因不堪忍受频繁的**而自杀。那泰国佬不定时的烧头发,不知道她今天已经**多少次了!如果她忍受不了了,会不会选择自杀呢?想到这里,我开始紧张起来,可是我真的想不到办法啊!只希望明天早上醒来,可以平平安安的看到她。

    当我回到房间睡觉时,已经快一点了,睡觉前我好几次到乃妹她妈的房间门口听了听里面的况,一点声响都没有。难道那泰国佬晚上也睡觉了?所以并没有烧头发?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好了,晚上休息好了,白天再让那泰国佬折腾一天,这样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只要过这一关,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这些东西来扰她了。想到这些,我只能由衷的祝福乃妹和她妈以后都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两年她们承受了太多的痛苦,作为女人,确实不容易。

    躺在上,我还是担心乃妹她妈出事,又到她房间门口听了几次,还是和之前一样,完全没有声音,可能他知道我在,所以忍着,也可能就像我想的那样,那泰国佬睡觉了。当然,我希望是后者。

    当我最后一次从乃妹她妈的房间门口回到上,闭上眼睛,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睡梦中,我仿佛感觉有一个女人骑在我上,今天因为乃妹她妈的事,我实在太困了,意念里一直把它当成梦境,因为这太像一个梦了,我甚至看到梦境中那个女人不停的扭着股,而且特别用力,她每用力一次,就有一阵从未体会过的快感传来,我下意识的期待她再快点,于是忍不住抬起股配合着她,不知过了多久,我已经没力气了,可她还是和开始一样,持续不断的撞击着我的下

    “强子,你好厉害!”耳边突然想起一个声音。

    可我仍然没有醒,以为是梦中的那个女人在和我说话,于是我回答说,“我没力了,你再快点!”

    那女人“嗯”了一声,加快速度动了起来!这过程中,她始终未发一声,这更让我觉得是个梦!

    “强子,你是我见过最棒的男人!”耳边再次响起那个声音。

    听到她说我棒,不免有点兴奋,这一兴奋,立刻醒了。正当我在后悔不该醒的时,感觉上真的骑着一个女人。我的第一反应是乃妹,因为乃妹上次暗示过我,今天也暗示过,难道她洗澡的时候是假装生气的,所以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跑到我房间来和我干这事?

    “乃妹!”我从上坐了起来,因为我怕她摔倒,所以坐起来之后伸手抱着她的腰,“乃妹,你……”

    坐在我上的女人听我喊“乃妹”,体突然顿了一下,随后又猛烈的动了起来。我心想,乃妹你不是吧,怎么可以这样呢?

    随着她体的运动,我这才清醒的感受到我和她的体之间已经有了交集,现在已经成为事实了,怎么办?

    “乃妹!”我又轻喊了一声,不知道该不该制止她现在的行为。

    谁知,那女人突然抱着我,在我耳边说,“强子,别说话,是我!”

    我艹,从我醒来到现在,她一直没出声,这下我才听出来,说话的是乃妹她妈!

    哇卡卡卡卡卡,我立刻想到泰国佬可能晚上没睡觉,一直在烧乃妹她妈的头发,所以乃妹她妈终于忍不住,跑到我房间来了。

    “阿……阿……阿姨!”我吞吞吐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是她知道自己被贞姐请来的人下了飞头降才这样的,不知道会怎么想?看来事的真相要一直隐瞒下去了。

    “强子,抱紧我,我要你!”乃妹她妈小声说。

    我平复了一下紧张的绪,依言抱着乃妹她妈,因为他妈年龄还不到四十岁,上的皮肤并没有松弛的迹象,摸着滑滑的。当我抱紧她时,感受到她两个滚烫似火,一股流传遍全,搞得我都忍无可忍了,只是,在我心里始终觉得很愧疚,所以抱着她之后不敢乱动,任由乃妹她妈坐在我腿间不停的运动。

    “阿姨,我……”我一时语塞,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说。

    “别说话,我怕张口会喊出来。”乃妹她妈咬着牙说,“你别担心,是我自愿的,我不会告诉乃妹!”

    我不是担心乃妹,我是担心……,不是,我是担心乃妹,我也担心让人知道!他妈的,我整个脑子混乱了。

    “强子,你在上面好不好?”乃妹她妈突然说,还没等我回答,她已经翻从我上下来,自觉的躺在上,然后拉着我骑到她上,又引导着让我和她的体重新结合到了一起。

    “强子,你快点,我好想要!”乃妹她妈说着“嗯哼”一声,然后用手卡着我的跨部,一上一下的举着我的体,示意我快点动起来,但没再出声,我知道她又咬着牙在硬撑。

    我终于被她的感染了,那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再说,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让她达到**才行,否则她也会很难受,而且要不是她自己没法让自己达到**,肯定也不会来找我。想到这里,我豁出去了。

    记得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是可忍孰不可忍”,现在我想改一下,“是可忍是孰女不可忍”,乃妹她妈绝对是超级熟女,也是我平生以来真正接触的熟女,李姐和陈七香虽然也是熟女,可是我和她们都没有这样如此的疯狂过。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