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我艹,他妈真信我了,以为可以不喝了,难怪她把这个东西给他。

    期:2013-11-04 00:09:00

    第159章 救救我老婆

    “黄总,谢谢你的好意,我真不能喝!”我说着起想走,这整天不务正业,净干这些缺心眼儿的事,迟早生孩子没眼儿。

    黄晋北把我按到座位上,“必须喝,我看着你喝,要不然……哼哼!”

    要不然什么?他还有可以威胁我的东西?擦,老子从来就没做过什么亏心事,难道还能留下把柄不成?坚决不喝,这破玩意儿搞不好是尸油,因为我突然想到辟邪通常都是用“以毒攻毒”的原理,只有是尸油才有可能喝了之后鬼不敢上他的,当然我也不确定,猜测而已。

    “黄总,我真不能喝,我姐知道了,会怪我的。”我坚决推辞。

    黄晋北狡黠的看了我一眼,拿起黑瓶朝空中抛了一下,“你不喝,我就告诉别人,你和黄一莲……”

    我听到这里,立刻傻了!不过我仍然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茫然的问,“什么?”但内心却开始不安起来,难道他知道星期一下午我和黄一莲在办公室的事?这怎么可能,当时他明明已经走了。

    “什么?”黄一莲一脸笑的看了我一会,忽然面色一沉,“你以为别人不知道?是不是要我告诉其他人你在办公室的风流艳事?我告诉你啊,别以为做了总裁秘书,就好了不起,要不是看在我妈份上,我现在就让你滚蛋!”

    妈的,他真的知道了,莫非办公室有监控器?我在这里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如果有监控器我肯定知道。偷拍?黄晋北那么好色,李姐和黄一莲虽然姿色一般,但很大,刘欣就不用说了,绝对姿色上乘,黄晋北一有机会就会和她聊上几句,如果不是看在李姐他老公是他老爸朋友的份上,可能刘欣已经被他潜了。想到这里,我顿时冒出一冷汗,如果是偷拍,那他被阳魂上的时候,在我办公室发生的事他也知道了?为什么一直没提起呢?仔细想想,偷拍的可能不大,以黄晋北的格,如果看到那一幕,他肯定会问我的。所以,这事一定是有人告诉他,究竟是谁就不得而知了,没想到我和黄一莲在办公室HAPPY的时候,外面一直有人在偷听。

    “黄总,我错了,我和一莲……”我连忙向他服软,不服不行啊,他做事向来缺心眼儿,如果真让人知道了,李姐肯定要闹着离职,她怎么能容忍我在她眼皮底下和黄一莲干那事,而且这种败坏公司纪律的事,黄晋南要是知道了,很可能我职位不保,还有黄山泉,他会怎么处理我?反正不会轻易就这样算了。

    黄晋北见我向他求饶,得意的笑了笑,“放心,我都说了,看在我妈份上,我不会告诉别人。那妞火辣的,你小子有两下子啊!”

    “不是,黄总,我和她……”我想给他解释一下,本来想说她是我女朋友,话没说完,黄晋北打断我说,“行了行了,我不管你和她什么关系,我就当她是你女朋友,你也不可以在办公室做那种事,对不?”

    我不停的点头,“是是是,以后不敢了,以后不敢了!”

    “拿!”黄晋北再次把那个小黑瓶放到我面前,“喝了它,我就不告诉任何人!”

    我拿起黑瓶,犹豫了好一会,看来不管里面装的什么东西,非喝不可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很可能因为泡妞影响到有关魂的事,那就得不偿失了,黄山泉作为魂事件的主脑,在他边工作,收集相关信息会相对容易一些。

    “喝啊!”黄晋北拿过黑瓶,拧开瓶盖,递到我面前,一股恶臭味道扑鼻袭来,我有点想作恶。

    “一次喝完啊?”我怯怯的问。

    “一次喝完!”黄晋南回答得很干脆,兴致勃勃的望着我。

    好吧!喝完就喝完,反正我是鸡脚神,这东西对我应该没什么影响,只不过太他妈难喝的。我捏起鼻子,将小黑瓶放到嘴边,正要往嘴里倒,黄晋南突然喊道,“停停停停停!”

    “不给我喝了?”我把黑瓶递给黄晋北。

    黄晋北没有接,让我把捏着鼻子的手拿开,张大嘴巴慢慢喝!

    我擦,这个废柴就是想让我出丑是吧?哎,不管他想干什么,老子都认栽了。反正躲不过,就按他说的那样喝吧!

    我先拿起黑瓶抿了一口,口腔里立刻充满了奇异的血腥怪味,不是人喝的东西,不是人喝的东西啊。我伸出舌头像狗一样喘着气,痛苦的看了看黄晋北,黄晋北点了一支香烟,满意的说,“就这样,一点一点喝,如果喝快了我就告诉所有人你和黄一莲在办公室干那事。”说完“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我艹,真不知道他心里为什么那么暗,为什么要我喝?我完全想不通。

    没办法,我只能按照他的要求一点点的喝,喝得我都忍不住想吐,又不敢吐,每每有东西从喉咙涌上来,又被我活生生的咽了下去。

    黄晋北一直笑嘻嘻的看着我做出各种痛苦的表,不时的发出欢乐的笑声。这次被他玩惨了!

    当我喝完最后一口,黄晋北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喝吗?”

    我不知道,现在我也不想知道,老子现在想吐!

    我摇了摇头,起准备朝厕所跑,黄晋北把我拉住,“别走,想吐,没门!吐了不算!”

    尼玛啊!我只好拿起纸杯猛灌了七八杯纯净水。

    黄晋北见我难受之极的样子,对我说,“你知不知道,我怀疑你师父给我妈的这东西是吓唬人的,我妈那种人,很迷信,很好骗,我找不到你师父,就只好找你了。现在你也知道是假的了吧?我劝你别做他徒弟了,在公司好好做!听到没?”

    听完黄晋北的话,我才明白他为什么要我喝了,原来就是为了报复我师父!没关系,我相信他会因为他的自作聪明付出代价的。

    喝完那小黑瓶的东西,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似乎梦到有人在喊“救救我,救救我老婆!”可早上醒来的时候又完全记不得梦中的景,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以为是幻觉,于是没放在心上。

    奇怪的是,第二天睡觉的时候,又梦到那个声音再喊,喊的内容也和昨晚一样,早上醒来的时候,同样什么都记不起。

    我一直以为可能是喝了那个小黑瓶里面的液体的原因,有所思,夜有所梦嘛,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天,但想着还是心有余悸,因为实在太难喝了。

    第三天晚上睡觉时,那个梦中的声音又来了,不过这次喊的是“救救我老婆,救救我老婆!”当我听到这个声音时,我立刻睁开眼睛,感觉窗帘猛的动了一下。我起看了看窗外,天还没亮呢。我坐在上试图回想那个梦,仍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莫非那个小黑瓶里面的东西有问题?但是,如果有问题的话,黄晋北喝了也有同样的况发生,他应该会告诉她妈,她妈知道这种况肯定会打电话给我。想到这里,我觉得这个声音应该不是喝了小黑瓶的液体引起的,那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一醒来除了那个声音以外什么都不记得了?猛然间,我想到贞姐和莫锦成,那个声音是莫锦成在向我求救?想到刚才我睁眼的时候窗户动了一下,其实那声音并不是梦中出现的,而是莫锦成来到了我的房间。

    明天正好周末,为了确认我的猜测,我决定天亮之后去乃妹家看看,希望她妈没有出什么事。

    上次我答应过乃妹,先和她交往一段时间看看双方是否适合在一起,所以当我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异常兴奋,没想到我会主动联系她。乃妹在电话里建议开车出去玩,我说工作太累了,想休息一下,到她家坐坐就行了。在没有确认那个求救的声音是莫锦成之前,我不能胡乱把我的猜测告诉她,以免她担心她妈的安危,就算确认了,也要看况,能够不让她知道,最好不让她知道。

    为了不让乃妹多想,本来去的时候我想叫上黄可可的,回头一想,还是算了。因为她一直以为我喜欢黄可可,看到黄可可和我一起去,乃妹肯定不高兴,反正我之前也没正式答应她,去她家也不能说明我答应做她男朋友。等处理完这件事,减少和她接触的时间和次数,她自然会明白我的想法。

    由于是周末,乃妹她妈听乃妹说我要去,一大早去买了很多菜和零食。当我到达她家时,乃妹和他妈正在厨房忙碌。哎,这母女俩如此,是想把我融化吗?绝对是想把我融化,因为除了准备这么多吃的,她俩的打扮也让我看得爽心悦目,乃妹的紧短装,她妈的透明丝绸上衣加九分裤,两人都是波涛汹涌若隐若现,一个亭亭玉立、纯无比,一个风万种、魅力无边,似乎在争奇斗艳,互不相让。我看在眼里,仍不住怦然心动,这是什么节奏?

    不管什么节奏,我告诉自己,今天来是救人的,不是泡妞的,千万别误了正事,想起那个声音焦虑的口气,我不能有丝毫懈怠。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