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期:2013-10-09 21:35:00

    第128章 锦成,你别走

    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是不会松手,我伸手摸出裤兜里的阳盘,还没在手上,“乃妹她妈”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帮她来害我?”

    “你不知道我是谁又怎么知道我是害你的?”

    “你不是害我,那你干什么的?”

    “我是帮你的。”

    “我不信,你们就是想害我,要了我的命还要我连鬼都做不成,我要她死。”“乃妹她妈”的手又加大了力度。

    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现在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看看这个,知道我是谁了吗?如果我要害你,你自信是否逃得掉?”我举起在手上的阳盘,将背面朝着“乃妹她妈”,两盏小小的红灯扑闪扑闪的闪烁着。

    “乃妹她妈”一看阳盘,双手慢慢松开,最后跪了下来,不停的磕头作揖,“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这幅德行就和洪晓菊见到阳盘的时候一模一样,原来搞定一般的鬼是如此简单,这阳盘我是用得得心应手了。

    “你先起来!”我说着伸手去扶“乃妹她妈”,“乃妹她妈”后退着自己站了起来,连连摆手说,“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期:2013-10-09 21:36:00

    “今天让你来是想告诉你,你的死与你老婆无关,我已经查过了,害死你的不是她,是她的闺蜜李惠贞。”

    “李惠贞?”

    “是的,如果你想知道她怎么害你的,你去找她好了,不过我要提醒你,她找来害你的人可以让你变成鬼,也可以让你做不成鬼,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李惠贞,李惠贞,这个人,原来是她!老婆,我错了,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是我该死,是我该死。”“乃妹她妈”说着连续打了自己几个耳光。

    艹,别打啊,打在你,疼在她啊。废柴,这个都不知道。

    “快点停手,你打自己不等于打她吗?”

    “乃妹她妈”怔了一下,“哇哇”的哭了起来。

    哎,我觉得乃妹他爸对她妈还不错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且他已经是鬼,这算难得的了。

    “好了,你别哭了,如果你要悔过,就保佑她们母女俩平平安安吧。以后都不可以再来找她了,知道不?你这样不停的来扰她,会折了她的阳寿,我想你也不希望她早死,对吧?”现在真相他已经知道了,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我就不信搞不定他,如果他仍敢乱来,我就把他绳之于法。

    “乃妹她妈”一边点头,一边朝我作揖。

    期:2013-10-09 21:37:00

    “替我告诉她,都是我的错,我仍然她!”“乃妹她妈”说完留恋的打量了一下房间,这曾是他饮食起居的地方,这是他的家。

    不一会,“乃妹她妈”双眼一闭,我知道莫锦成走了,只觉得手心一阵汗湿,刚才确实紧张了一下。我知道乃妹她妈马上就会睁开眼,于是快速的将阳盘放回裤兜,正常况下,我不想有人看到这玩意儿,除非他是鬼。

    乃妹她妈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问,“小兄弟,锦成来了吗?”当她听出自己声音有些沙哑,用手摸了摸脖子,连续“咳咳”的咳嗽了几下。

    “来过了,已经走了。”

    “怎么就走了?怎么就走了啊!”乃妹她妈在房间里四处寻找,希望能找到她老公的鬼影子。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给她说了一遍,乃妹她妈听完像泄了气的皮球,体软软的倒在地上。我走过去把她扶起来坐在边,看着她眼里含着泪水。

    “阿姨,现在没事了,你该高兴才对,怎么还哭呢!”

    期:2013-10-09 22:11:00

    “这个没良心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让我死了还好,为什么不让我死!”乃妹她妈抑制不住心中的感,附在我肩膀上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想死,还是假的想死,反正事已经解决了,看她心不佳,估摸着想发生点什么也不大可能,于是我决定打电话给黄可可,让乃妹回来陪她妈,虽然现在有点晚,我估计她们三个应该在等着最后的结果,肯定还没睡觉。

    电话一通,她们果然没睡,我给黄可可说让乃妹马上回家,黄可可问我不是搞定了,我说是。听到她在电话那头欢呼雀跃的给清桦和乃妹报着喜讯,就像这事是她办成的一样。这个黄可可,如果不是她,我都不用趟这浑水,好在莫锦成被我的份镇住,要不然我就成罪人了。

    就要离开了,心里有点舍不得,还有未完的心愿呢,可是留在这里没用啊,“阿姨,一会我就走了,乃妹会回来陪你,你好好休息几天,不要再想那些过去的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安慰乃妹她妈说,事解决,内心成就感油然而生,连说话都溜了,虽然有点小小遗憾,不过来方长,只要有心,总会心想事成的。

    乃妹她妈听我说要走,双手抱着我的手臂,抽泣着说,“锦成,你别走,你别走,我和乃妹都需要你,呜呜呜……”

    我擦,把我当成莫锦成了啊,看她突然间她变得心神恍惚,人鬼不分,多半与这两年来她老公托梦给她有关。

    “阿姨,我不是锦成,我是王强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虽然现在我的手臂贴着她的,可看她那副样子,完全没有那种**,想都不敢想,敢想都不好意思想,好意思想都不能下手啊!

    “不要走,锦成,你不要走。”乃妹她妈完全没听进去我说的话,一心把我当成了她老公,说着把我的手臂抱得更紧,我想抽都抽不出来。

    我除了无奈的坐在那里等着乃妹回来,没有更好的办法。

    过了一小会,乃妹她妈抓起我的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前,喃喃的说,“锦成,来,你看我穿了你最喜欢的睡裙,上次我们没做完,今晚我们继续,好不好?”

    我浑一颤,神马况?把我当莫锦成干那事?就算要搞我也是王强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不能冒充莫锦成乘人之危。

    “阿姨,我是王强强,你看清楚我,我是王强强啊!”我没想到乃妹她妈恍惚起来严重到这种地步,很可能精神受到严重的刺激,如果是这样,我最好打消那种念头,尼玛谁知道会不会搞着搞着她又把我当成她老公,多没劲。

    “锦成,你看,我的内衣内裤都是你买的。我知道你喜欢,今晚都穿了。”乃妹她妈说着松开我的手,准备脱睡裙。

    这让我更加为难了,她究竟是装的还是真的,我看了看她的眼睛,从一个人的眼睛能看得出真假,因为语言和表可以骗人,眼睛绝对假不了。令我失望的是,她眼神黯淡无光,落寞凄凉,就像神游一样,如果她是装的,眼神是闪烁不定,左右转动的。

    我按住乃妹她妈从下捞起的裙边,和她面对面的说,“阿姨,你看清楚啊,是我啊,王强强啊,王强强。我是王强强。”这话我已经重复了无数遍,有点烦了。

    乃妹她妈盯着我看了一会,歪了歪嘴,“哇”的一声又大声哭了起来。今晚闹心的事有两件,一是没有和她搞,一是听她哭。我迫切的希望乃妹快点回来,这种况我顶不住啊,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看着只能干着急。

    乃妹她妈这次哭完之后,终于清醒了过来,“谢谢你,小兄弟!”她说话时目光呆滞的看着地板。

    “别客气,阿姨!”我想最好让她彻彻底底的静一静,站在一旁小心的看着她,因为我怕她做出自残的行为。是了,如果她一时想不通要自残的话,如果我走了,乃妹一个人在家能行么?会不会出事啊?

    过了十多分钟,我听到有人开门进来,走到客厅一看,除了乃妹,还有黄可可和清桦。

    “我妈呢?”乃妹急忙问。

    我指了指乃妹她妈的卧室,轻声给乃妹说,她妈受了点刺激,好好安慰她一下,乃妹听完急匆匆的向她妈的卧室跑去,听到她在和她妈说话,我走过去把卧室的门轻轻关上,希望乃妹能让她妈快点好起来。

    “阿姨怎么了?”黄可可问。

    我对她和清桦说了我的担心,建议她俩在这里住一晚,也好有个照应。

    “那你呢?”黄可可望了望静悄悄的客厅,清桦见黄可可小心翼翼的样子,知道她担心有鬼,自己也跟着站立不安起来。就她俩现在的表现,我敢说华生讲的鬼故事非常一般。

    “要不你也在这里住一晚吧!”黄可可说,清桦跟着点头。

    也是,她俩这么胆小,如果我走了,乃妹她妈有什么事的话,估计她俩也不一定帮得上什么忙,不过如果她们不在这里,我也不好意思留下来,我一个男人,人家两母女,让人知道了,闲话太多,不过有黄可可和清桦在就不一样了。

    我让黄可可先去给乃妹说一声,让她知道我们今晚在她家住,有事可以喊我。

    黄可可从乃妹她妈的卧房出来,说乃妹让她和清桦住乃妹的房间,我住另外一间。虽然现在是四女一男共处,可我现在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特殊时期特殊考虑嘛。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