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期:2013-10-02 20:59:00

    第123章 含着她

    “莫锦成,你再这样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我怒视着乃妹她妈,如果不施以颜色,他一定会持续纠缠下去,直到他期望的况出现为止,我想他的心理已经走向极端,所以才会这样。所以我决定了,如果他再不放开我,就得用阳盘吓吓他,我估摸着阳盘一出,他多半会跑,可惜之前我没有先贴符纸,现在他要跑我也没办法阻止他,如果他跑了,不知道下次招他的鬼魂他会不会出现。没办法,只能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再去想办法了。

    乃妹她妈见我动真格了,怔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把我的双手抓得更紧了,“我没有恶意的,你别生气,来嘛!”说着整个体向我压了过来,我和她先后倒在二米二的大上。

    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我试着挣脱她的手去拿阳盘,可她完全不给我机会,把我的手紧紧的抓住,就像在王星辰家里美女保姆聂晓华被色鬼上的时候一样。

    期:2013-10-02 21:00:00

    完了完了,难道又要发生和聂晓华类似的事?乃妹她妈没有处女血啊,他爸被赶不走的。我现在开始担心等会乃妹他爸会不会在我和她老婆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就像他自己被自己扼死一样把我扼死,好恐怖啊,除非我有机会拿出阳盘,要不然真的有可能被他扼死啊,我仿佛又看到那晚聂晓华被色鬼上景,有些心虚了。没有一个鬼是好惹的啊!

    “知不知道我是谁?快点放开我!”我顶起膝盖阻止她往下压的体,因为我不想她刺激我下,万一千万条小蝌蚪上脑,那可不是我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住的。

    “我知道你是谁,我没有恶意的嘛!”乃妹她妈说完用嘴咬开了我的一颗衬衫扣子,轻轻在我了一下,抬头望着我说,“给我,好吗?”她扑朔迷离的眼神充满着柔蜜意,柔软的部在这时悬在空中,随着她姿势和动作的变化在不停的摇晃,罩那两张小小的布片已经失去了遮掩的作用,我忍不住拿眼看了一下,下立刻翘了起来。

    不要我!我的脸已经涨得通红,像她这种年龄段的人我还是第一次接触,紧张的心不亚于第一次触碰女人。

    “你知道我……是谁……还敢……还敢……这样?”我已经变得语无伦次,本来想坚守的底线开始动摇,甚至有点期待她快点,快点来啊,你到是快点来啊。眼睛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向她的部望去,我开始幻想如果把她的**含在嘴里会是什么味道,擦,我感觉已经不能自已了,就连顶着她大腿的膝盖都开始变得软弱无力,她的体已经慢慢的压了下来,一点点的,她的下和我的下越来越近,就快贴到一起了。

    期:2013-10-02 21:00:00

    乃妹她妈见我窘迫的样子又笑了起来,媚的说,“你还不帮我脱掉睡裙?”

    不行不行,我不动手,要来你自己来,我最多不反抗,到时也好和她老公评评理,所以我必须要表现出是被迫的,不能有丝毫的主动行为。我突然想,难道她老公这么做是为了惩罚她吗?这样也太过分了吧!

    乃妹她妈见我的反抗意愿逐渐降低,松开抓着我的双手,坐在我上把围在腰间的睡裙往头上一拉,全只剩下迷人的三点装。

    “我这样好看吗?”乃妹她妈问。

    话说确实好看,但我不好意思开口。

    乃妹她妈见我不回答,仰起脖子朝我舌头,然后伸手把夹着头发的发卡取了下来,双手把头发松了松,又拨了一些批到肩上,用根手指卷起一撮头发挑着眉头问我,“这样子喜欢吗?”

    我擦,其实我真的蛮喜欢,她把头发松开之后比用发夹加起来有味道多了,可是我不会告诉她我喜欢。

    “你坏死了,就知道吃现成!”乃妹她妈笑看着我把双手向后面伸去,忽然她前的两张布片一松,两个居然像耍魔术一样从布片后面掉了出来,我艹,这个好像下垂得有点厉害吧,黄一莲和蓝小鱼她们都不会出现这种况,就算没有罩,人家的都是颤巍巍的立不动啊,就算是李姐也没她这么离谱,而且李姐的还比她的大。

    期:2013-10-02 21:00:00

    乃妹她妈一手扯起罩扔到一旁,双手按在上向我压了过来,体到半空停住,两个在我眼前晃来晃去,问我说,“喜欢吗?”

    我也不知道喜不喜欢,反正我闻到一股香味好闻的,她见我没有反应,又把体往上移了点,俯让两个在我脸上擦来擦去,同时发出“嘶嘶”的声音。

    我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这种特殊的感觉,因为我觉得爽的。哈哈!

    过了一会,乃妹她妈扭了扭股,虽然她还穿着一条内内,可我感觉到她股座的位置有一种粘粘的液体在不停的从她的丝质内内渗出,因为她现在坐在我小腹上,衬衫已经被浸透了一小块。

    “含着她!”乃妹她妈停下所有动作,用手扶着一个向我嘴里塞。

    为了表现出我是被迫的,我闭着嘴坚决不让她塞进来,乃妹她妈见我拒绝含着她的,一只手按着我的额头,再次将送了过来。我靠,不要啊,等会含上瘾了就麻烦了啊,有句话说得好,“我不是随便的人,但我随便起来就不是人”,所以我尽量让自己不要迈出第一步,最关键的是我不想与鬼抢女人,现在我还没弄清楚他老公这么做的目的呢。忽然间,我想到一种不大可能的可能,那就是他老公是不是想用他老婆来贿赂我?因为按理说他应该怕我才对啊,既然怕我就不该对我这样,而且刚才他回答说知道我是谁,既然知道,他还这么做,不是贿赂是干嘛?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他托梦给他老婆并对她造成了比较恶劣的影响,在界来说这是违法的,所以他肯定是怕我抓他回界伏法或者怕我对他进行处罚才会出此下策。如果真有这种可能,那就让我大跌眼镜了,他居然会让她老婆来帮他赎罪,我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呢?想到刚才乃妹她妈一直不停的挑逗我,想要激起我的趣,我更加怀疑这种可能非常大。

    期:2013-10-02 21:01:00

    作为堂堂鸡脚神,决不可以收受贿赂的,不管是金钱、物质、还是贿赂,都不可以。要是被阎王知道了,就算我收服了魂,到时也有可能不能按期回归神位,虽然我一直希望可以在人间呆的子可以久点,可万一因此以后都回不去了,岂不亏大了,要知道,这是守和态度问题,不是能力问题,前者是思想高度,后者是行为高度,前者更具有决定,阎王肯定会根据我的守和态度来决定我最后的归位时间。因为梦中老头说过,我是在界与女鬼有染犯了法被转世人间重修神位的,要是与乃妹她妈搞了,而她妈是被他爸上的,不知道这算不算与男鬼有染,,到时阎王知道,肯定说我搞基,这叫死不悔改啊,回归神位更加没戏!

    不行不行,即使这只不过只其中的一种可能,我也不能冒这种危险,唐僧西天取经都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有可能这是阎王在考验我呢,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类似的考验,这多折磨人啊!

    想到这些,我才意识到现在我的双手是自由的,乃妹她妈早就把我松开了,我连忙把手往下面一伸,由于躺着,手够不到裤兜,而乃妹她妈按着我的额头,我完全无法起腰杆。

    “你别按着我,我自己来!”我想给她来一招缓兵之计,只要她一松手,我稍稍就可以把阳盘摸出来。

    期:2013-10-02 21:02:00

    乃妹她妈以为我真的要自己来,用在我脸上横扫了一下,“快点,我要!”然后松开手,前倾的体略微的往后退了点。

    刚才由于太紧张,加上闭着嘴巴,一直感觉喘不过气,现在我终于可以张开嘴了,一边大口的吸气,一边起腰杆去摸阳盘,哪知又发生了意外,腰杆刚起一点,乃妹她妈见我嘴张开了,扶着部猛的把**塞了进来,然后体往下一压,我又被压倒在上,任由我的手怎么挥舞,就是够不到裤兜。只感觉嘴巴里被塞了一坨软绵绵的团,我不住搅了搅舌头,乃妹她妈起伏不断的发出“嘤嘤”之声,我很想让她快点把拿走,却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我越是“唔唔唔”的,乃妹他妈的“嘤嘤”之声越是强烈,可能我这样会导致鼻孔的气息比较大,吹得她的太痒了,加上我“唔唔唔”的想说话,嘴巴和舌头也会随之而动,不经意间传递出了她期待的快感。

    了,弄巧成拙啊,怎么办呢?现在她一个在我嘴里,另一个在我脸庞扫来扫去,下还在我腹部来回的移动,有好几次试图往下移,由于她的腰不够长,要是往下移去,放我嘴里的势必会跑出来,她又舍不得,只好用部在我上来回摩擦,由于今晚她不停的给我夹菜,我吃得有点饱,现在她在我腹部动来动去,我感觉饭菜都要被她挤出喉咙了,你就用力挤吧,让老子喷你一的青菜加鸡蛋,给你做个鸡蛋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