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乃妹说到这里已经哭得一塌糊涂,没办法,她痛苦一次,我和她妈就安全了。黄可可和清桦眼圈也是红红的,不停的安慰着乃妹,老子都忍不住想要流泪了,太他妈惨了。

    听她这么说这不像是暴病故啊,什么病会让人自己掐自己脖子?反正我从来没听过。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这又是一个谜团。

    “你爸平时有什么疾病吗?”我问。

    乃妹平静了一会,才缓缓的回答说,“没有,他们民政局每年都有组织全体检,从来没查出过疾病。”

    “那晚事发的时候,你爸妈已经睡觉了吗?”我又问。

    乃妹停顿了很久才说,“没睡!”

    “那在干嘛?”我继续追问。

    “我不知道。我过去的时候我爸妈都没穿衣服!”乃妹说。

    没穿衣服?我知道她不好意思说,她这么回答我已经猜到是什么况。奇怪,他爸没疾病,又在同房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其中必有蹊跷啊!

    “你爸平时有得罪过什么人吗?”我再问,我都感觉自己问得太多,怕把她问奔溃了,可不问不行啊,我感觉这其中很明显有人搞鬼。我的目的并不是想查出谁搞鬼,我只想搞清楚来弄去脉,这对我招魂才有利。

    期:2013-10-01 00:31:00

    乃妹说,他爸工作上的事她不清楚,更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我知道的都说了,难道还不够吗?强哥,麻烦你了,帮帮我,好吗?”乃妹乞求的看着我,似乎已经认定我一定能把她爸的鬼魂招回来。

    我回答说,“我试试看吧。不过我并不能保证一定行哦。”丑话要说在前头,因为我确实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想到她说之前有两个道士都被吓跑了,而我估计他爸的鬼魂不是一般的鬼,为了安全,我决定去蓝小鱼那里拿两张王星辰之前给黄晋南的符纸,那符纸在山泉大厦没用,心想交给蓝小鱼让他们必要的时候用,谁知道这次我倒先派上用场了。

    我让她们在这里等我,说要去准备点东西,她们也没多问,叫我快去快回。

    在蓝小鱼那里拿符纸的时候,她问我是不是谁撞鬼了,由于不能让她去帮忙,也没必要把实告诉她,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了几句就走了。

    等我回到茶楼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招鬼魂一般在晚上才能进行,我决定先去乃妹家看看,或许能从她妈口中了解一些况。

    黄可可和清桦也跟着我到了乃妹家,那是一个中高档小区,她家位于十五楼的一个三房一厅。走进她家门的那一刻,一股寒意袭来,我艹,这房间气太重啊,黄可可和清桦耸着肩膀抱着手臂,也感觉到了这股不同寻常的寒意。

    乃妹指着客厅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气质ShaoFu介绍说,“这是我妈!”

    期:2013-10-01 00:31:00

    她妈好年轻啊,一头乌黑的头发不长不短,扎了个马尾巴,瓜子脸,长得有点像张静初,上穿一件浅绿色的t-shirt,下穿一条粉红色休闲裤,脚踏一双七八厘米的高跟鞋,高大概一米七左右,虽然乃妹都已经二十岁了,可她妈的材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臃肿,反而跟少女一样亭亭玉立,我估计她妈不超过四十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一直以为她妈是五十岁左右的胖女人造型,这一看,简直亮瞎了我的眼睛,有气质有魅力,唯一差点的就是脸色,这可以理解,这两年多她这样过来,脸色能不差么!

    黄可可和清桦跟乃妹她妈打了个招呼,“阿姨好!”

    她妈点点头,视线停留在我上,眼中掠过一丝惊异。

    “妈,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朋友,他叫王强强!”乃妹挽起她妈的手臂,已经不在是刚才那副伤心绝的样子,我知道她是不想在她妈面前表现出来,真是孝顺的闺女。

    “阿姨好!”我也向她妈打了个招呼。

    她妈很礼貌的回了我个“你好”!然后招呼我们坐下。

    等我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之后,回头看到黄可可和清桦站在原地没动。黄可可说过,看到乃妹她妈就容易联想到她妈自言自语的样子,可能清桦也和她一样,我估计她俩已经开始有点怕了。本来我想让她们不要来的,但黄可可一定要跟来看看,清桦也只好跟着来了。

    “阿姨,我们就不坐了,你们慢慢聊!”黄可可说着转要走,清桦也给乃妹她妈道了别,跟在黄可可后面,两人手挽手的快步向门口走去,既然要走还来干嘛呢?真是多此一举。

    乃妹她妈并没有挽留黄可可和清桦,反而乃妹说,“乃妹,今晚你别回家了,和她们去玩吧,去可可或者清桦家住一晚。”

    “妈……”乃妹有些不愿,想要留下来,我想她可能也想和她爸说说话。

    “听话,去吧!”乃妹她妈的话语气不重,但就像命令一样让人不能抗拒。

    期:2013-10-01 00:32:00

    乃妹顺从的走了出去,离开之前,对我说,强哥,谢谢你了。从她的眼神,我看得出她有些忧虑。

    她们三人一走,我忽然感觉有些不自在,俗话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非即盗啊。虽然我既不也不盗,可就是觉得别扭。

    “小兄弟,你不用拘束,谢谢你能帮我,乃妹已经把况给你说了吧?”乃妹她妈看出了我的拘谨,率先打破沉默。

    我应了一声,“嗯!”不敢看她的眼睛,因为我知道她正看着我。我怕一看她我的魂就没了,招魂的反而丢了魂,这不扯淡么!

    “你不用准备些什么吗?”乃妹她妈问,听她略带怀疑的语气,貌似对我没多少信心。

    “不用。乃妹说你家有香火蜡烛,有那些就够了。另外还要一碗水,三根竹筷,一把米,再要一下你老公的生辰八字就可以了。”我回答说,以前我祖母帮人招鬼魂的时候我见她老人家也是这样做的。

    “哦。你的办法有些不一样。”乃妹她妈舒了口气,可能觉得我的办法还行。

    “嗯,我这是土办法!”我说,还是不敢看她。

    “那我现在去准备!”乃妹她妈说着起从我边走过,我闻到一阵清香的洗衣液味道,肯定是洗衣液,因为洗衣粉没这么香,而香水的味道不是这样的。

    “阿姨,先别急,等天黑了先。”我看了看窗外,估计还要一个小时左右才会天黑。

    “哦。好,那我先去做点吃的吧。”乃妹她妈说完进了厨房。

    我朝厨房的方向望了望,看到她背对着我,暗赞了一句“材真棒、部好翘啊”!可惜这都与我无关,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事吧。我把今晚做事的流程构思了一遍,又把可能出现的意外况作了一番设想,并想好了应对方法。

    期:2013-10-01 00:33:00

    不到半个小时,乃妹她妈作了两菜一汤,炒鸡蛋,青菜,鸡蛋汤,我靠,这么清淡的,吃不饱啊,老子要吃的。

    我端起碗感觉有些为难,这些菜不合胃口啊,可又不能不吃,要不然她还说我嫌弃饭菜不好。

    “听说你们这行都要吃清淡的,我就随便做了点,你将就吃,吃饱哈!”乃妹她妈很客气,边说边给我夹菜。

    谁他妈说这行要吃清淡的,之前那些道士?谁他妈说我是这行的?乃妹?

    “阿姨,我不是做这行的!”我说,“只不过会一些而已,也不知管不管用。”

    “管用,管用。多吃点。”乃妹她妈并不在意我是不是做这行,不停的给我夹鸡蛋夹青菜,吃得我都想吐了。

    吃完饭,天差不多黑了,我让她妈去把我要的东西准备一下,当她把所有东西放到我面前,我问她,她老公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本来最开始我打算问的,可看到她的时候感觉有点别扭不好问出口,又担心她和乃妹一样,一问她就哭,再加上我好长一段时间在胡思乱想,已经忘记问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乃妹她妈有些不解。

    “阿姨,你可能不知道,根据乃妹告诉我的况,我觉得你老公可能有冤气!”我如实说。

    “啊……”乃妹她妈捂着嘴尖叫一声,“有冤气?我这两年经常梦到他托梦给我……”

    “他给你说什么了?”我问,乃妹并没有告诉我关于托梦的事,她老公托梦给她就是有事要她办啊,为什么她不去办呢?办了不就没事了吗?或许她之所以两年来经常自言自语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帮她老公完成他在梦中的心愿造成的,而并不是我想象的他们很恩

    “他说,要我去陪他!”乃妹她妈说。

    陪他?这不是要她去间吗?想她死?哎哟我艹,什么况啊?越来越离奇了,与我猜测的完全不一样啊。

    “所以你就想招他的鬼魂回来和他说说话,算是了了他的心愿,陪了他了?”

    “是啊,那还能怎么办呢?”

    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啊,阿姨!看来今晚要问问他老公才行,有可能他老公觉得他的死是乃妹她妈引起的,所以让她妈去陪她,是要她抵命的意思,为什么他不直接对她下手呢?下不了手?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