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我在猫眼看着开锁公司的人忙活了几分钟终于把门开了,由于开锁师傅站在门口挡着,黄住持和陈一道一把把他推进屋里让开一条道,两人匆匆忙忙的走了进去,开锁师傅可能被推倒在地,“啊呀”一声。

    我心道好险,刚才忽略这开锁师傅了,如果他俩不是把他推进去,而是拉出来的话,我们一出去不就被他看到了吗?等会黄注意或者陈一道不经意一问,我们就立刻玩完。

    我见他们的影一消失,趁机打开房门,带着三个女人三步并做两步的向楼梯口走去,由于小伙伴受伤的缘故,这一小段距离走得老子疼痛难忍,三个女人一到楼梯口,自顾着往楼下跑,不到五秒钟,已经不见了她们的影子,全然不顾我在后面艰难的抬着脚一步一步往下移。

    我也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才从楼上下来,出了小区,我才想起给王星辰打电话。他问我怎么这么久,还说我是不是去找梁琪儿了,最后让我现在过去名人会所找他。我心想他怎么也喜欢去名人会所,我告诉他说等多一会,我要先去趟医院。

    王星辰听说我要去医院,问我是不是出了事?我说没什么大事,很快就到。我总不能说小伙伴被搞肿了吧,他的。

    我就近找了个诊所验了下伤,医生的诊断结果让我很放心,说是皮外伤,擦点药消炎就好了,不过第一次要敷点药,还叮嘱说两周之内不能过夫妻生活,我擦,我的样子看上去像结婚了么?我看他说话的时候在偷笑,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让我十分郁闷,更让我郁闷的是,医生还叫了个年龄较大的老护士帮我敷药,我说这药我自己来,她说“我什么没见过,你别影响我工作。”我很难为的展现出受伤的小伙伴,老护士一边敷药一边说,“你这是被咬的吗?年轻人不要玩那些花样。”我擦,这有牙齿印吗?我十分无语。最最郁闷的还在后头,药敷到一半,老护士又说,“你看你看你看,连敷个药都有反应。”我只好望着天花板不敢看她,这个不是我控制的啊,好在她不是年轻的美女护士,否则又说我邪恶了。

    敷完药感觉好了很多,当我打车到名人会所,王星辰让我到客房部1086房找他,我从名人会所的大厅经过时,好像看到三个熟悉的影进了KTV部的电梯。不错,她们仨就是二姐、三妹和四妹,她们在这里上班?由于急着见王星辰,行动又不方便,看着电梯上了楼,我没有跟过去。

    1086房间,王星辰和黄晋北正在那里等我,看黄晋北的精神面貌果真如王星辰所说,恢复得给原来一样,陈一道说他现在只剩半条命,如果他们见到黄晋北如今生龙活虎的样子,不知道作何想象。

    黄晋北一恢复人样,就没了人,我给他打招呼,他连意思一下都没有。

    “大师,什么时候让我回去啊?”黄晋北很烦躁,和以前一副德行,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撞鬼了么?

    王星辰说,“你等一下。”然后朝我走来,拉着我上下左右的看了看,“怎么现在才来?去医院干什么?”话说他对我的态度真的越来越好,现在和蔼可亲啊!

    “出了点问题。不过没事。”我说,这事绝对要保密,不能让他知道,说出去丢人现眼。

    “没事就好!”王星辰说,“你现在送他回去,他妈在家等着。”

    为什么要我送他回去,他送黄晋北回去或者黄晋北自己回去不行么?不过王星辰这么说,有他的道理,有黄晋北在,我不便多问。

    我轻声把陈一道和黄住持说的有关他的事给他讲了,我这样赤诚以待的对他,无非是想让他教我几招,就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王星辰听完,“我早就猜到了,不用担心。”然后交给我一个小小的黑瓶,让我把它拿给黄晋北他妈。

    我拿起黑瓶晃了晃,里面装的是液体。

    “拿给我吧!”黄晋北有点急不可耐,王星辰和我说话的时候他的表特别不爽。

    “他拿去就行了。”王星辰回头对黄晋北说,然后告诫我,一定要我亲手交给她妈。

    这么重要?非得亲手。完全搞不懂。他自己去不就什么都搞定了吗?

    “可以走了吗?”黄晋北问。

    “去吧。”王星辰又在我耳边悄悄说,黄晋南他妈如果问,就让我说他收了我做徒弟,以后有事就找我,还说,如果想赚钱,就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大师,你真的愿意收我为徒么?什么时候教我啊?”我也把声音压得很低。

    “你是我的第一个徒弟,千万不要丢了师傅的颜面。”王星辰答非所问,声音提得很高,似乎故意让黄晋北听到。我很纳闷,他究竟演的哪一出啊,不过他既然愿意收我为徒,我至少得配合他演完再问其中的缘由。

    黄晋北瞟了我一眼,“切!”我切你妈个蛋,不是老子和王星辰,你狗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鬼样。

    “去吧,电话联系。”王星辰朝我眨了眨眼,意思是我刚才表现不错,我希望他不要整我,到时老子里外不是人,骑虎难下。

    我和黄晋北回到山泉大厦的家里,他妈和黄晋南已经在客厅等着,却不见青青、黄可可和黄晋西三母子,黄山泉也不在,我表示很不懂这一家人之间的复杂关系。

    黄晋南他妈一看到黄晋北,鼻子一酸,喃喃的说,“晋北回来了,晋北回来了……”

    黄晋南表现相当镇定,简单的和黄晋北打了个招呼。

    黄晋北看了看他妈和黄晋南,漠不关心的说,“我去洗个澡先,全不舒服。”说着上了楼,看来他对自己撞鬼的事实一无所知,否则不可能这种态度对他妈的。

    “强子,大师呢?”黄晋南问我。

    “大师呢,小兄弟?”黄晋南他妈也跟着问。

    王星辰没给他们说是我送黄晋北回来么?

    “他让我送黄总回来。”我说,“这是他让我给你的。”我把那个黑瓶递给黄晋南他妈。

    “好,好……”黄晋南他妈拿着瓶子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对我说,“大师怎么没来?”

    “我也不知道,他说你以后有事找我就行!”我这是转述王星辰的话,特别没自信,如果阳魂再上黄晋北的,我可没王星辰那么牛,可以仙人指路发现他的行踪,还可以降低阳魂对他体的控制力,我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阳盘拍,往死里拍。

    “找你?”黄晋南他妈显然不相信。

    “嗯。我师父是这么说的。”我自己都觉得这有点蛋,正常况下,换成我都不相信找我能解决问题。

    “你,那啥……”黄晋南他妈看了黄晋南一眼,“你给我上来一下。”说完往楼上走去。

    “大师收你做徒弟了?”黄晋南怀疑的看着我,他必须怀疑,我才和王星辰一起呆两三天,这么容易收我做徒弟?

    “收了。”我说,就是没教我东西啊,不过我没告诉他。

    黄晋南点点头,“你先上去吧。”

    黄晋南他妈在书房等着我,我一进去她就把门关了,“大师是不是生我的气?你告诉他,我知道让他破例是我的不对,可我也没办法啊。”这女人说着就开始哭,对着我哭有毛用啊,我又不是王星辰。想起那晚王星辰打完电话满脸怒容,可能就是因为和黄晋南他妈谈崩了,难怪他让我送黄晋北回来?不知道他俩的关系崩到什么程度,想起他俩在王星辰别墅四楼的激片段,我有点替他们惋惜,多好的一对狗男女,就这样说散就散?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