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期:2013-09-13 22:31:00

    第96章 真想学?

    他居然也知道“阳魂”,而且和蓝小鱼一样知道得很清楚,想起我说“人魂分离”的时候蓝小鱼吃惊的样子,我思付着莫非王星辰真是蓝小鱼要找的人?但是她又说她找的人不叫王星辰,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王星辰不是他的真名。想到这里,我脱口而出,“你原名叫王星辰么?”

    “嗯?”王星辰形一震,猛的抬头看着我,“你说什么?”眼神充满疑问。

    我被他的眼神看得很不自在,后悔多此一举,就算他是蓝小鱼要找的人又有什么用呢?对我又没好处,而且如果他帮蓝小鱼提早找到控灵决的话,蓝小鱼到时要和我谈婚论嫁,我还不知道怎么拒绝,“没,我有点害怕,开个玩笑。”

    王星辰的眼神告诉我,他不相信我是在开玩笑,不过他并没有追问。

    思索一阵之后,王星辰仍然没想到应对之策,对我说:“先上天台。”

    我边走边问,“不救人了?”

    王星辰撇头望着我说,“你真不知道?”那意思好像是说我明知故问,可能因为刚才我问他原名是否叫王星辰,让他对我产生了怀疑。可事实上,我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我回答说。

    王星辰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让我留意着下面的况,他要打个电话,不知道他是因为搞不定要打电话求助还是想把况告诉黄晋南他妈,不过看他有意避着我,我估计前者的可能较大,如果是打电话给黄晋南他妈,他大可不必这般小心。他要打电话给谁?这人一定比他更牛

    过了十来分钟,王星辰才打完电话,虽然我没听到他讲的什么,但是看他讲话时紧缩的眉头慢慢舒展,最后还笑了起来,相信他已经找到了解救黄晋北的办法。

    王星辰抬头望了望天,又看看手表,朝我做了个手势。我走过去和他在围墙边坐了下来。王星辰从公文包拿出那张画着路线的大白纸,又拿出一叠纸符一包火柴,再从兜里摸出木偶和针筒放在纸上,他说要等到十二点,距离现在还有四十多分钟。

    “等到十二点,你不是说他们要加速耗尽晋北总的精元吗?”我说,“再不快点,精元耗尽了怎么办?”我知道要耗尽精元没那么容易,只希望这么问他能说出详

    王星辰嗤笑道:“你以为是正常人么?他是鬼,不是三五几分钟的事,也不是三五十分钟的事。”

    “那是多久?”

    王星辰凝视着我,过了一会才开口说,“趁现在有时间,我就来给你讲讲。”他说人被阳魂上之后,如果这期间碰了女人,一旦泄阳,便会缩短其成为太监的时间,所以当他听到女人的声音时,就知道对方想加速耗尽黄晋北的精元。

    我问他,“对方”是谁?王星辰说他并不关心这个,他的任务是保黄晋北平安无事,其他事他不管。我想也是,本来他帮黄晋北招魂已经破例了,还想让他做其他事,根本就不可能。

    王星辰又说,要耗尽黄晋北的精元,必须在阳魂的作用下,将人的精气全部集中,然后一泄而尽,这个过程最少需要好几个小时,有的甚至需要一两天,不同的人时间长短略有不同。

    想不到黄晋东会这样对待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怎么就偏偏选中黄晋北而不是黄晋南呢?如果黄晋南他妈知道这件事背后的人是他,不知道会不会用同样的办法去报复他。

    我问他,像黄晋北这样的,需要多长时间?

    “他,我不知道。”王星辰用手背在我口拍了几拍,不怀好意的笑着说,“但如果是你,至少需要二十四小时以上。”

    我靠,什么意思,他这是抬举我吗?是不是因为我口肌比较发达,所以觉得我那方面比较猛,我并不否认他这个判断,心想假如我被阳魂上能坚持二十四小时以上,这算“持阳不泄”吗?如果算的话,那下次魂出现的时候,我就找个阳魂上我的,给它来个“持阳不泄、魂**”,然后在“魂**”之后把阳魂赶走,这样一来,既达到了收服魂的目的,又对体没有伤害,岂不是一举两得?当然,这其中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做周密的安排,比如阳魂怎么合体?合体之后它敢不敢上我的?如果到了二十四小时魂没**怎么办?不过最好的办法是找个色鬼来试验,后再去慢慢研究。

    王星辰看了看手表,现在十一点四十分,还有二十分钟才到十二点,我见他把那张白纸翻了一面放在正南方向,又从包里拿出一个金色的小盒子和一只毛笔,这公文包里东西真多。

    “大师,我们不下去了吗?”看他的样子,好像要在这里干点什么。

    “要下去,但不是现在。”王星辰打开小盒子,里面装着金黄色的粉末,他拿起毛笔在口中湿了点口水,又在盒子里裹了几下让毛笔沾满粉末,在白纸上画了一条曲线,再用罗盘对曲线的指向做了一番确认。

    “又是仙人指路吗?”

    “不是仙人指路。这是黄晋北的逃跑路线图,等会他就会沿着这条线的指引逃跑。”王星辰说着又拿起木偶,从针筒里取出红针,插满了木偶的全

    “大师,你这是什么名堂?能教我么?”我见他刚才对我的态度还不错,而且话也比之前多,心想再试试,看他愿不愿意多说些,最好能教我几手。

    王星辰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起了我的个人况,我都如实说了,在我回答过程中,他始终盯着我的眼睛,生怕我说谎。我和他素不相识,没必要瞎编乱造来糊弄他,除了我是鸡脚神转世的份外,其他能说的都说了。

    王星辰问完之后,将已经插好红针的木偶放在白纸上路线图的起点,头也不抬的问我,“真想学?”

    “嗯,真想学!”

    “那得看你有没有天份。”王星辰拿起放在一旁的纸符,用手揉了起来,我知道这样揉过之后烧起来会燃得比较快。

    要说天份,我肯定有,他这话的意思,就是愿意教我,我很奇怪他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呢?我只是试探的问问,他竟然真的答应了。

    “大师,你是不是愿意收我做徒弟啊?”我已经想过了,能做他的徒弟,肯定可以学到不少东西,对我制止陈一道养色鬼、收服魂是莫大的帮助。

    王星辰将揉好的纸符放在地上,看着我“呵呵”的冷笑两声,“知道黄晋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这我那知道,不是黄晋南让陈一道干的么?不知道他这么问是有意刁难打击我拜师的积极,还是故意考验我。

    “不知道!”

    王星辰说,鬼的产生是人死后魂魄失去依附而形成的,长期没有躯体依附的魂魄会被司当做孤魂野鬼抓回界,所以,鬼天生就有一种占领人躯体的**,这种**使得它依附在人上时,人的魂魄对躯体的控制力下降,表现出来的结果就是鬼上;如果依附在人上的是阳魂,那就更不用说,所以黄晋北**才会被阳魂控制。

    这种解释鬼上的思路,我第一次听说,不过感觉有道理,我听得连连点头。

    王星辰见我竖起耳朵听得认真,又继续说,有一种况,即便鬼依附在人上,对人也没有影响,那就是这人正义凌然、刚直不阿,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是这个道理,这样的人,全上下散发着阳刚之气,这样的阳刚之气可以驱邪避凶,鬼见了唯恐避之不及,但是这种人在世界上少之又少。

    这个道理倒和我的认知有些相同的地方,我问王星辰,“既然如此,那有没有办法加强人对自魂魄对躯体的控制力呢?如果有这样的途径或者办法,不就可以避免出现鬼上这种况的发生,因为即便鬼依附在人上,不能控制人的躯体,对人一点影响都没有。”

    “问得好!”王星辰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我乃堂堂鸡脚神,这点都想不到,岂不是太差劲了!

    “大师,你的意思是有办法提高人自灵魂对躯体的控制力?”我问。

    王星辰看了看手表,“是可以提高,但这种控制力不能延续。”

    “那不是跟没提高一样,如果不能延续的话,起不了什么作用吧。”

    “起不了作用?”王星辰反问道,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等会你就知道有没有作用了!”

    “你是说你要通过提高黄晋北魂魄对他躯体的控制力来助他逃跑么?”看着王星辰面前的一堆道具,我似乎明白了他的用意。

    王星辰说,“我不能提高他的魂魄对躯体的控制力,但是可以降低阳魂对他体的控制力。”

    异曲同工,殊途同归的道理我当然明白,阳魂的控制力下降,那黄晋北魂魄对躯体的控制力就显现出来了。

    期:2013-09-13 22:49:00

    第97章 琪琪,你别误会……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